1984年通常被认为是中国非公有制经济的起点,活跃在中国富豪榜单上的一批人基本都是声称在这一年开始创业的。

    但是许多人的第一桶金积累完成大部分都是在1983年,刘家兄弟在川内搞养殖搞成了百万户,王万科靠倒腾玉米成了百万户,陈立华靠文物和香港炒饭成了百万户,牟大王靠倒腾山寨钟表赚了七八万。

    剩下的靠倒卖紧俏物质的发家人,就是更不计其数了。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倒爷”。

    1983年7月,义乌建造了中国最先进的小商品专业市场,上千个摊位。

    在1983年前后,温州的家庭工业有十余万户,从业人员40万人,常年有十万人奔波于全国各地,推销产品和采购原料,有人用“四千精神”来形容这“十万购销大军”的艰辛: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跑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

    在这些购销员的四海奔忙和穿针引线下,乐清、苍南等县日渐形成了400多个商品交易的集散地。

    倒爷们找到了组织,商品流通流域发展的更加蓬勃,构筑出一张辐射农村及中小城镇的商品网络,在物流需求的诱发下,周边冒出数以千计的家庭工厂,最终形成“前店后厂”、“双轮驱动”的初级产业格局。

    此时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没有明晰的套路,在老百姓看来,改革开放就是倒爷、交谊舞、万元户、包产到户、恢复高考和邓丽君的靡靡之音。

    许多人挣钱已经挣得上瘾了,要使劲抠钱,兴奋劲根本停不下来,死了也要挣钱。

    但是在1983年,遇上风头,八大王、年傻子、老牟子给大家上了生动一课,在国内遭受打击之后,许多人开始惴惴不安。

    赚不到钱,让他们比死还难受,但是很快,“倒爷”们把目光转向了国外。

    于是许多人越过边境,东欧到处都是中国人的身影。

    这是最早的一批国际倒爷,但是还是没法跟后面的苏联倒爷相比。

    1991年苏联的解体,俄罗斯的独立,彻底为中国倒爷打开了国际大门。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就象过江之鲫,稀里哗啦,蜂涌而出,远到俄罗斯淘金。

    可以说真正的国际倒爷这才算刚刚诞生,这批倒爷比以往任何一批倒爷来得更加猛烈,人数之大,货物之多,地域分布之广是以前东欧倒爷所无法相比的。

    合法的,不合法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南方的,北方的,有文化的,没文化的,半文盲的,可谓是形形色色,无所不有。

    从远东的海参崴,乌苏里斯克,哈巴洛夫斯克,赤塔,伊尔库茨克,到中部的新西伯利亚,叶卡捷琳堡,从首都莫斯科到波罗地海之滨的圣彼得堡,中国人无处不在,无处不见。

    大包小包的,就和逃难差不多,一车西瓜换一辆坦克,这不是传说。

    可以说老毛子的倒台,极大的促进了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像这样拥有国际主义精神的无私奉献的国家,现在不好找了。

    现在这种倒爷越来越多,秀水街都快成了倒爷后仓库了,许多人的货在摊子上就是摆个样品,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让人一扫光。

    而秀水街的货源都是形形色色,李和也没办法做到一家独大了,可照样不愁销售。

    李和有能力做大,可是不敢做大,他还是要观察一阵子才行,甚至都有把火车皮停了的想法。

    “安排个时间,我跟那个人碰个头,随便找个地方就行”,李和还是抵制不了发洋财的诱惑。

    瘦猴点点头,“那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门口又是一阵摩托车的轰鸣,一群小孩看的羡慕,又跟在后面追了老远。

    午饭的时候,只有何芳跟李和,何芳问,“我过几天就去报道了,没人给你做饭了,要不你去寿山那边吃吧”。

    何芳去的是新组建的理工大学做物理老师,新学??非吠蛐?,她需要及早去捧场的,这种天生的觉悟,何芳比李和灵敏多了。

    李和笑着道,“还不够麻烦的,我自己随便整点就行,左右饿不死我。你去那边住宿舍?”。

    何芳想了想道,“我先去看看,有宿舍就住宿舍,总比来回跑的好,那边离这有点距离,要多转一班公交。你一个人在家不能天天做面条吧?你如果不去寿山那边,你就自己买点菜,自己做得了”。

    “算了吧,想想以前那会,想吃个白面都没有,现在能天天吃上,已经不知道是多大的造化了”,李和有感而发。

    “你终于说了句人话,你有的吃也就别挑剔了”,何芳对李和挑食早就心生不满。

    ”那不行啊,我挣这么多钱,不花了多冤枉,不能人死了,钱没花完“。

    当天晚上的时候,巷子里左邻右舍一阵狗叫,李和也被自家的狗吵醒了,出屋子的时候,还能偶尔看见手电筒发出的光亮。

    李和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闹腾到后半夜,心里总有不详的预感,几乎一夜未眠。

    天刚亮,李和就开了门站在巷尾听一群老娘们八卦,谁家的被抓了,有的说的唉声叹气,有的说的欢天喜地。

    分了好几个组,居委会干部带着警察,前前后后抓了五六个,大都是些打骂邻居、偷鸡摸狗或干些男女苟且之事的混混,对这些李和也没当回事,也是早有预料的。

    可当听到,前面路口的邻居从南方倒腾几百台收音机也被抓的时候,他的心里疙瘩一下。

    他心里乱糟糟的,一刻也不敢耽误了,立马骑了自行车就出门。

    “哎,你干嘛,还没吃早饭呢”,何芳对着急匆匆出门的李和喊道。

    “没时间了,你自己吃吧”,李和急忙回头喊道。

    如果瘦猴他们因为他出点事情,他会一辈子心里都不安。

    李和先去瘦猴的家里,一般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火车皮来,瘦猴不会那么早出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