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似乎有所变化,又没有什么变化。他才离开没几天,哪里能有什么变化呢。有几条路段正在建设,有几座老房子正在拆迁。

    小年轻依然在热火聊天的谈恋爱,学习电影里的罗曼蒂克,以替女孩子拎包为荣,专虐单身狗。

    女孩子们的化妆技术有了进步,脸上的颜色与脖子的颜色终于保持了一致,时髦一点的还修了眉毛,穿着各种颜色的漂亮的裙子。

    至于男同胞们,就要落后多了,花衬衫、蛤蟆镜,会哼几句港台歌曲,就敢称自己是潮流青年了。

    爱美的天性跟思想进步不进步没一点关系,女性始终是时尚潮流的主力。

    李和刚到家推开门,连家里的两条狗都愣了愣,然后才欢天喜地的扑过来。

    李和身上大包小包,可没功夫陪他们缠,立马用脚跟挡到一边了,用脚拦也没敢用劲头,那条母狗已经挺大肚子了,不用多长时间就要下崽了。

    太阳已经落山,但是依然很热,,这会已经是5点钟了,李和糊涂了,不知道人去哪里了。

    堂屋没找见人,后院也没人,不可能人出去的,出去了起码会锁门。

    天热烦闷的不得了,李和就先在井水边冲了澡,又自己泡了壶茶,端着茶壶慢慢悠悠的往前院的小花园去找人,其他地方没人,只可能在那边了。

    前院的小菜地,被何芳开发的越来越大了,基本连下脚地都没了,白菜、黄瓜、西红柿、辣椒,基本种齐全了,长的还喜欢人。

    李和看到何芳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何芳上身穿着李和的旧大褂,脚上穿着雨靴,手里拿着铁锹,正在池塘里清理淤泥,铲一锹就要把淤泥甩上岸,满头大汗,脸上、头发上也都是斑斑点点的泥巴,头发都打结了。

    淤泥都堆成了一大片,旁边的鸡鸭就在淤泥堆里翻找泥鳅、虾米。

    看到李和的时候惊喜的说道,“你回来了,你等我会,我这个给弄好就上去”。

    李和说,“这天这么热,你这不是瞎闹腾吗,好好休息是对暑假最起码的尊重”。

    何芳没好气的说,“那我还能指望你弄?这池塘马上就要堵死了,一点水都积不住。要是清空了,下雨好歹能蓄水,我菜园子也能用得上”。

    池塘已经被何芳清理的已经有3米多深了,周边的淤泥被挖后,扩宽了一大圈,池塘终于可以称为池塘了,这么大的工程量,而且还需要很大的臂力才能把淤泥甩上岸,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容易,李和有点不落忍了,就说,“那我下去弄吧,你上来洗洗”。

    “别,你刚洗完澡,糟蹋完,还要换衣服,找累的还是我”,何芳赶紧阻止要下来的李和,“你要是怕热,去小竹林里呆着,里面凉快“。

    “我当然怕热,谁都怕热,如果我死了,别忘了在我的棺材里面安个空调”。

    “就你一天到晚会胡说”,何芳又指着小竹林底下两个个木桶说,“你看看,那里面鱼怎么处理,那种红色的鱼能吃吗?”。

    李和一听是红色的,兴冲冲的过去,一个桶都是鲫鱼和鲶鱼,还有一些泥鳅,在半桶浑浊的水里晃来晃去。

    朝另一个桶里一看居然是野生红色金龙鱼,还有五六条呢,有一条至少有十年以上,尾巴都已经红透了,这种野生金龙是本土野生鲫鱼演化过来的,可不是马来金龙那种大路货。

    对李和来说绝对是惊喜,这种红色金龙一直是大户人家的观赏鱼,一般都是放在水缸里,极少放养池塘,因为放在池塘成活率低,而且产卵后,鱼卵基本就被其他鱼类吃的一干二净,繁衍困难,所以才说能在这种泥坑里活个十几年真是奇迹。

    当然从鱼龄来说,野生金龙活个百十年,一点问题没有。

    简直是发现新大陆,这种鱼很珍贵,有价无市,从体型外观看跟马来金龙差不多,但野生金龙没长成之前是银色的,会随着鱼龄增大而变色,再往后给百万都求不着。

    至于卖?李和想都没想过,这以后买个大鱼缸,放在屋里,就是五星级装逼利器。

    看着里面的几条鱼都快奄奄一息了,桶里那点水,哪里禁得住大热天的蒸发。

    李和赶紧拎到井水边,重新找了个大盆,全部倒进大盆里,原来的脏水也没换,只是重新注入了新水,本水养之,乃不伤元气。

    又把土霉素找出来,碾碎了混在水盆里,这些土霉素都是何芳经常用来给鸡鸭吃的。

    别看现在这几条鱼蔫不拉几的,土霉素一用,李和有信心过个三四天又是活蹦乱跳。

    水盆也没端屋里,李和决定明天早上晒会太阳,给水提提温,再杀杀毒。

    何芳看着李和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好笑,“有你说的那么珍贵吗?”。

    “你能懂什么,这叫千金难买心头好,喜欢跟珍贵不珍贵没关系”。

    “懒得理你,你赶紧把你的脏衣服拿出来,我洗完澡就洗衣服”,刚转身又问道,“你晚上想吃啥,我去买菜”。

    “我去买吧,你洗澡吧”。

    李和把鱼盆放好,思量着明天再买个大水缸,放在阴凉的拐角,这些鱼偶尔换换水,其他的就不需要操心了。

    李和在这边住的时间长了,左邻右舍都混了个脸熟,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进出遇着人都会笑着点点头。

    嘴碎的老太太道,“这家子要不得了,马上要出两个大学老师”。

    李和摇摇头,不知道这种八卦风怎么传的这么快。

    何芳、李老太是不会到处显摆的,那只有于德华老娘于老太太了,这老太太从开始的不习惯已经慢慢恢复了京城大姐大的本性,找到了以前的老姐姐妹妹,算是有了组织的人,也发展成了街头巷尾的八卦达人。

    李和也没进菜场里面,就直接在菜场门口随便买了点蔬菜,肉案子上割了点五花肉。

    闻着烤饼的味道,也是挪不动脚了,近30个小时的火车,可没吃啥东西,肚子有点咕咕叫了。

    转身就去买了几个葱油饼子,先垫垫肚子再说。

    当晚,李老头回来的时候,对那几条金龙,喜欢的自不必说,于是就没李和什么事了。

    还嫌弃李和碍事,李和自然心里大骂,老子跟你差不了几岁,别整天倚老卖老。

    晚饭后,李和递给了李老头一个保温杯,“给你带回来的,冬天可以泡茶,不怕凉了”。

    李老头瞅了一眼,也没接,“铁杯子泡茶能喝吗?”。

    “里面是陶瓷保温内胆”,李和耐着性子说。

    “什么都没我这茶壶好“,说完吸溜了一口茶水,转身就跨出了门槛,要回后院,继续折腾那几条金龙。

    ”得瑟吧,以前没茶叶,你白开水不照样喝”。

    “那是因为我现在有条件了”,李老头转身回头,说的理所当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