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帮着把筹码装进托盘,并且扣除了5个点的抽水。

    李和扣除自己一万块的本金,总共前后赢了430万,扣除抽水还剩下408250元。

    苏明抱怨道,“赌场真黑,一下子就扣了21万多”。

    李和更多的是在反思刚才的牌局,好像没有听见苏明的话,只是直接道,“走,去找于德华,我们回去吧”。

    看着李和离开的身影,身后更多的是羡慕的眼光,或许是受到了激励,更多的人继续投入到了战斗中。

    于德华正在台子上坐着闷头研究马经,见两个人回来,头也没抬,“输完了?时间够长的嘛,不错,我以为你们顶多坚持个一个小时呢”。

    苏明终于得到了报复的机会,一下子把托盘里的筹码砸到于德华的面前,讥笑道,“什么眼神,咱哥出马,会输钱?”。

    “这.....这都是赢的?”,于德华简直不敢置信,他明明只给李和兑换了一万块的筹码,这么一大托盘,起码有几百万的筹码。而且他的5万块在百家乐也才坚持了半小时不到,就输的一干二净。不过他是个克制的人,输了就绝对不会再做冤大头。

    要不然也不会喝着免费饮料,在这里安心研究马经。

    “行了,赶紧拿过去兑换现金”,李和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了。

    三个人直接换完筹码,拎了一包的现金,不过是葡币,还是需要出去兑换成港币。

    李和带着两个人正要出门。

    后面传来一声娇媚的声音,“这位先生请等一下”。

    李和回头,发现是个女人在喊他,高挑修长,头发微卷,很是随意的搭在了肩上,脸蛋白皙精致,衬衫领口还有两个扣扭没扣,那白皙嫩滑的脖颈,一直延伸到沟壑,倒是挺养眼,于是就问,“有事?”。

    虽然赌场和赌客,是一种天敌关系。李和倒是不担心赌场给自己难堪,毕竟赢的不是赌场的钱,而且赌场还从自己手里拿了不菲的抽水。

    “我是vip厅的经理,我叫郭少芬,你的表演很精彩,先生如果觉得大厅玩的不尽兴,可以到我们贵宾厅去”,说完又递给了李和一张名片。

    李和接过名片一看,就是个拉客的码佣,通过拉客从筹码里抽成,还什么经理,糊弄外人而已。

    赌场有许多的贵宾厅,大部分都是对外承包的,有的是香港上市公司,有的是港澳台的社团,有的是东南亚的华人财团,关系错综复杂。

    李和还是维持了表面的尊重,笑着道,“谢谢,有时间的话,我会联系你”。

    说完还没等回话,就拉着还在流着哈喇子的于德华,一起出了门。

    于德华道,“名片给我,我可以call他啊”。

    于德华的bb机,没事就响,成天把call挂在嘴边,倒是把苏明的好奇心吊得足足的。

    李和没好气的把名片塞给了他。

    在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回过头抬头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赌场大楼。

    他们把赌厅空间密封,没有窗户,让你晒不到太阳吹不着清风;取消所有挂钟,让你不知道早晚时间;常年只播放几首背景音乐,让你忘记在赌场呆了多少天,且停留在惯性思维等等。

    李和摇摇头,果然面对金钱的时候,人自私贪婪本性暴露无遗。

    他就那样不知不觉的呆了十个小时,还毫无知觉。

    因为读了点高等数学就以为自己智慧胜人一筹,能计算概率,就是太可笑了。

    赌场背后养着的可是一群真正的数学家。

    李和决定如果没有必要,这辈子大概不会再随便进来了。

    人在这种环境下,很难做到自控。

    找了一个货币兑换点,直接兑换成港币,又给了一个点的兑换费用,李和大骂,太他娘的黑了。

    到手后,也就不到四百万港币了。

    李和把一万港币的本金还给了于德华,又给了一万块的喜钱。

    然后又给了苏明一万,见苏明要拒绝,就说道,“明天去买点东西,来一趟,不能空着手回去吧,你也可以多买点,我帮你带回京给你老娘,小妹”。

    “我身上有钱”,苏明豪气的拍拍腰包。

    “人民币这里能用?”。

    苏明哑口无言,只得无奈的接过了钱。

    拒绝了于德华留夜的建议,找了个小餐厅,吃了点水蟹粥,连夜包快艇回香港。

    夜里起了寒风,李和不禁打了个哆嗦。李和甚至想,这时候要是来个暴风雨就好玩了。

    除了快艇的前灯,还能看到远处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出海的渔船,航行的渡轮、货船,还能听见滔滔水声相随。

    穷的无奈了,就喜欢城市的喧嚣热闹,富裕过头了又开始怀念农村的静谧幽谷,人吧就是这么矛盾。

    进入香港,夜景很美。

    灯火里的码头,飘洒着金辉银光。

    白天一片蓝悠悠的海滨,此刻融下了两岸万千广厦映照的灯光。

    掠过那片灯火的海港,仍是一望无际的灯火,只见大地上灯光连着光环,光环罩着灯光,近的在眼前,远的在天边。灯火与天上的星星连在一起,天宇与大地连在一起,辽阔大地,万里海天,就像撒满了珍珠。

    大部分第一次进入港澳都会收获不一样的旅游感受,经济发达、城市干净、商品丰富、生活多元,但没有人想到改革开放后,中国很快会走进了这样的社会,做梦都不敢想。

    还是昨天晚上的旅馆,没有啪啪的声音,李和算是睡了一晚上的安稳觉。

    第二天一早,于德华还是早早的过来了,开着车子带着李和去了银行。

    “李先生,你是准备继续做空黄金?”,昨天接待李和的黄经理见李和又带了这么多钱,也不禁表示咋舌,前后六百万的资金,已经够大客户的标准了。

    加上之前的213万,李和又补上了387万,总共六百万。

    李和手里还留下了9万块,准备留作零花,走之前买点东西。

    李和道,“还是15倍的杠杆,不留任何头寸”。

    李和觉得经过赌场的一夜,自己的胆子又大了一点。

    这样通过15倍的杠杆,放大到9000万,只要6.5%的涨幅,他就爆仓了,比之前的7%危险系数大多了。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李和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