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根到底,所有的扑克游戏,玩的都不是牌,而是人心。

    德州尤其如此,所有的鲨鱼进入牌桌时,要做的第一件事都是相同的——不是下注,而是观察。

    有一句已经流传了一百年的老话,而且还会继续流传下去——

    如果你在进入牌桌的前半个小时里,没有找出牌桌上的鱼儿,那你就是这条鱼。

    所以李和现在已经被吓得一身冷汗,他才感觉自己有多天真。

    把一条大鲨鱼看做了肥羊,他也真够自以为是的。

    输钱没关系,关键太丢人,简直是白活了。

    他不得不继续打起十二分,盯着对面的光头佬。

    两个人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洋鬼子旁边近百万的筹码,都让两个人眼馋。

    攘内必先安外。

    光头佬是用最凶狠的面孔出现在牌桌上,不断逼迫洋鬼子弃掉他的大牌,每一次洋鬼子都恼羞的重重的拍着桌面。

    李和没有被光头佬盯着,压力小了许多,直接算计洋鬼子的牌。

    一旦光头佬弃牌,李和就直接顶上。

    不过李和一直弃牌的次数比较多,弃到发牌员发到一手真正的大牌为止,通常这种大牌指的是AA、KK、QQ和同花色的AK、AQ,但每一把你不会赢得很多。

    但是洋鬼子基本不入局,他会相信李和拿到了真正的大牌,然后毫不犹豫的弃掉自己那些看上去还不错的牌——尽管那些牌他们原本想要跟注、甚至加注。

    每次李和加注,跟注,洋鬼子都机智的弃牌。

    李和虽然每一局赢的少,但是在百分之八十的赢面情况下,依然拿到了十五万筹码。

    总共的筹码手里接近了30万。

    周围围观的人对李和表示了不屑,这胆子也太小了。

    李和没去听周围的议论,但却觉得有了拼的本钱,改变策略。

    牌局继续。李和小盲注,洋鬼子大盲注。

    李和也看了自己的底牌,红桃K和草花10,这不是一手很有实力的牌,但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弱牌。

    像是电视里那些高手一样,洋鬼子双手捂住牌,只揭开了牌的一角。然后他兴高采烈的把筹码推向桌子中间:“加注20000?!?br />
    就在这个时候,李和感觉到,机会来了。李和看看手里的筹码,推了一叠筹码出去,“我跟注?!?br />
    光头佬看了李和一眼,直接弃牌。

    洋鬼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重注后李和的弃牌。

    对于这出乎意料的反击,显得有些吃惊,他仔细的看着李和的脸,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底牌。

    “我猜你不是对牌,而是两张大牌……这样的牌对抗我的小对子,allin?!?,洋鬼子用英语说道。

    洋鬼子所有的筹码基本快被光头佬吸干净了,这是他最后的筹码,背水一战。

    李和现在的筹码比洋鬼子多,也堆叠出一堆筹码,“继续跟”。

    荷官发出翻牌——红心3,黑桃2,黑桃5。

    “再一张黑桃,你输定了?!毖蠊碜犹粜频哪抗獗迫?,也把牌翻了出来——黑桃9,黑桃8。。

    李和笑吟吟的道,“除去这四张黑桃,还有九张黑桃在牌盒子里,另外还有三张9和三张8都是你要的,除去下面这七张牌,你的手里还有四十五张牌。也就是1/3的概率能赢我。你觉得我会害怕这样一个概率吗?”。

    荷官一边销牌,一边发出转牌——红心10。

    李和已经不用看河牌了,9成的概率保证他赢定了,这可不是赌王、赌圣的电影,靠什么出千赢。

    李和凑成了对子,即使河牌出的是9或者8,也给洋鬼子一个对子,同样赢不了他。

    荷官一边销牌,发出河牌——红桃2!

    李和赢了

    这一局有近40万的彩池。

    苏明一直站在身后,紧张的不得了。

    得到李和的示意,立马扑到桌子上,把所有的筹码搂了过来。

    待洋鬼子骂骂咧咧的走后,依然没有人愿意补足空位,还是剩下光头佬和李和。

    光头佬说,“不错,我们俩继续,你桌子上有七十万的筹码了”。

    荷官继续发牌,李和上了几手大牌,没有下心机,直接猛加注,赢了光头佬四十多万的筹码。

    虽然李和已经有110万的筹码,但是跟光头佬的差距还是很大,光头佬还是有300多万的筹码。

    光头佬吃了几次亏,知道自己在背运,一改以往诈唬的手法,既然打不成松凶,干脆死缠烂打。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光头佬用了很多垃圾牌跟注入彩池,翻牌后跟注和小额加注缠打,李和反而被弄的没了脾气。

    经过令人心焦的不断被侵蚀小额彩池,损失了40多万后,光头佬输的越来越多,最后暴脾气上来了,“小子,咱俩筹码差不多了,一局定胜负吧”。

    李和平静下内心,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看这个人的表面,千万不能大意,“我跟注”。

    目前四张公牌是梅花4,红心5,红心6,黑桃7。

    对李和手里的一对Q没有任何帮助。

    而光头翻出来的是一对黑色的k!

    李和处于绝对的劣势,连同花这条后路都被压制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一局可是三百万的彩池。

    许多人看着李和,有的惊讶,有的惋惜,有的若有所思。

    很明显光头佬的一对k把李和的一对QQ压得死死的。

    发牌员马上就要发出河牌了,她习惯性的按了下响铃,宣告最紧张的时刻即将降临。

    在她消掉一张牌时,许多围观的人比李和与光头佬还要紧张,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屏蔽着。

    早已被生死全下决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那重若千钧的河牌终于落在牌桌上。

    随着发牌员的手渐渐移开,大结局慢慢露出了它的真相。

    那是一张有框的牌,那是一张人像!

    不可能平局收场了!

    那是一张红色的牌,所以,有可能和kk或qq吻合。

    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哗然了,现场强烈的气场都为之颤抖。

    方块q!李和赢了。

    “啊……?。?!”河牌发出,光头佬整个身体越过了椅子再向后翻,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与此同时他那凄厉的惊叫声震耳欲聋,“不可能,你他娘的出千”。

    没能成功站起来,把椅子直接直接扔到桌面上你他娘的出千”。

    光头佬激动的过分,但是许多人都理解,这是这个厅里最大的赌注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

    不过最终还是被保安驾到了休息室。

    苏明还是麻溜的收拾了筹码,叫道,“哥,真的赢了,真的赢了”。

    李和勉强站起身子,脚已经紧张的发麻了,抹去头上的汗,又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钟了。

    他在牌桌上已经整整坐了十个小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