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班脸皮不禁脸皮抽了抽,你他娘的臭不要脸的,你居然敢跟香港四大家族比,可是还是找不出话反驳,而且职业规范,也不允许他反驳,出于职业习惯,还是勉强笑了出来,说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好奇罢了。取钱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还是想问下,李先生去这笔钱有什么用处吗?”。

    “我个人的私事,跟你大概是没有关系的吧”,李和知道即使他都彬彬有礼不做任何失礼的事情,也一定会有很多人瞪大双眼紧盯着他,哪怕最终一无所获,他们也会很不服的说“装得再好也不过是一群表叔和北姑”。

    你要明白为什么会歧视,根源是对贫穷的歧视。

    这种歧视全世界都一样,富人大抵是看不起穷人的。

    领班道,“我想李先生划走这些钱大概是用来投资吧,也许我们银行有能帮助”。

    虽然200万并不多,但是存款流失对他的业绩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谁不是靠业绩吃饭的呢。

    “你们银行还能做期货不成?”,李和随口说道。

    领班呵呵一笑,“李先生有所不知,我们本来就是投资银行,从事银行、证券、信托等多种金融业务”。

    李和对这个倒是不知道,虽然看这个人不爽,不过也不想再骑驴找马,浪费时间,因此就直接问说,“我这次的钱主要用来投资黄金期货”。

    领班心里有了底,如果让李和的资金到银行期货的这一块去,对他的业绩那是没有一点影响,反而还会有好的评价,毕竟炒期指银行收取的佣金也不少。

    “李生,如果你是炒黄金期货的花,完全没有必要取出资金,我们银行就有这一块的业务,你也根本没必要去期货交易所和金号,如果你想了解的话,我可以给你进行一个详细的介绍,并且还免费为你提供好的操盘手跟建议,我们这里非常的专业,肯定符合你的需求”,说完又重新站起来给李和泡了一杯咖啡,坐下继续说道,“不过,目前我们并不看好黄金的做多行情,我们还有其他更好的理财产品,保值稳定,高收益,比做黄金强多了”。

    李和接过咖啡,看都没看,直接给了于德华,苦不拉几的,他可喝不习惯,苏明更不用问了,直接对领班道,“谁跟你说我要做多了?”。

    “难道你要做空?黄金价格目前还是在盘中震荡整理,做多或者做空都不是明智选择”,领班惊讶的说道。

    “这个是我的决定,不会更改,你只需要帮我开好户,并且提供一个听话的操盘手就可以了,我会自负盈亏”,李和的态度很坚决,并且不容商量。

    领班见李和这么固执,也没有再说其他,接着问道,“那么李先生需要融资吗?我们这里最高可以提供100倍的融资比例”。

    “然后有一个百分点的波动,我就一毛钱都没了?”,李和心里更不屑了,典型的杀猪手法啊。

    100倍的杠杆,200万的资金,放大到2亿,金价哪怕涨幅百分之一,李和就直接爆仓了,一毛钱都没了。

    这样银行的资金根本不会进入期货市场,只要跟他对赌,就白得了两百万。

    领班本来以为是哪里的土老帽,可能是哪里道听途说的消息,脑子一热要做空黄金,因此就随意忽悠,可是被这样一呛,只得讪讪笑道,“李先生有选择的权利,以上都是我的建议”。

    李和想了想,杠杆还是要用的,但是用什么比例就是讲究了,“我选择15倍融资,给我开户吧”。

    15倍杠杆,资金放大到3000万港币,做空的情况下,他赌金价小波段短趋势的涨幅不会超过7%,如果超过这个涨幅,银行肯定会强行平仓,他也就是一无所有。

    如果金价符合他记忆的中的有近40%的跌幅,他就可以尽赚1200万。

    有了这1200万,他真的可以做好多好多事情。

    真真的好算计,不过还是赌自己没有记错罢了。

    所谓的开户,不过是在一大堆文件上左右写上几十个签名,李和用的是“李二”,“ler”这个名字,领班也是心照不宣,能用真名开户的谁会选择瑞士的银行?

    “你姓黄是吧?黄经理,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必须在金价跌到37%给我平仓。到时候的有什么消息通知于德华先生,所有的收益都转到我在你们银行的账户上”,李和一旦回到家,跟香港这边等于断线了,他对信息不畅也表示无奈,只能安慰自己,慢慢熬吧。

    黄经理不知道李和哪里来的自信,瘪了瘪嘴,心想到时候看你哭吧,不过还是笑着道,“你放心吧,李先生,我们会严格按照约定操作的”。

    出了银行的大门,于德华忍不住问道,“其实我刚才也想拦着你的,你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吗?许多人都炒股炒的跳楼了,何况你这还是带融资的期货,简直比股市还凶狠”。

    苏明也道,“哥,那真的是二百万”。

    苏明的心都在抖动,他才真真正发现自己和李和的差距在哪里,这位哥哥大笔一挥,200万就划拉没了。

    李和无所谓道,“就是两百万而已,没了咱们再赚,有什么了不起,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

    于德华转念一想,对啊,凭着现在的赚钱能力,200万真的不用多久就挣回来了,也就附和道,“对,大不了从头再来”。

    不过随即又一声感叹,自己什么时候连200万都不放在眼里了。

    上车后,李和道,“回去再继续睡一觉,昨晚没休息好”。

    于德华道,“别,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怎么也要带你转转”。

    “没兴趣,带明子出去吧,带他到处看看”,李和是真的没兴趣。

    于德华突然提议道,“要不过海带你们去澳门试试手气?”。

    李和想想,这个倒是可以去看看,“这个可以有,现在出发”。

    李和倒是不喜欢赌钱,只是对赌钱的人感兴趣。

    人都有弱点的,中国人吃苦、肯干,会赚钱、能攒钱。

    但中国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好赌成性!估计没人不认可吧?

    记得澳门赌王何鸿燊曾经放过一句狠话:赌场,不怕你赢,就怕你不来!该是对中国人赌性最好的诠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