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被冤枉的,估计明天就能出去了“,李和实话实说。

    问话的中年大汉跟坐在旁边的几个人对视了一下,呵呵笑道,“冤枉?我们可都是冤枉的,知道这里什么规矩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李和坐在墙角边,身子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好像很困的样子。

    “喂,站起来,谁他娘的让你坐下来的”,中年大汉随手扔了一个铁疙瘩朝李和砸过去,李和头一撇,躲了过去,墙面发出了重重的响声。

    可以预见,砸着人立刻就是头破血流。

    “我再说一遍,没事别来惹我”,李和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块秤砣,这是要砸死自己的节奏啊,心里升起一股阴寒暴烈之气。

    几个人见李和居然这么张狂,就站起来把李和围了起来,踢了李和腿一下,“小子,站起来,你他娘的挺狂的啊”。

    李和本不想搭腔,心里也烦躁,真怕这伙人没玩没了,懒洋洋的起了身子,“瞅瞅几点了,咱能不能好好睡觉,有啥事明天说”。

    另外一个人推了一下李和后背,“你挺拽啊”。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李和懒得再磨叽了。

    “老子想揍你”,说罢,中年男子猛地冲向李和!

    李和早有准备,一个高抬腿把中年大汉踹到地上,趁着大汉倒地的瞬间,猛地搂住中年大汉的脖子,狠狠一勒!

    “有完没完了,不搞死你不舒服是吧”,李和勒着光头大汉愤怒的嘶吼到,他真的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气。

    中年大汉被李和勒着只能发出‘哦!哦!’的声音。

    眼珠逐渐往前突!

    “你老母啊,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来惹我,不要来惹我,你没长耳朵是吧”,李和真是气急了,又啪啪的搂了好几个耳光,又对着另外五个人吼道,“赶紧来,别磨磨唧唧”。

    剩下的五个人看着李和的样子,忽然不敢上了,他们觉得真没必要这么拼命。

    中年大汉只能发出不清楚的呜呜声。不知是急得还是憋得满脸通红!

    “别,别,大家闹着玩的,何必闹出那么大事情”,其中一个人说道,他看着中年大汉那张又红又肿的脸,都替着难受。

    说完又被李和看的一哆嗦,连忙闭上了嘴。

    李和冷静下来,把手松了松。

    “咳!咳!哥们,我服了,我服了,行不行”,中年汉子猛然得到了一口气,赶紧说道。

    李和道,“娘希匹的,我再说一遍,不要来惹我”。

    说完又重重的朝着大汉的脚踝踩了一脚,不会断,但会足足那么一两星期不能走路。

    李和压了压心里的火气,再好的涵养,也禁不住这帮龟儿子埋汰,把中年大汉重重的甩在地上,就又回到墙角继续睡觉。

    解了气也就好了,真出了事,那就不是住一天两天了,可能要换地方长住了,也是住宿舍,还要干活,比如糊纸盒、纸杯、纸袋什么的。

    旁边的几个人赶紧把中年大汉扶起来,搀扶到旁边躺下。

    李和看着中年大汉那肿起来的脸蛋,又道,“你怎么受伤了?”。

    “我不小心跌倒的”,中年大汉慌忙说道。

    “对,对,我们都可以作证,他自己跌倒的”,其他几个人也七嘴八舌的说道。

    “行,不要乱说话就是,把我攀扯上了,你可以尽管试试”,李和不想再节外生枝,希望李老头他们接到通知,能尽快来接自己回去。

    “知道,知道”,几个人又慌忙说道。

    李和这一夜算是遭了罪,等早上起来,浑身酸疼,地上果然不是人睡的。

    看了下时间,才七点钟,估计派出所还没上班,一点动静都没有。

    只能摸出了香烟,紧倚着门蹲下身子后点燃了一支,大吸了几口之后,才继续眯眼躺着。

    九点多的时候,小黑屋的大门才被拉开,昨天晚上抓李和的高个警察指着李和说,“就你,出来”。

    李和跟着进了提审室,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四个大字底下,老老实实的坐着。

    还是昨晚的那两个警察,高个子问,“性别”。

    李和好想脱裤子给他看,只得无奈的道,“男”。

    当问到户籍地的时候,高个子一乐,“你这是流窜作案,性质还挺恶劣啊”。

    黑脸低声问高个子,“徽字怎么写?”。

    “笨死了,这个也不会”,高个子刚提笔,脸一抽好像写不下去了,“等会查字典”。

    “你是什么工作?”

    李和有气无力的道,“还没工作”。

    “这可是虚度青春”,高个子警察义愤填膺的道,“小小年纪不工作”。

    “这不是工作还没分配好嘛”。

    “你倒是想得美,还想着给你分配工作,现在强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要自力更生,你瞧瞧你这么个人,有手有脚的,长的也不赖,偏偏做这种事”,高个子猛拍桌子把李和吓了一跳,“赶紧交代吧,不要让我费口舌”。

    “交代什么?”

    “你说交代什么?”

    “不想装糊涂!”

    “你不说我交代什么我怎么知道交代什么”。

    黑脸警察又一拍桌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何芳进门的时候,李和才算解脱了,当两个警察看到李和的房产证、学生证、分配志愿、报到证、户口本,一切误会都算解开了。

    “不好意思啊,我们弄错了”。

    李和没好气的把手铐举起来对着高个子,才算把手铐解开了。

    “没事,那我可以回去了?”,李和问。

    “哎呀,我当初一看就知道你是文化人,了不起啊”,高个子又对着黑脸抱怨,“我就说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犯罪份子,你看你干的什么事嘛“。

    两个警察一路把李和送到门口,高个子道,“欢迎李和老师,以后常来做客,我们表示热烈欢迎”。

    李和连忙摆手,“不了...不了”。

    找到自己的自行车,带上何芳,一路往家骑,“你怎么找到我的?”。

    何芳好笑的说道,“不是我,是一个女警来通知我的”。

    “我不认识什么女警???”。

    “叫什么徐嘉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