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就那样孤零零的站着不动,没有描眉、没有擦粉、没涂口红、没有时装,像一尘不染的雪花,从上至下,从外到里,不染风尘。

    李和听到这话,突然有股莫名的心酸,是啊,不知不觉,她怎么就三十了呢,没有美好的童年,没有灿烂的花季雨季,甚至在人生最美好的阶段,跟一大批人一样在农村苦熬,好不容易熬出头就突然发现人到中年。

    心里一软,直接道,“那行,我们进去拍一张,想拍多少拍多少”。

    何芳笑了,“真的?那我们去排队”。

    这是个国营改私营的照相馆,拍照的人很多,有的人是为了单纯纪念,有的是结婚,有的拍照是为了相亲,有两个穿衬衫打领带的,一看就是要相亲的。

    涉及到谈婚论嫁时,即“两看”程序和“三好”标准。

    所谓“两看”,就是先看照片后看人,倘若照片面相不好就不见人了。

    所谓“三好”,就是单位好、成分好、人品好。

    “三好”缺一免谈。城里基本都是这个照程序走。

    至于后面的多少条腿,几大件,就是结婚的程序了。

    等轮到何芳和李和两个人的时候,都半个小时过去了。

    李和让何芳过去,等何芳坐好,四十多岁的照相师傅对着何芳说,“照相时可千万不能动,一动人脸就“虚”了”。

    拍照的老座机可不先进,一般人操作不了,照相是门技术,学会也得要几年。

    “咔...咔”,何芳就这样端端正正的坐着连续照了两张,然后冲李和招手,“你也过来,咱俩照一张”。

    李和也过去了,因为只有一把椅子,两个人都是直接站着的。

    照相师傅说,“哎,我说你俩可真有意思,离那么远干嘛,站近点”。

    何芳直接手搭在李和的腰上,笑着对照相师傅道,“这样可以了吧”。

    “好了,就这样,哎...对....不要动...3...2...1“,然后就一下子‘咔’的一声,一瞬间就这样定格,照相师傅师傅说,“行了,就这样了,一周后来取照片”。

    照完照片之后要在暗房里用药水冲底片,再用水洗净,等底片干了之后再洗成相片。最后用花边刀裁出小花边、切割,全是手工操作。

    从照相馆出来,李和说,“今天是你生日,我们去寿山那里庆祝好不好,我把班里同学再喊来几个,热闹热闹”。

    这么多年,何芳对他没有少照顾,很多时候已经形成了习惯,变得自然而然。

    何芳摇摇头,“我都三十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过什么生日,不要跟任何人说,要不撕烂你嘴”。

    “行,你不识好人心,我也没辙,不过想要什么礼物,我送你?”。

    “我自己有手有脚,要你送什么”。

    李和好心好意,结果没落着好,自己朝自行车一挎,道,“行,你有手有脚,你自己走路?我骑车先走”。

    “赶紧走,不听你墨?!?,何芳没听李和啰嗦,一脚就踮上后车座。

    寿山的饭店又扩大了规模,前院的9间屋子全部重新用腻子粉刷了一遍,改成了优雅的小包厢,既有档次又有私密性。至于后院的屋子就还是空着,因为确实是忙不过来了。

    经过李和的同意,寿山不知道又从哪里找来了一个中年人。

    生意也是愈发的火爆,天天客人不断。

    “啥?”,李和觉得被这老头忽悠了。

    “那确实是我狱友”,不过寿山立马又信誓旦旦的说道,“不过我保证他是清清白白的人,你看现在不是平反了吗”。

    “拉倒吧,你自己还一屁股前科呢,你能保证啥”,李和倒不是嫌弃寿山以前有过劳教历史,现在被平反了,也没啥大事,只是生气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而且极度怀疑李老头这帮人都是知道的。

    寿山慌忙笑道,“别生气,你不是一直没给机会说么?咱刚遇到那几天,我才刚从劳教所出来,我要是当时就说,我不是怕吓着你吗。我那会就想给你家烧个饭,可从来没想过开啥饭店。你想想,我要是没个过去那事,我能跟我亲闺女十几年见不上面,还让别人养?”。

    李和骂道,“那你就不怕,政策有啥变化,把我给害上了,你自己可是个黑五类,老子可是个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贫农,现在是学习优秀,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将来是社会主义的合格接班人”。

    寿山的眼角抽了抽,对这无耻的话直接过滤,你要是贫农,老子就不是黑五类了,不过还是笑呵呵的道,“我早就想好了,这饭店执照的名字一开始就是我的,如果真有啥问题,顶多就是我租了你房子,啥事都是我顶着,我老头子不能没良心把你交代出来。而且人家公安、工商所来过几次,看过我的平反文件,鼓励我安心经营,足额交税,奉公守法呢,我就更笃定一点事不会有。何况最重要的一点,当初跟我们一批出来的不少人,有的不少恢复了工作岗位,当了大领导。你说政策再变,不可能再把这些大领导撸下去吧”。

    一来就让寿山跟李和交心交肺是不可能的,不过一阶段的相处,两个人倒是有了不少默契,寿山也是吃准了他的性子,李和说,“那叫什么年?“.

    “赵祖年”。

    “对,你把他喊进来吧,行的话,就留下”。

    寿山高兴的拉开门,对着门廊上抽烟的男人道,“祖年,赶紧进来”。

    男人年龄四十多左右,个子中等,颜色并不好看,脸色蜡黄,皱纹堆在脸上。

    李和看了一眼,笑着道,“自己坐,没啥客气的”。

    寿山把赵祖年按在椅子上,又对李和道“才三十多岁,就是长的有点那么着急,你也别介意,至今还没混上媳妇”。

    李和自己喝了口茶,也没开口,毕竟很多事情,是人家的**,是个人都比较敏感,要是想说人家就自然会说,要是不想说,李和不好留他。

    三个人就这样干瞪眼坐着,谁也没开口,不过最后还是中年人有点熬不住了,把烟蒂掐灭,放在手里,直接道,“那我就直接说了,说起来当年那点事吧,我也是被人冤枉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