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把自己的论文折腾完,到油印室复印了一份,才把手写稿交给吴教授。

    如果这篇论文得不得吴教授重视,他就会把复印件邮寄出去发表,也不算自己白忙活。

    写完论文,真的无所事事了,李和看到别的同学忙得死去活来,自己倒是挺清闲了。

    “周庆同志啊,你严重辜负了党和人民对你的期望啊,你让内蒙人民蒙羞啊。此刻你不是一个人啊,更代表了伟大的无产阶级翻身做主的伟大故事,代表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代表了伟大的黄种人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你看看你这写的是什么啊”,闲的无聊了,李和就开始指点江山,对着周庆口沫横飞,不过看到周庆脸都黑了,急忙改口道,“不过呢,整体还是不错的,瑕不掩瑜,瑕不掩瑜。论文肯定是先写摘要,摘要里说你得到了什么实验结论,或者你提出了一个什么新理论,没有新结论也没有新理论,那你就写的是篇综述或者进展。正文开始先交代你要写的是个什么问题,这个问题你是从哪得来的,如果是凭空来的或者是众所周知的,就不用交代参考资料了。如果不是凭空来的,而是从某个资料上知道这个问题的,或者是从某个资料中的某个问题引申来的,那么就附一下参考资料,附了参考资料,你就不用去详细描述这个问题了。懂了没有?”。

    周庆待李和讲完了,气的的给了李和一拳头,笑着道“继续,尽会胡说,传递函数阵零点这个等价性对不对?”。

    李和道,“线性多变量系统传递函数阵的零点及其性质,反正各有各说法,总起来就两类:一种是利用有理分式阵的“分子”的Smith型;另一种是利用有理分式阵的最小阶逆的极点。这两种定义是完全等价的。你这个没错,顺着这个思路走就没错了”。

    周庆疑惑的道,“怎么跟王慧讲的不一样?”。

    李和随口道,“听我的不错,女人的话嘛,听听就行,切莫当真。我跟你说,这个女人.....”。

    只见周庆在不停的对他使眼色,李和道,“咋的了,眼睛进沙子了?进沙子了就去水池洗洗,眼睛猛眨没用”。

    “咳咳....这个食堂开饭了,我先去吃饭了”,周庆说完不待李和反应,就直接拿起自己的论文稿子,站起来就走了。

    李和喊道,“喂,你这人,不是中午请我吃饭吗!”。

    李和暗骂这人太不靠谱,自己可是苦口婆心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连一顿饭都没混上,无奈起身准备也去食堂吃饭。

    结果刚转身,看到面前站着的人,就吓得一个机灵,勉强笑道,“哎呀,好巧,吃饭了吗?”。

    他觉得这就是报应啊,静坐当思己过,闲谈莫说人非,果然是圣言啊。

    王慧冷哼一声,“小李子,对你那无辜的表情我真的很想扁你啊。果然是小人之心,防不慎发”。

    李和脸上一抽一抽的,可不想领教这妹子的毒舌,急中生智,笑得谄媚起来,“别啊,我可没说你什么,道歉,我道歉,午饭吃了吗?我请你吃午饭”。

    “那还差不多”,说完带头就出了教室,李和只得愁眉苦脸的跟在后面,简直出门没看黄历。

    还是进了昨天的饭馆子,李和就这样又亏了一顿饭,还是没落着好。

    吃完饭,下午没课,乒乓球台子上还是围了一圈人,彭青和高爱国也在,这俩货天天没课,就把这当地盘了。

    李和上去扣了几圈,虐了几个人,正打在兴头上,扎海生带着李科来了。

    李和把球拍直接扔给了旁边的一个跃跃欲试的,自己下台。

    没好气的看着扎海生道,“你又不上课,天天溜达啥?”。

    李和对扎海生有点烦了,偶尔一次来找自己还行,二三天来一次,简直烦不胜烦。

    扎海生道,“我就是来讨教下论文,你看看呗,我就是拿不准”。

    “大哥啊,我可是理科,你要搞清楚好不好,法学是你的专业,你跑来问我,有没有搞错”,李和感觉有点崩溃了,这小子好像投稿上瘾了,三天两头拿个破稿子来烦自己。

    “你是我哥,你就给我看看呗。这次是毕业论文,不是稿子”,扎海生嘿嘿笑道。

    李科笑道,“你给他把把脉,我看着不准。你思路比我们清晰多了,还是要讨教你下”。

    李和淡淡看了一眼这大神,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大神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得直接接过了扎海生手里的稿子,道,“去凉亭那里,那里安静点”。

    到了凉亭,扎海生和李科一人坐在李和一边,扎海生道,“这篇选题是受你的启发选的,你看看,哪里有不对的?“.

    李和看到论文标题,论文本身也没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只是李和一个学理科的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太冒头,直接道,“别算上我功劳,我就喝完酒随便胡扯几句”。

    扎海生贱贱的笑道,“懂,都懂,都是我自己的想法,你就看看,写的怎么样”。

    李科拿出一份报纸,也道,“我们俩都说你真神,你看你前面说国家要开放合作经营,结果你的话没说几天,中央就下发了《关于城镇劳动者合作经营的若干规定》,都给你说对了,所以我就鼓励他做这个论文选题”。

    李和叹口气,只能怪自己这章破嘴,喝完几杯酒就开始胡吹乱扯了,扎海生的论文题目叫《试论城镇非农业集体所有制经济的法律地位问题》,题目开的很大,说明心也大。

    李和还是决定帮扎海生一帮,也是试试历史的可能性,小蝴蝶说不定扇了大风呢,想了想道,“小平同志在1979年会见美国和加拿大时说过一段话,大概意思是说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计划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特有的。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br />
    李科说,“这个我俩都知道,也看过”。

    李和继续道,“79年、80年有人发过几遍文章,后来谈的人就少了。不过前几天我确在图书馆的社科期刊上看到文章,还有人发表说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的必然性”。

    扎海生道,“跟我这篇论文有什么关系?“。

    李和突然严肃的说,”如果你只是想论文得个及格,领会中央文件精神就可以了。如果你要放卫星,就要领会首长的讲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