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走的这天下午,又给李隆塞了两千块钱,“在家多看顾着点,老四6月份中考,你跟着去县城,别出岔子”。

    李隆说,“俺身上的钱够用呢,不要了”。

    李和还是强行给了他,“只有在家老老实实的就成,县城少去”。

    大壮来的时候,李和问,“你俩商量好没有,是跟我进京,还是去南方?”。

    大壮挠挠头说,“俺们想跟着你”。他跟李隆倒是商量好了,肯定是二和在哪,他们在哪。

    “行,等七八月份,家里安排好了,给我发电报。你媳妇都谈妥了?别不能闹矛盾,在家带孩子,他也不容易”。

    大壮跟李隆一样,都是一心要闯天下的架势,一幅男儿志在天下的样子,“早就跟她商量好了,她也支持出去挣点闲钱,不然孩子马上大了,熬不出去钱。俺老娘他们都在家,能照顾着,俺也放心”。

    李和当天下午就拎着一个包让李隆把骑自行车吧自己送到了汽车站,交代了几句,就上了去省城的汽车。

    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下3点午点钟了,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出行高峰,但是依然没有买到当前时段的票,只能买到晚上7点钟的票,不过庆幸不是站票了,终于有了座位。

    买完票就没事坐在火车站的花坛上发呆,接近发车的时候,又在门口摊子上吃了一盘炒面。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段,不少人上前问要不要住宿,李和差点没憋住就去做个大保健了,毕竟熄火时间太长了,天天做素和尚吃清汤寡水,是个人都憋不住。

    不过这里面有的是真的大保健,有的是仙人跳,李和懒得给自己找麻烦,就傻坐着等着进站。

    仙人跳都是快速产业,遇到没聊几句就急着要马杀鸡,深夜赴约,大晚上的,要不到你的钱把你打残都没人知道,这种事报案都丢脸,说不好还告你个耍流氓。

    再说这时候的大保健服务还没有与国际接轨,个个长的特别感人,李和也提不起兴趣。

    等进站的时候,不需要爬窗户了,李和随着大队伍进去,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对面坐着的是两个妇女,一个妇女正抓紧时间织毛衣,一个女人抱着孩子,长的颇有风韵,李和右手边靠窗户旁边的是个斯文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

    打毛线的还不忘给孩子相面,叽叽嘎嘎地笑着说:“两耳贴脑,福气不小,将来能当大官呢!”。

    李月英笑呵呵地说:“只要不当倒霉的工人,管干什么都行!”。

    李和给默默的点了个赞,显摆都这么有水平。

    突然孩子哭了,抱孩子的女人赶忙就把衣服撩了起来,堵在孩子嘴巴里。

    结果孩子还是一个劲的哭,打毛线的妇女经验老道的提醒道,“奶水没出来,要挤挤。告诉你个配方,一准管用,回家到买几个猪蹄,和花生米放到一起,煮汤一喝就行了,保准管用?!?。

    女人对着车窗侧着身子,衣服又撩了高一部分,轻轻地揉弄了几下便稍稍用力挤了几下,没有看见奶水出来,接着又换了一只挤了几下,仍然没有奶水出来。

    虽然女人尽力的掩着身子,但是该看见的都能看见了,李和看的眼睛都直了,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年轻,小伙子也不假斯文看书了,眼睛都拔不下来了。

    结果女人捏的太用力,直接喷在坐在对面的小年轻的脸上。

    李和直愣愣的控制表情想笑不敢笑,这他娘的有点尴尬了。

    女人赶紧把再次喂进了小宝宝的嘴里,这一次,小宝宝大口大口地吸吮着,一下子停止了哭声。

    场面有点尴尬,女人赶紧拿出手绢给小年轻,说道,“这....这...你瞧这叫什么事”。

    小年轻感觉奶水从额头上要顺淌到嘴巴了,刚舔了一下,好像又感觉不对,立马接过手绢给擦了,看着四周没人注意过来,慌里慌张的说,“没事,没事”。

    打毛线的妇女说,“这算个啥事,你说这里人挤人的,啥子都不方便。又不是毒药,能死人的”。

    李和觉得不知道这是多少年难一遇的奇遇,起码没当众见过。

    之后,一行人就再也无话,各自靠在椅子上睡觉。

    等李和一觉醒来,已经是天亮了,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0点钟。

    李和拎着包出了站,闻了闻身子,浑身酸臭,恶心的烟都抽不下去了,虽然肚子饿,可是一点都不想吃东西。

    又在公交站点看到了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李和想想又乐了。

    女人身材高挑,面部清秀,是李和比较喜欢的那种成熟款。

    公交人太多,排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不过不知道火车站什么时候多了揽客的脚蹬的三轮车黄包车,大大小小起码有几十辆。

    李和拦下一辆,“师傅,三庙街,走不”。

    “5毛,走不,给你送到门口”,五十来岁,个子不高,说话响亮声如洪钟。

    李和没客气,一屁股就坐了上去,“那就赶紧的吧,回去赶紧的补个觉”。

    三轮师傅蹬的飞快,一下子就穿进了好几条巷子,李和说,“师傅,咱慢点,不急,撞着人就不好玩了”。

    “那不能,我闭着眼睛骑,都没事”,师傅倒是吹上了,“再说,你不急,咱急着呢,多跑一趟,可都是钱,一家老小都靠我这张车活着呢。你说吧,这人啊,是不是越活跃没劲了,苦啊”。

    侃爷的典型特征,先是诉一番苦,只要你敢接话,一准没玩没了,而且不能拿他们话当真,听着乐就好。

    再诉苦,也是首都户口,哪怕是个三轮车夫,也千万别小瞧,皇城底下到处是官,骑三轮的老爷子也可以牛气冲天,谁家朝中没几个人?

    什么艰苦创业,什么坎坷荆棘,您省省罢,搁京城这儿,女娲补天和家里糊顶棚没啥两样。

    李和聪明的闭了嘴,不能招惹了,自己嘴巴完全不是个。

    “哎,师傅,前面拐个弯”,李和到了拐角的时候慌忙喊道,“对,就这了,谢谢你了”。

    老头接过李和的五毛钱,看了看门头,“哟,气派人啊,看漏眼了,这房子不错”。

    “那师傅你下来喝杯水?”

    三轮车师傅笑着摆摆手,一蹬脚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