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中学建于50年代,其实也有点历史了,起起落落的红砖黑瓦房,放在整个镇子里看,依然算得上豪宅。

    没有高富帅白富美,都是一样的升学压力,公社官儿再大也不过一辆三八杠....

    李和在这里也待了三年,更多的是困苦,没啥怀念,甚至不愿意回忆。

    如果非要强行扯淡出来一些情怀的,就是校操场两侧郁郁葱葱的柳树,柳树下的单双杠,还有那些透过树叶间隙洒下的斑驳光影。

    几个人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水渠,把雨鞋上泥巴都洗了,自行车也放进水里用草刷了一遍,瓦盖里都被堵住了。

    现在的所谓女生宿舍跟李和以前初中那会的宿舍都差不多样子,没什么变化。

    由于年代久远,瓦房宿舍横木开始腐烂,墙壁出现裂缝,每到冬天,北风就从裂缝、窗口吹进来,冷得学生只好把头缩进棉被里。更为严重的是,每次刮风下雨,宿舍里都会严重积水。

    至于为什么不修,一句话没钱,是真的没钱,给学生油印试卷的纸张都是省着用的。

    屋里只有一个窗户,已经被报纸糊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张稚嫩的脸蛋,6张高低床,上下12个床位,代表着住了12个人。

    此时农村中学与城市中学的差距也出来了,不夸张的说,十年以上的差距是有的。

    李和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老四,此刻正跟已经早到同学,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聊天。

    希同才说,“这条件是比家里苦了点,好歹也就半年了,不都这么过来的”。

    李和说,“我记得这学校里老师家里的房子也是租的,这马上后半年也是紧要时刻,不能给住差了。我给老四找个老师家里住,你让希月也陪着。他俩有个帮衬”。

    希同才说,“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一个月横竖也就多那一两块钱,这钱咱俩一人一半。我问下她俩,问他们干不”。

    希同才把正在铺床铺的两人拉出来问了下意见,希月倒是没啥意见,恨不得住的敞亮点。

    只有老四为难的看着李和道,“我舍不得同学呢,宿舍这么多人也热闹,大家互相讨论学习,有不会的题目我也可以问他们”。

    既然老四不愿意搞特殊化,李和也就没强求,强扭的瓜不甜,虽然是为她好。

    希月跟老四处的好,见老四不挪窝,自己肯定也不动了。

    几个人又开始重新收拾床铺,床单被罩都是经过李和的强烈要求,让王玉兰给找新的。这些都是年前从供销社买回来的,王玉兰想的长远,准备留给李和结婚时候用的。

    上

    老四睡的是上铺,她直接脱了鞋,爬上了床铺,站在上面扯垫被的一头,李和站在底下扯另一头。

    “你那墙壁上墙皮都没了,掉灰吧,等会一起去找点报纸给糊上,不然床上都是”。

    老四把床单出头的部分慢慢的塞进拐角,然后道,“不用到处找,我明天到老师办公室找点旧报纸就成。等会帮我买个暖水瓶吧,我的那个旧的不保暖了”。

    “我可没工业票了,要不等几天,我再给你想办法整个?”。

    希同才提醒说,“一个破水瓶而已,现在不是啥紧俏货了,跟那粗布一样,不要票都行。给钱就能拿”。

    李和忘得差不多这些了,就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两年变化这么大。行,等会去公社那边买,再带你们去吃点东西,吃好饭我就回家了。你问下你宿舍的同学,跟我们一起去不,我请你们吃饭”,宿舍里已经来了三个小姑娘了,年龄大概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都在忙着打扫卫生,一看都是勤快的很,不是娇气的,李和看着都很喜欢。

    老四一问,几个宿舍的小姑娘都是面皮薄的,都不乐意。

    李和也没办法,只得自己几个人去吃饭,顺便买点东西。

    李和把钱给老四说,“你俩骑车先去公社供销社买暖水瓶,回头在大桥那个饭店碰头”。

    老四骑着自行车带着希月,蹬的飞快,一会转个弯就跑的找不见影子了。

    希同才急忙喊,“骑得慢点,路上滑”。

    路上也没啥车,李和倒是放心,“没事,都是那么大的人了”。

    到桥头饭店的时候,饭店老板一眼就把李和给认出来了,“李二和,好家伙,多少年没见着你人了,哪里发财了?听人说进京了?”。

    希同才作为大队会计,经常也是村子公社两头跑,对这饭店老板也是极其熟悉,说,“咱庄的大才子,第一个大学生,还是首都上学,你说牛气不?所以啊,你这沾光”。

    “老希,你不知道吧,他李二和以前在这桥头收黄鳝的时候,经常在我这吃饭,可是老客了”,饭店老板又笑着接着问,“你俩坐这,吃啥,我今天送你一瓶酒“.

    这个饭店的变化挺大,桌椅都重新布置的新的,就连墙壁都是重粉的,李和说,“今天初中开学,主要送孩子过来。你就先给咱俩上个羊肉锅。等两个孩子来再看他们吃啥”。

    老四和希月过来的时候,除了拿了一个暖水瓶,一手手里还拿了一个卷着的红色的布条。

    李和一看,那不是抹胸吗,作为一个发育的差不多大姑娘,确实是需要了。李和自己也是想过给他们几个买内衣的,可是总下不来脸在商店里买,被售货员人指着鼻子骂流氓都是轻的。

    希同才虎着脸对自家闺女说,“装口袋里,拿在手里像什么样子,没骚没燥的”。

    俩丫头吐了吐舌头,然后乖乖的塞到了口袋里。

    李和指着墙上毛笔写的菜单,道,“要吃啥,自己点,希月也别客气,都可劲点,吃不完你俩打包带回学校,明天中午热着吃。今天我请客,都别替我省就行了”。

    希同才说,“哪里能让你请客,必须算我的,我请你兄妹俩”。

    “我是小辈,请你吃个饭,你别不给机会”。

    两个丫头一个点了韭菜鸡蛋,一个点了青菜炒鸡蛋,都跟鸡蛋较上了劲。

    李和看两人就点了这么个,觉得少了,最后又加了条鱼和红烧肉。

    两个同人等会要走路回家,没敢多喝,就一瓶白酒喝完。

    两个丫头下午来的时候,本来就吃了东西,不怎么饿,只对着自己点的菜扒了一碗饭。

    出饭店的时候,李和提前结了帐,又偷偷的给老四塞了二百块钱,“花钱别省,不够找你三哥要,我跟她说好了。你俩回学校吧,骑车注意点安全”。

    看着两个丫头骑车走远,才和希同才一起往家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