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一直下,而且越下越大。

    李和听了何招娣的话,摇了摇头说,“再试试找路”。

    李和上前几步,把手电筒又超前举了点,,手电筒的亮度有限,并不能看多远,脚下是白茫茫的,远处是黑乎乎的。

    何招娣突然对着灯光下从雪堆里勉强冒出头的几根树枝说,“那个就是大沟子,是个榕树茬子,我记得的”。

    何招娣在沟北边,沟不好过,平时都要绕着这个沟走。这次为了赶时间,她匆忙间就没有绕。

    她走到沟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因为沟又深又陡,又赶上下雪天,刚走没几步,脚底忽然一滑,整个人都摔到了沟底。

    何招娣在雪地里挣扎了好半天才爬起来,她的胳膊很疼。

    李和慌忙过去,把他扶起来,给她掸了掸雪,“你咋这么冒失,里面要是有树茬子,扎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招娣笑着说,“多大个事,按我说,我还是找个草垛子,更踏实点”。

    李和倒不知道怎么办了,一个大姑娘是不可能带回家的,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要是让她一个人睡草垛子,李和也不放心。

    至于陪她睡草垛子,早上要是被人看见了,两个人以后就要迎风臭三里地。

    何招娣头胀胀的,脑门嗡嗡的有点疼,也顾不得李和了,转身就往回走。

    李和手电筒赶紧给他找路。

    何招娣看到一个凸起的高包,过去把雪扒了下来,高兴的说,“我就说,这是个麦秆垛子嘛”。

    扒开里面的麦草,人就一下子钻了进去,找了个舒服位置,冲着李和说,“二和,你回去吧,我熬一夜,等天有点亮色就行”。

    李和用手电筒照了照来过的路,两人的脚印都被雪盖住了,根本发现不了一丝痕迹。

    好不容易找到的路又没了,只得苦笑道,“你觉得我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吗?”。

    何招娣大笑,又把旁边的草划拉了一下,腾出了一点空间,“那刚好,你也进来吧,暖和的很”。

    李和无奈只得小心翼翼的挤了进去,又把周边的麦秆挤踏实了一点,跟何招娣刻意保持了点距离。

    何招娣说,“没事,你往这边来点,两个人暖和点”。

    外面的雪依然在下,可是草垛子确实很暖和。

    李和关了手电筒,到处是一片黑暗,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

    李和想找点话题,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何招娣突然说,“二和,我挺佩服你的,一直学习好,还能上首都上大学,你将来有自己的路”。

    李和说,“我就是每个人都会好的,你也会好的,可能比我还好,羡慕我什么”。

    “谢谢,所以我不信命,我一辈子非要挣个命出来”。

    李和听着何招娣落地有声的豪言,不知道是佩服还是心疼,久久没有说话,这个姑娘没有一般农村姑娘的那种俗言俚语,一言一语都跟别人不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读书的学生。

    李和如果不知道他的前世过往,也就听听罢了,可是他确实知道这个姑娘有多拼命,这句话也许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此时李和也是带着敬意的。

    雪一直下,而且越下越大。

    李和听了何招娣的话,摇了摇头说,“再试试找路”。

    李和上前几步,把手电筒又超前举了点,,手电筒的亮度有限,并不能看多远,脚下是白茫茫的,远处是黑乎乎的。

    何招娣突然对着灯光下从雪堆里勉强冒出头的几根树枝说,“那个就是大沟子,是个榕树茬子,我记得的”。

    何招娣在沟北边,沟不好过,平时都要绕着这个沟走。这次为了赶时间,她匆忙间就没有绕。

    她走到沟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因为沟又深又陡,又赶上下雪天,刚走没几步,脚底忽然一滑,整个人都摔到了沟底。

    何招娣在雪地里挣扎了好半天才爬起来,她的胳膊很疼。

    李和慌忙过去,把他扶起来,给她掸了掸雪,“你咋这么冒失,里面要是有树茬子,扎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招娣笑着说,“多大个事,按我说,我还是找个草垛子,更踏实点”。

    李和倒不知道怎么办了,一个大姑娘是不可能带回家的,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要是让她一个人睡草垛子,李和也不放心。

    至于陪她睡草垛子,早上要是被人看见了,两个人以后就要迎风臭三里地。

    何招娣头胀胀的,脑门嗡嗡的有点疼,也顾不得李和了,转身就往回走。

    李和手电筒赶紧给他找路。

    何招娣看到一个凸起的高包,过去把雪扒了下来,高兴的说,“我就说,这是个麦秆垛子嘛”。

    扒开里面的麦草,人就一下子钻了进去,找了个舒服位置,冲着李和说,“二和,你回去吧,我熬一夜,等天有点亮色就行”。

    李和用手电筒照了照来过的路,两人的脚印都被雪盖住了,根本发现不了一丝痕迹。

    好不容易找到的路又没了,只得苦笑道,“你觉得我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吗?”。

    何招娣大笑,又把旁边的草划拉了一下,腾出了一点空间,“那刚好,你也进来吧,暖和的很”。

    李和无奈只得小心翼翼的挤了进去,又把周边的麦秆挤踏实了一点,跟何招娣刻意保持了点距离。

    何招娣说,“没事,你往这边来点,两个人暖和点”。

    外面的雪依然在下,可是草垛子确实很暖和。

    李和关了手电筒,到处是一片黑暗,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

    李和想找点话题,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何招娣突然说,“二和,我挺佩服你的,一直学习好,还能上首都上大学,你将来有自己的路”。

    李和说,“我就是每个人都会好的,你也会好的,可能比我还好,羡慕我什么”。

    何招娣突然说,“二和,我挺佩服你的,一直学习好,还能上首都上大学,你将来有自己的路”。

    李和说,“我就是每个人都会好的,你也会好的,可能比我还好,羡慕我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