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奇葩的一家子,名字都脱口而出的叫出来了。

    来弟、招弟、领弟、念弟、求弟,来娣,招娣,胜男,冠男,亚男,若男,又招,再招,小停,停。这些姓名都很有中国特色。

    重男轻女其实在农村是正常现象,没什么见怪不怪的,可是奇葩成何老西家这样子的,李和两辈子都不多见。

    何老西家重男轻女的不是何老西本人,而且他对三个闺女倒是没有多差,一心要生儿子的是他媳妇。据说,生下三女儿盼弟的时候,何老西媳妇赵春芳心痛的哭得淅沥哗啦,当场就要寻死。

    当时赵春芳怀第三胎的时候兴奋的几天没怎么睡,结果最终生了还是女儿。结果女儿在她眼里就成了透明人儿。后来赵春芳半夜发狠扔到了河堤上,何老西找不到三闺女,急的半夜又寻了回来。

    何老西本身自己就穷,已经有了三个闺女,哪里是那么容易养的,很坚决的说“孩子他妈,咱家就不要再生了,这可怎么活啊”。

    赵春芳哪里能同意,“你个窝囊样,老娘要是生不出儿子,保不准人家怎么笑话俺肚皮不争气呢。你赶紧上来,这次一定是个小子?!?br />
    “要是还是闺女呢?”

    “不可能了,这次一定是小子这本事在你身上,又不在俺身上,看你有多大本事,你使多大力?!?br />
    “瞎说!娃怀在你肚皮里,跟俺们男的有一毛钱关系”

    何老西死活不愿意上自家婆娘床了,不顾赵春芳骂骂咧咧,天天只顾自己闷头睡。

    赵春芳自然越骂越难听,天天强迫自己男人同房,成为方圆几里地的笑话。

    李和后来一直在外地工作,有次回来听王玉兰八卦过,赵春芳在快五十岁的时候终于怀了一个小子。

    哪怕超生??钫源悍级际强男?,今天杀公鸡,明天烀猪蹄,不过这小子后来倒是偷鸡摸狗,不怎么争气

    李和跟王玉兰感叹,“生活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呢?脑子抽了”。

    王玉兰老太太倒是眼睛一翻,“有!怎么没有,只是你过得太好了你才不觉得的!”。

    最让李和感叹的是,这何老西家三个闺女没有一个简单的。三个姑娘似乎都是天生做生意的,靠着一条破旧的舢板船,两岸拉煤炭,拉沙石,发展成为淮河两岸有名的船运大老板,十七八条货船,百十辆货车,又是面粉厂、窑厂,又是棉厂,彻彻底底的发了,底子比李和都殷实。不过大姑娘倒是个可怜人,终生未婚。

    所以后来许多人感叹,这何老西家前半生的运气都是作没的。

    李和看着眼前姑娘,不知道是老大还是老二,乌黑的大辫子,小麦色的肤色,五官很耐看,就是太瘦弱,大冬天的衣服穿的也很单薄,于是就问,“你是老几?穿这么薄不冷吗?”。

    小姑娘爽朗的笑道,“不冷,以前不都是这样吗,早就习惯了。我是老大,我是何招娣”。

    “你以前没上过学吗?我感觉你认识不少字呢?!?br />
    小姑娘噗呲一笑,“李二和,你忘了我跟你一般大,我跟你同学呢,不过我就上了一年级,后面就没去了。小时候不懂事大家伙都喊你二愣子呢?!?br />
    李和差点把这个外号给忘了,因为李兆坤叫二流子的缘故,他又排行家里老二,就得了个二愣子的外号。

    不过对于和李招娣同学的事情,他是没有一点记忆的,何况只是同了一年学。

    “不好意思,真的一点印象没了,大概那时候太小了?!?br />
    这时候门口有人在说话,在地上不停的跺脚,使劲晃身子抖落身上的雪。

    陆陆续续的教室开始进来不少人。

    两人都很默契的不再说话。

    等人来齐了,李和就开始跟往常一样在黑板上教拼音。然后写上“扫、把”两个字,带着大家读了几遍,讲了一遍笔画结构,让大家抄写。

    大部分都是把薄薄的纸片放在长凳子上,蹲下来一笔一划的刻,每写一笔都要看一下黑板。

    底下有人问,“二和,明晚就是年三十,不能留着咱过年了吧?!?br />
    也有人说,“年三十来上课也行啊,管饭就成”。

    有人笑着说,“王玉兰就在居委会教室,你去招呼一声,问他乐意不乐意”。

    “吃她一顿饭,恨不得要她命了,你们赶紧熄了心思,不要做白日梦”。

    ...............................

    李和受不了这群老娘们编排自己老娘,而且还是当着自己面,赶紧出声,要不还不知道怎么没玩没了呢,“明天休息,初四晚上过来”。

    “初四不能出门”。

    “灶王爷来查户口....”。

    李和忘了这么一茬,回去还要跟两个老师商量,只能改口道,“那就初五,初五晚上”。

    就这么商量定了,大家伙也没了意见,才算安静下来。

    陆续有不少人都走完了,只剩下几个写字慢的磨蹭了会,李和等了一会,才关了灯,锁门出教室。

    打开手电筒发现何招娣蹲在过道,李和过去问,“怎么了?”。

    何招娣满手都是煤油,指着地上已经碎裂的灯罩说,“煤油灯提手上的铁丝可能锈了,我提的时候不小心断了,

    李和看了一眼地上,就是个简易的煤油灯,拿了个旧的墨水瓶子放了煤油,白铁皮包棉花做的灯芯,然后加了个灯罩,因此就说道,“你去雪地里擦把手,把灯芯捡起来就可以,其他的没啥可惜的。我送你回去”。

    何招娣犹豫道,“墨水瓶瓶子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

    “我明天给你个罐头瓶子,我家里有,明早我让我家老四给你送过去”。

    “你真的给我一个罐头瓶?”,见李和点头,何招娣又慌忙说,“不要你家老四送,我明早自己过去拿”。

    “那也行,走吧,我送你回去”。

    两家虽然都在一个村子,但是并不是一个生产组,李庄又是沿河分布的带状,所以有点距离,到何招娣家还要过一条小河。

    出了村委会,雪下的越来越大,此时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田地,没有住户人家,就没了参照物,很难识别路。

    两个人在白茫茫的旷野里,有点着慌,何招娣突然说,“要不你回去吧,我找个草垛子,躲一晚,明早就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