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被小姑娘这一嗓子喊懵逼了。

    要不是个小姑娘,早就大耳刮子上去了。

    边上人的眼睛就刷刷地凑过来了,朝李和身上上下扒拉了遍,都要看看流氓长什么样。

    搁在后面的人看不见前面的情况,双手提溜着行李踮起脚来也要看热闹。

    李和估摸,自己这个时候要是认错,那就真的被当成流氓了,满车人都会学雷锋做好事,能砸人的东西肯定都往自己身上招呼,被活活打死都不能叫声委屈。

    雷锋就是好人典范,连人民币都叫大团结,可以想像人是有多团结。

    李和无奈的说道:“妹子,不是我扶着你,你已经在地上躺着了,这火车上人挤人可不是那么好玩的?!啊?br />
    小姑娘挺起腰杆,振振有词地喊道:“谁让你关心了?这年头不知道多少二流子都这样欺负人,我看你就是这德性,就是想占我便宜?!?br />
    李和心里犯了嘀咕,出门真是碰上太岁了,但是他面不改色地说道:“咱们别各说各话,攘得边上的人看得云里雾里的,我干了了啥我自己清楚,你自己也清楚?!?br />
    “我清楚啥了!我就清楚你耍流氓了!”姑娘把嗓门扯大,使劲叫唤,故意让后面的人听见。

    后面人头攒动,瘪了肚子往里面挤。

    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李和憨厚,虽然能言语,但是不狡诈,是个好人。那姑娘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是吵架功夫十足,只是一溜烟功夫,李和的耳朵里都快被嚷嚷出茧子了。

    眼看人围得多了起来,局势快要撑不住了,检票员从前头一溜烟地钻到人群里,大声喊道:“都干嘛呢?围在这看阎王??!赶紧散了散了?!?br />
    小姑娘不愿意撒手,接着替自己找理:“你说散就散??!他耍流氓这事不能算?!?br />
    检票员简单地了解了下情况之后,看了李和一眼,李和礼貌地笑了笑。

    ‘’耍流氓,你倒是说说他咋耍的?摸你啥了?”

    小姑娘嚷道:“他摸我胳膊?!?br />
    “摸你胳膊着就算耍流氓啊,你这身子娇贵,别人碰不得了,那碰你下你是不是也要说我耍流氓?”

    检票员说话虽然不注意下限,但是让人听了在理,那小姑娘被这样一说,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边上的人意犹未尽的时候,锈迹斑斑的绿皮火车吼着大嗓门进了站。

    边上看戏的人见火车到站了,立马就散了,该下车的下车,该守位置的也不含糊,等别人上车,一不留神自己位置肯定没了,谁还管别人的破事。

    这事虽然解决了,可受到这种无妄之灾,谁心里也不舒服。

    火车由北向南,气温也慢慢暖和了起来,不至于冷的渗人。

    车箱里面虽然人多,但是也不保暖,冷气冲着节口,滋溜溜地往车厢里面灌。

    这车里面人多,杂味也多。所以一会热一会冷的,还臭气熏天。

    不过离家越近,李和心中的欢喜就掩饰不住了,不会想着其他糟心事了。

    李和就这样手搭着椅靠,站着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把他吵醒的时候,火车已经停了.

    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钟,县城是回不去了。

    李和先是找了个摊子囫囵的吃了一碗面条,然后就近在旁边的招待所开了一间房,火车上站了一天,腿都快走不稳了,插好门栓,就倒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李和早早的起来,到公社的时候已经9点钟了。

    早上的太阳出来了,地上残留的雪,早就化光了,只有路面有点泥泞。

    洪河桥公社还是只有一条碎石头垫的街道,店铺有不少家,最阔气的房子就属于邮政局和供销社了。全镇的餐饮业,除了桥头的饭店,又多了一家面馆。

    不过马路两边的摊子兴旺了不少,卖衣服的,卖鞋子的,卖吃食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依然很残破,依然很落后,可是李和怎么看都是喜欢的,家乡的月亮比别处圆,就是这个道理。

    回到家的时候,大门是开着的。

    躲在门拐写作业的老五,一下子看到李和,开始没敢人,待看清楚了,一下子就扑过去了.

    李和把挂在脖子上的老五扒来开,“我的小祖宗,能不能让我歇会,你多大了,把包给我拎进去”。

    “我九岁啦,你都不知道”。

    李和用手比划了一下老五身高,老五倒是长高了不少,“怎就你一个人在家,他们人呢”。

    “三嫂又要生孩子了,阿娘他们都去了”。

    李和敲了下老五头,“那怀孕才四个多月,怎么被说成生孩子“”。

    老五把李和的包拿进屋里,直接就开始翻了,翻出最小号皮靴的时候,欢喜的直接套脚上了,连里面的吃的也顾不得了,“阿哥,尺码刚刚好”。

    “少臭美,怎么就知道是你的,不是给别人的”。

    老五一听不乐意了,“俺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再骗我,我已经二年级了”。

    “学校是嘛样的?”李和问。

    “嘛样的?就是天天带着一群小屁孩玩?!崩衔寤卮鸬?。

    “你自己还是小屁孩,怎么还说别人,考试期末考了多少?”

    一听到李和问考试成绩,老五直接装失忆了,“俺不记得了,等找到成绩本,俺就给你看”

    李和觉得这老五这股油滑劲,已经有那么一两层李兆坤的影子了。

    听说李和回来了,中午李梅也从婆家过来了,还拎了一条鱼。

    李梅已经明显胖了不少,面容也笑的开,明显日子过得不错。

    李和问,“孩子没抱过来我瞅瞅,我做舅舅的还没见过呢”。

    “这几天有点冲风,俺就没敢带出来,等过几天?;沟茸拍闫鹈帜??!?br />
    李和笑着说,“姐夫不能乐意啊,让姐夫起吧”。

    这声姐夫喊出来,李和总是觉得不是那么不自然,可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他就一个大老粗,能想出啥好名字,俺们家就你一个文化人,你不起,谁起?李沛的名字都起了,俺家娃咱就不能起了”。

    李沛这个名字是李和抠烂了字典,才给李隆家孩子起上的,起名字实际上是个力气活,跟学历没关系。

    “行吧,我给你想一个”

    李和抽了一根烟,又叹了一口气,长大了,就都不好玩了,他还是多么希望大姐还是像以前那样随性。

    可是李和知道,这不可能了,兄弟姐妹们各自成家立业后,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种叫尊重的东西。

    兄弟姐妹间的感情没有减少,只是互相说话都会顾忌对方的脸面,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