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军最终无奈的又把收音机拉了回去。

    李小妹来得时候三轮车蹬的有气无力,这次回去的时候是兴高采烈,这收音机可不就便宜她了嘛。

    自从陈硕走了,宿舍里陡然清静了不少,李和忽然觉得连个连个唠嗑对象都找不着了。

    高爱国与赵永奇只要闷头扎到书里,一句话都不会吭的。偶尔的几句聊天,也是问一句答一句。

    送陈硕走的那晚,陈硕倒是喝醉了,搂着李和不肯松手,“阿拉这辈子遇不到你这么好的贴心兄弟了,等阿拉混好了,绝不会忘了你?!?br />
    李和直翻白银,上辈子你就没正眼瞧过老子。

    送别那天,没有下雪,但是比下雪还冷。

    李和重重的给了熊抱,“别丧着脸,等你回来那天,哥哥开大奔接你。家里住的地址,我也给你了,不怕我离校你找不到人,记住写信?!?br />
    陈硕直接把开大奔这句话忽略了,认为是妄想,不过还是挺感动,“我会给你写信的?!?br />
    不管是一班的还是二班的,李和最终都上去交代了几句,等最终一个个上了去机场的公车,心里才有点那么不是滋味。

    学校放假的时候,何芳在第三天就走了。

    李和问李老头和寿山,“你俩有没有兴趣,去搞个皖北七日游,在这过年挺孤单的?!?br />
    两个人慌忙摆摆手,寿山慌忙摆手,“不去挤火车,我还能多活两年?!?br />
    想到火车站那汹涌的人流,寿山好像心有余悸。

    过年了,饭店也是关门了,蔬菜、肉类供应紧张,饭店很难继续营业。

    李老头说,“老于头夫妻俩,加上付霞,还有我们俩,有六个人一起过年呢,哪里孤单了?!?br />
    李和又对着李爱军给的皮靴犯难,老四、老五的有了,李隆夫妻的有了,还剩下一双是给大姐还是给老娘,这有点犯难。

    本来让李爱军做的时候,都是算计的好好的,大姐和老娘都有,可何芳看到的时候,喜欢的不得了,李和想到东北那旮旯,也是冷的很,也就给了何芳何芳一双。所以现在就少了一双。

    如果给老娘,大姐就会多想,是不是嫁出去了,就不算家里人了。虽然大姐是个大气人,可一家人都穿新鞋,把她晾开,是个人心里都会不舒服。

    如果给大姐,老娘又会不开心,李和太了解王玉兰那性子了,嘴上不会说,可说不准一有个由头,就是哭哭啼啼,给自己挂个不孝的名头。

    最后没办法,李和又到百货商店选了个黑色皮鞋,随便她娘俩自己选。

    至于李兆坤,李和压根就没考虑。

    回家的前一晚,李和反而怎么都睡不着觉了,躺在床上碾转反侧。

    烦躁的起来要倒杯水,结果水壶都是空的。

    墙上的挂钟正好是零晨2点。

    李和准备去厨房找水,结果刚开门,那个冷风啊,从秋裤裤脚往上直灌,让浑身没得一点热气。

    李和没管三七二十一,闷头扎进了厨房,拿了水瓢就要从桶里舀水。

    结果一滴也没舀出来,李和把桶一晃荡,结果发现结冰了。

    李和狠狠的用瓢砸了两下,没砸开,最后硬是用铁勺戳开的。

    打着冷颤灌了一口水之后,才慌忙回房钻进被窝筒。

    第二天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起床,一看时间都八点钟了,对付霞抱怨道,“你怎么不喊我起床,我要赶火车?!?br />
    付霞委屈的说,“我不知道你几点钟啊,我烧好早饭了,你吃点吧?!?br />
    李和没工夫吃了,拿了个包子在手里,拎了行李匆匆去坐公交车。

    行李和大多数人的行李没什么区别,一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里塞了不少东西,手上还有大帆布包,里面装了不少百货商店买的东西,还有换洗衣服。

    到了火车站,才算松了一口气,火车晚点,自己并没有误车。

    进站的时候,麻溜的把行李先从车窗扔了进去,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人扔了出来。

    扔地上被人踩来踩去,李和这么好的性格也是忍不住地上跳脚,骂道,“龟儿子你露个头,让爷爷瞧瞧?!?br />
    李和气坏了,本来从昨晚到现在,气就没顺溜过,现在还有找茬的。至于说好的淳朴呢,那是没有,单蠢的有一大溜。

    “孙子,这边挤不下了,换个口?!崩锩娴娜舜笊厍?。

    李和算是看清了那人面貌,把行李捡起来,换了窗口爬了进去。

    随手把行李放一大姐旁边,“大姐,帮我看下?!?br />
    李和的钱都在自己口袋装着呢,费力的挤进人潮,走过好几个窗口,一眼就瞅见了刚才扔他行李的那个人。

    李和看那人五大三粗的长相,更加来气了,上去就挥起了拳头,“草你妈,你倒是拽啊,草?!?br />
    密集的人群,那人腾不开地方躲,连还手的机会都没,只得用胳膊乱挥,砸到了旁边好几个人。

    “你砸到我了”

    “妈的,没长眼啊?!?br />
    有人早就看这人不顺眼了,趁机搂了几脚。

    李和最后也给重重的踢了一脚,趁着乘警没来,随着不断挤进来的人潮,又溜回了放行李的地方。

    等那人反应过来,已经找不见李和人影了。

    李和算是解了气,对帮着给自己看行李的大姐说,“谢谢啊,大姐?!?br />
    “你这小伙子,我还没答应帮你看行李呢,你人就跑不见影了?!贝蠼懵裨沟乃?,然后又好奇的问,“前面是不是打架了,听见有人叫了,乱糟糟的?!?br />
    李和买的是站票,只得在混乱中努力站好位置,手扶着椅靠,笑着说,“没,就是有个傻子没踩了几脚,痛的嗷嗷叫?!?br />
    “你说这火车每次都是晚点,就没个准时”,大姐又抱怨道。

    李和心里一乐,晚点的好啊,要不然自己说不定就赶不上火车了。

    旁边突然有人说,“该不会爆胎了吧”

    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李和好不容易等到人潮安定了下来,自己也摆正了身子,可是随着列车员来检票,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其中有一位瘦弱的姑娘,看上去不到20岁的样子,被来往穿行的旅客挤得东倒西歪。

    李和随手扶了一把小姑娘胳膊,“没事吧”

    小姑娘不乐意了,大声斥骂道,“你这人怎么乱摸啊,耍流氓啊你?!?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