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刷好牙以后,把灶台里的剩饭全部扒拉给两条狗了。

    两条狗嗅着鼻子闻了闻,动都没有动。

    李和气骂,“饿死你个狗熊日的,拉倒?!?br />
    出了门,准备到街口买一套煎饼果子。

    何芳在的时候,总是早早的起来熬点小米粥、蒸馒头、包子,煎两个盐鸭蛋。配上副食店买的榨菜,吃的舒服又营养。

    后来何芳走了,早上和李老头都在早摊子上解决。

    街口就是个摊子,摊主在这边摆了好几年了,开始,是卖油饼和炸糕,后来摊主娶了个天津媳妇,在他的油锅旁支了个饼铛,卖起了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比较贵,比油饼、枣糕贵一倍。

    摊位前排了不少人,李和之后,又排过来几个人。

    轮到李和时,只见摊主熟练的将热锅抹少许油,倒入绿豆面糊,迅速转动锅,使面糊均均分布锅的表面。

    然后打入一个鸡蛋,用铲子铲开,平铺在面糊上,在蛋液表面撒上香菜末、香葱末、黑芝麻,等蛋液表面凝固后翻面,在别一面用刷子刷上调好的酱,放入薄脆。

    四角一掀,像叠被子一样,把一个煎饼果子弄得四四方方,有款有型,卷起递给李和:“2毛5?!?br />
    李和接过热腾腾的煎饼果子,掏出一张大团结递过去。

    摊主为难的看看他,又看了看摊位上收钱的小盒子,里面零零碎碎的放了些散票子,最大面额的也不过1元——刚出摊没多久,还没多少收入呢。

    “哎,哥们快点啊,都急着上班呢”后面有人开始催促。

    “哎,你先走吧,等会我给你算,改明再给我”。

    李和回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倒是好像在哪里见过,“那谢谢,要不等我下,我回去拿给你”

    小伙子笑着说,“你忘记了,在邮局我们见过,想不到,你也住这里?!?。

    李和让道一边,让小伙子子排队上去,也想起来在哪见过了,这就是在朝阳邮局买猴票的一对兄妹,“噢噢,想起来了。兄弟,原来是你”。

    小伙子麻溜的付了两份煎饼钱,看李和还等在旁边,指着前面的路口说,“兄弟,我还急着上班呢。我家就住在那大槐树旁边,有时间给我就行?!?br />
    李和说,“行,几毛钱的事情,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我下午等你下班,给你送过去?!?br />
    李和自己不缺钱,可也不能以为别人不在乎钱,一个普通工人一天一块钱也许还挣不到呢。

    “行,随你,我大概6点下班,那我先走了”,说完就不等李和回答,就骑着旁边的自行车,一溜烟走了。

    巷子两边,居委会的老太太们就开始在张贴防盗提醒。

    年关将近,过不了年的小偷、流氓都急了,进入元旦,他们倾巢出动。

    甚至旁边机械厂的财务室都被扒了。

    “苗子,你比特务都好看!”

    李和刚拐过弯,就看到几个男孩子围着一个女孩子说话。

    李和听得会心一笑,这称赞是从电影里欣赏来的美感,在电影里面,最好看的女人就是特务。只有特务才有料,把美式军装顶起来,周身线条凸凹有致,而女革命者们则一律是平板的……

    李和又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句:你如果有半点人性,那也绝对是找黄世仁借的,倒是记不得哪部电影的台词了。

    李和这边一个人傻乐呵,倒是激怒了旁边的小年轻,骂道,“哪里来的犊子,一边玩去?!?br />
    李和懒得跟这帮子精虫上脑的熊孩子计较,为了在女孩子面前充大拿,就要踩别人脸面。

    李和说,“嘴巴干净点,小小年纪,不学好?!?br />
    三个小年轻见李和敢反呛,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子,就把李和围了起来,“你算老几?在这一片谁敢不给我面子?!?br />
    李和无奈,买个煎饼果子,都能遇着熊孩子。

    “让开,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br />
    一个男孩子潇洒的点了根烟,把两条腿张开,指了指裤裆,然后说,“来,孙子,从这里过去,爷就不揍你?!?br />
    李和说,“你们再闹腾,我可就去报警了?!?br />
    听了李和的话,几个人哈哈大笑。

    “哟呵?都敢跟你家九爷炸刺了是么?”年轻人听得李和的话,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嚣张,瞪着眼睛说道,“丫的你们都是刚来京城的土包子吧!你们也不打听打听,在咱这一片,哪个敢不给我金九爷面子!”

    李和冷笑,“我不管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好狗不挡道,废话不多说,赶紧滚一边去!再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毛都不长齐全,就敢称爷爷,你很有脸是吧?不嫌丢人?”

    几个人闻言大怒,直接撸起袖子,上前两步,正要朝李和招呼上,突然被另外一伙人踢倒在地上,发出一阵惨叫。

    冲进来的四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拳双脚专门朝三个年轻人痛处打,旁边一直笑嘻嘻的女孩子都吓傻了。

    然后不管不问的一下子跑了。

    “行了,别打了,差不多就行了?!崩詈投酝蝗还吹氖莺锼档?。

    瘦猴说,“这帮王八犊子,皮痒,不给松松皮,都不知道姓什么了?!?br />
    那开始得意的小年轻鼻血值往外冒,爬到李和身边说,“哥,我知道错了,你绕了我吧,我服了还不行吗?!?br />
    李和没再吱声,转身就走了,瘦猴一帮人看李和走了,就立马跟上了。

    回到家,李和说,“你们谁会烧水,帮我烧点开水吧,厨房在那边\'.

    瘦猴踢了一脚旁边的一个小年轻,“平松,赶紧去啊,一点眼力价没,平常在家也没少帮你老娘干活,这点活还要我教?!?br />
    “哎,那我现在就去。马上就好”。叫平松的小年轻慌慌张张的去了厨房。

    “暖壶都在厨房”,李和冲着厨房喊了一嗓子。

    瘦猴把一个本子递给李和说,“哥,你看下,这个月的”。

    李和正在吃煎饼,随手把本子就放到了桌子,没去翻本子,账本的数目,他每个月心里都有数,大部分其实看账目,也就是做做样子。

    “你们一帮人天天招摇来,招摇去,干嘛呢?害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小流氓是吧?“

    瘦猴还没说话,旁边一同过来的朱大肠倒是接话了,“哥,冤枉咱了,现在我们都是现在老老实实的,大街上遇到大姑娘小媳妇都不敢说一句话?!?br />
    朱大肠虽然现在跟在苏明后面混,但是因为之前挨过李和的揍,一直都比较怵李和,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李和看了朱大肠一眼,笑着说,“好久没见你了,你们都老老实实的,不然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们?!?br />
    几个人都回答知道了。

    不一会儿,平松水烧开了,瘦猴立马自觉的给李和泡了一杯茶。

    李和不客气的接了,看了下账本,只能感叹,抢钱也没这么轻松。这个月还是有10万块钱的利润,跟苏明平分,自己这边还是有5万块的,就对瘦猴说,“没啥事了,你们就回去吧,这个月的钱不用送过来了。你去钱粮胡同,把钱给李老头,他在那边装修房子,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就去搭把手?!?br />
    李和看着几个人走了,就开给屋子里的一些花盆套编织袋,并将编织袋扎紧,在袋上留少量气孔,方便通风。气温低了,一个不好,这些花都会冻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