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王府里的老厨子

    外面天气冷这里面也不怎么暖和。李和直接喊了几个菜然后对李爱军说道:“今儿整个度数大的?”

    李爱军把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放,顺手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了,点头同意。

    “李胖子,来两瓶老白汾!”李和对着饭店老板喊道。

    “这.....这,有点浪费了吧?”,李和的一声高呼让李爱军有些难受。山西老白汾还是很贵的,一般人是舍不得喝的。李爱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李爱军也就没客气了,在酒上来后直接便拧开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

    火辣辣后劲十足的汾酒入喉,李爱军的脸顿时变的热乎起来,桌上还没来得及上菜,他只好把自己连带李和面前的杯里的水喝下,嘴巴才感觉没那么火辣。

    “李胖子,来,给我来盘冷拼!”李和笑着对不远处的柜台喊了一下,接着说道:“酒管够,别喝这么急,不然待会我还得背你出去?!?br />
    “这酒真够味!”李爱军吐了吐舌头,不过此时的浑身热乎乎的,看来好酒就是好酒名不虚传啊,然后又继续说道,“小李,说实话,你别不爱听,你这年龄跟你性格不搭,好像看透生死似的,我是战场上尸堆上爬下来的,我就送你一句话: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来继续喝”

    “来,来,碰了!”李和举起杯子,一口闷了,没有回答李爱军的话,是啊,自己再经历一次人生,为什么要这么刻意压制自己呢,为什么不能轻松的过一个青春期呢,上辈子就是那么的苦闷,这辈子再苦闷,岂不是白白重生一次,自己压抑自己又是何必。自己又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人不轻狂枉少年。

    想通了这些,李和突然笑了,一切随其自然,按照青春期本能来。

    外面的雨下的忽然比之前大了很多,街道上的人开始跑了起来,条件好的披着雨衣骑着自行车要比打着个伞强了不知多少。

    就在雨中的街道里,一个浑身都是补丁的邋遢老头,正浑身发抖的站在一处墙角下,然后不时的抬起头看着正不停往下吐着雨水的老天。

    冷,实在是太冷了。老头一脸无奈的吐了一口寒气,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喝骂声:“哪里来的老乞鬼,快滚开这里,臭死了!”

    骂人的是一个胖老婆子,老头无奈的挪了挪地方,老婆子似乎是故意的,本来已经收了的雨伞突然嘭的又猛的一下撑开了,结果雨伞上面冰冷的雨水直接全飞溅到了老头的脸上。

    “你!”老头儿情绪有些激动,可最后还是喃喃无语。

    酒馆里,李和与李爱军再把一瓶老白汾干完之后,浑身都不在觉得寒冷,此时还剩下一瓶,李和本想打开继续搞的,可李爱军却死活不肯再喝了,并说明天一早如果天不下雨的话还要出去摆摊,不能再喝了。

    “摆个狗屁的摊子,那能赚几个钱?”也不知是否李和喝多了些,这句话忽然就这么突兀的冒了出来。

    李爱军眼神有些闪动,短暂的沉默之后忽然低声呢喃:“不摆摊,不摆摊我能又干些什么那……哈,”

    李爱军神色黯然的站了起来,拄着拐杖身子晃了晃,就要出门。

    “老,老李,下次我再来!”李和焦急的赶紧追出了出去……

    哗哗哗!哗哗哗!

    李和刚推门迎面便是一阵猛烈的冷风,外面的雨水竟越发的大了。

    “妈的!”李和愤恨的骂了声,然后急忙寻找李爱军的身形,可此时大街上除了天空落下的骤雨,哪里还有李爱军的人影。李和心里想,拄个拐杖能跑多远。

    “喝酒,喝酒误事,真她妈的喝酒误事儿!”李和连声谩骂,随即自己更暗暗定下了做鞋厂的那个决定。

    “哎呦!”远处传来一声虚弱的惨呼。

    雨幕中,李和似乎看见了一道人影倒在了地上。他以为是李爱军喝多了,直接撑起手中的雨伞奔了上去。

    待走近发现是一个浑身湿透了的陌生人时,李和没有立即转身离开,而是直接走上前蹲下了身子。

    “大爷,大爷?”李和摇了摇老人的一只胳膊。老人很快扭过来了脸。雨水洗刷着老人的脸,而老人却喊出了让李和一辈子都永记在心的话。

    “饿,小伙子行行好,我饿,我饿,我饿!……”

    李和看着老人蜷缩在雨水中瑟瑟发抖,心里忽然燃起了一股无名火。

    “大爷,醒醒,大爷,我这就带你去吃东西,吃好东西!”李和大吼着,本来很虚弱的老人,也许是因为李和的这句话,竟随着李和的托扶慢慢站了起来。

    “谢谢,谢谢!”老人不停的说着然后顺势趴在了李和背上向着不远处的老李饭店奔去。

    “哎呀,你咋又回来!”都已经是老熟人了,饭店老板以为李和是返回来给自己送饭钱的于是正想说些充门面话,不想却被李和立马打断道:“胖子,赶紧有热水没!”

    老李此时才看清楚李和背上还趴着一个人。

    “你,你,你过来一下!”李和刚把背上的老人放下就被老板一把拽向了一边。

    “你,你咋遇到他的?”老板一脸神秘且小心的远远看了一眼正趴在椅子上喘气的老人。

    李和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把先前在雨中遇到老头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也许是酒精刺激的缘故或者刚才在外面受了寒气,酒的后劲此时突然冲上来了。

    一把推开店老板朝着后面的厨房冲去。

    店老板并没有罢休而是直接跟了上去:“喂喂!我知道你小子有钱,可我还是要说一句,离那老头远一点的好!”

    “为啥,呕~!”李和刚吐了一个字便感觉胃里一阵翻腾,直接对着潲水桶吐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先吐,我先出去了!”空气中弥漫的酸臭味让店老板终于有些受不了。

    缓和了一会,喉咙深处的恶心渐渐下去了些。厨房里的小伙计递了一碗面汤给他。李和微微一笑示意了一下谢谢大口大口的开始喝起。

    当他从厨房出来时,发现老头擦干净脸,整个人除了浑身衣服有点混乱不堪破旧外,精神气竟一下子比先前大大的好了许多。

    “大爷,你要吃点啥?”李和问老头。

    老头说:“来壶你喝的老白汾就行了另外加一碗白米饭!”

    “呵呵,老人家菜呐?”李和以为老人是在为自己省钱,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却被老人的下面的话给震住了。

    “菜?他们做的那也叫菜?”老人竟阴阳怪气的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李和傻眼,你都要饿死了,你还这么拽。

    。

    “哎,走,走,你给老子滚出去!”店老板脸色极为难看,若不是看在李和的面子早就直接动手架人了。

    “哼,若不是这位小哥儿背着我,你就是抬八抬大轿我也不进来?!崩先怂档秸馐本箍家徽竺土业目人?。

    老李顿时爆发出了怒火大骂道:“滚,快滚,我看就是一个肺痨鬼,你咋就没死在大马路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