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子动态模拟法从60年代至今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了,由于该法是从分子中原子的运动模拟起,描述了键长、键角的伸缩振动与弯曲振动等,直到分子的旋转、位移等各种层次的运动行为,分子的振动光谱所反映的分子的振动行为也就因此包含在其中了.....”李和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本来只是想应付下那篇翻译稿,上台解释个十分钟,可是看着全班对自己期待的眼神,也许是心里残留的那点虚荣心作祟,最终还是不知不觉讲了一个多小时。

    有不信的同学说,“真的可以计算出振动光谱吗?”

    李和笑着说,“当然,也包括振动的频率和振动的强度,所用分子力场属于经典力学范畴,由原子的经验势函数来描述,我等会给大家整理已有的一些经验势函数,总共164个,并给出了适用的元素,以及文献来源,希望大家一点参考,这些都是分子动力学核心要素,如果将来大家要是做这方面研究就应该懂的?!?br />
    “小李子,你怎么都知道?”

    “这些都是高分子物理学,咱们学校的理科馆藏还是比较少,我建议大家可以去华清的图书馆看看,我所知道的都是从华清的图书馆看的?!倍杂谡庑┖闷姹Ρ?,李和只能这么应付,不过还好,这些都属于基础物理,并不是所谓的超前。

    李和又不得不感叹与国外脱节的严重,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导致教材的脱节,这些理论其实六七十年代已经发展起来,中国没有能做到及时的信息更新。

    当然基础物理的差距以后都会随着与国外的交流逐渐缩小,但是应用物理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变的,每个实验室的建立都需要巨额资金的投入。

    远远的就看见苏明站在花坛上抽烟,李和出了教室,自己点了根烟,重重的吐了个烟圈,问道,“你闲着没事,乱跑啥”。

    “哥,你真牛,你在台上讲的,我一个都听不懂”。苏明听不懂这些,肯定一般人也看不懂,但感觉很牛逼的样子。

    李和无心在苏明面前炫耀,跟给瞎子看没两样,直接问,“啥事,直接说,我马上要去食堂吃饭了?!?br />
    不趁着人少去,食堂人挤人可不是好受的。

    苏明见李和不耐烦了,赶紧把话说了,然后问,“你说这磁带能做不?”

    李和说,“不是能做不能做,而是敢不敢做。跟你练摊做个体户不一样,你要是做磁带厂,就涉及到雇佣问题,你就要找个集体企业挂靠,你找的着吗?”

    其实更严格来说应该叫联营,个人跟乡镇街道所属企业一起合作,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为“集体企业”,但是乡镇街道必须占有股份。

    根据中央提出的“轻工业靠联合“指示,上海跟常熟一带开了先河,地方出台了政策,有了一大批私人性质的轻工企业,最出名的就是上海造纸工业公司和常熟的服装作坊,等到1985年费孝通去常熟考察的时候都吓了一跳,给了一个“衣被天不”的题词,赞誉常熟服装工业的兴旺发达。

    挂靠这个词其实在八十年代末九十代初兴起,本身包含联营的意思,但是乡镇街道可以不占有股份,私人只要交上几千块钱,就可以戴个红帽子。

    一方面是因为乡镇街道的财政普遍吃紧,另一方面是因为私人企业的发展有诸多限制,需要有个依靠,好绕过各路神仙小鬼,跟当时整个的社会环境有关。

    后来有些私营企业摘掉集体企业帽子的时候,也确实在产权和资产界定的时候有了分歧,多了许多麻烦。

    李和倒是不怕这些,盗版顶多也就是十几年的黄金期,等到政府开始关注版权和知识产权的时候,也就成了过街老鼠,自己搂草打兔子,到时候空壳子谁爱要谁拿去。

    苏明嘿嘿笑道,“哥,你忘记我姨是干嘛的了?”

    “忘了,直接说”

    “崔各庄的村主任,不要说是亲戚,等于是给他们白送钱,他们还能不乐意?”苏明似乎胸有成竹,不过有点犯难的说,“那磁带好做不,这可是高科技”。

    李和说,“什么狗p的高科技,有刻录机、塑料板、磁条就行了。关键这些东西不好买啊,特别是塑料板和磁条,这些可是计划内物质,没批条,你上哪整?”

    苏明立马就蔫了,“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不过....”

    苏明立马又精神了,“哥,你赶紧说,不过什么?”

    “就是把厂子设在深圳”

    “然后让于德华那老小子给咱到香港弄材料?”苏明问,他也见过几次于德华,不过不怎么瞧得上。

    李和笑着点了点头,“你设置在京城,往来运输成本可就拉高了,而且很难形成规模?!?br />
    “哥,这可是一年几百万的生意....你再想想办法?”

    李和摇摇头,“要么就放弃,要么就去深圳,没其他招,别想着倒批条,那不是长久之计?!?br />
    李和是希望苏明南下的,毕竟这两年苏明的风头太大,万一有什么莫须有也是躲不掉的。

    苏明说,“那我想想,我这要离开京城,我这里的生意谁管啊....我再想想”

    李和没再管苏明,看着马上要下课了,麻溜的就往食堂方向去。

    下课铃一响,所有学生都会一窝蜂似的往食堂跑,就为能少排一会儿队,如果排在队尾,至少要等二十多分钟才能进食堂吃上饭。

    陈硕他们看到李和跑了,也麻溜的跟了出来。

    如果是自习课都会提前溜号。

    国庆节来的时候,学校给了三天假,虽然还没有什么法定假日的说法,放假基本都是约定俗成。清闲的机关单位能整个双休日出来,至于厂矿企业,一周也能休息一天或者有调休、轮休。

    虽然开学不到一个月,大家却都深深的感觉到了压力,过的太累,有同学提议出去踏青旅游。

    这个话题一出来,班里炸开了锅,有的说去中南海,有的说去香山,有的说去承德。

    意见没法统一,最后还是投票,一致决议去香山。

    赵永奇用胳膊拐拐李和,“你去不去?”

    还没等李和回到,王慧最为后勤,过来统计人数,“小李子,去还是不去”。

    李和一想,好像宅的时间有点长了,直接说,“不能脱离群众啊,当然去啊,必须去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