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李和食堂吃完饭出来时候,遇着何芳,何芳直接就问,“校长找你什么事?”

    李和就把和周校长的对话情况说了下,问道“你帮着想一下,这里面什么意思,我怎么就琢磨不透?”

    何芳边走边说,“哪里还用想,估计中意你了,要你留校任教”。

    “啥玩意?”这个可是李和连想都没想过的,此时心情不是高兴,也不是为难,而是莫名其妙。

    何芳说“领导征求你的意见,不是真的广开言路,而是在寻求同谋,领导表扬你,不是因为你真的干的好,而是在笼络人心,领导夸你无惧无畏,意思吧就是......“

    李和催促道,“赶紧说啊”

    何芳说,“意思就是你是个愣头青,他需要个搅局的,跟他又能站到一边的,而你就恰恰比较合适。学校派系里的事情,我也是不是太清楚。如果校长没说错,你又没听错,校长意思大概就是要你留校了。而且早不找你,晚不找你,偏偏等你考试成绩出来找你,你高数考了第一,物理专业课也不错,完全符合留校条件了。这时候找你,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李和听完何芳的话,也必须对她的这种分析表示赞同,同时又对自己智商被碾压这种事情表示无能为力。

    在政治觉悟这种事情上,李和连何芳都比不了,毕业了要是真是进了机关单位还不被人玩死。

    同时又想起上辈子,在军工单位自己作为打酱油的小透明都生存的何其艰难。

    中国是精英政治,从基层爬到金字塔,要有智慧和手段,要不只有把自己玩崩。

    哪怕做秦桧和高俅这样的人,没点本事,也会让人咬的骨头渣都不剩。

    中国可不是美国这样的金钱政治,有钱就行,老布什任期到儿子小布什可以接着选,克林顿下台了媳妇希拉里继续选。

    也不是韩国这样的财阀政治,老子朴正熙下台了,闺女朴槿惠还能有能耐上。

    李和越想越觉得从政需要天分,而自己明显没这方面天分。跟写作,演戏,唱歌一样,都得要天分,努力可以有成绩,但难有大成。

    如果再按照上辈子的轨?;氐骄さノ?,李和也是不乐意的了,再仔细一想,进入涉密单位,离职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哪怕最终离职成功了,去个香港估计比出国还难。

    上面的两条路一堵死,李和想着,好像留校任教也不错,时间自由,每年还有几个月带薪休假,还可以随时离职。

    如果真是留校,也就一准答应了。

    这一学期的学习气氛又陡然不一样了,出国留学能争取的名额可都是集中在这一年,有对象的也顾不得谈恋爱了,恨不得天天搂着书本睡觉。搞对象的,好过,吵过,为之怦然心动,也为之全情投入过。

    单身跟出国相比,什么都算个球。务实一点的认为不过是荷尔蒙之间的相互吸引而已,别的什么都没有。不过想想也确实什么都没有,知音体小广告还见过长什么样呢,少女之心都还没看过呢,看个琼瑶都是偷偷摸摸呢。现在大学管的不那么严。男生可以自由进出女生寝室,只要不太离谱,辅导员基本也不过问??梢泊永疵患鍪裁词?。

    课业依然还是重的吓人,每天8节课,晚上还有自习,都是一堆的油印纸作业,百十道题。像陈硕这种一心要出国的,晚自习前就能把作业做完,然后把时间放在学习英语上,像赵永奇这样的也就当天完成,像李和这样懒一点的,一天拖一天,临时抱佛脚。

    总之似乎没有半夜12点之前睡觉的。

    陈硕一脸摊在桌子上,叫骂道,“英语能让你与鬼佬交流!地理能让你不至于迷路啊??墒鞘С嘶俚粽鋈松鼓茏鍪裁窗?!你用函数买菜??!你去黄鹤楼还去算长江里的船距离你多远??!我用曲面公式打篮球??!”

    咆哮声越来越大。

    高爱国笑着说,“同志,五讲四美,注意语言美??!”

    李和说,“男人就应该象自己的小弟弟,关键是时刻硬的起撑的住”

    对李和这种污段子大家也早就习惯性免疫了,赵永奇说,“可千万不能再小姑娘面前说,不然真就是臭流氓了?!?br />
    李和似有感悟,“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没文化?!?br />
    赵永奇说,“时代进步了,考学也不容易啊,我那会,有人考试遇到不会做的题,就写语录,没有人敢打叉?!?。

    几个人看着赵永奇笑坏了,虽然赵永奇是一本正经的说的。

    赵永奇说,“我说的可是真的,你们笑什么?”

    还没等大家回答,宿舍门被推开了,一个女生探着头喊道,“等会要查宿舍卫生,赶紧的收拾啊”。

    这把只穿着小裤衩子的高爱国紧张坏了,不满的道,“王慧,你以后进来能不能敲下门,太吓人了?!?br />
    王慧进来毫不客气的坐到床中间说,“大家都是革命同志,英雄儿女,你还搞男女有别封资修那一套啊?!?br />
    陈硕笑嘻嘻的说,“就是,就是,高爱国同学这觉悟还有待提升。

    王慧同学,你放心,我们会严肃批评教育他的?!?br />
    王慧是系里的生活委员,平常管男女宿舍的卫生,发放学校粮票和铺贴,突然对李和说,“都知道你英语好,这一期的nature有一篇关于氢原子频率标准的大家看着头晕,很多专业用语,用词典都对照不上,大家就让我来问下你,能不能帮下忙,不需要全翻译,只要是生僻的给我们做下备注就行了”。

    Nature杂志一直是科学研究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媒介之一,也是科学研究成果报道的前沿阵地,是物理学研究人员梦中的天堂,毫无疑问是国际上综合类的、研究型的学术期刊的第一。

    李和说,“史密松宁天文台发表的的?”

    王慧笑着说道,“对,原来你看过了,这我就放心了,Vessut博士前几天受邀去了燕山科学技术公司做了学术报告,华清就去了不少人,我们学校就一个没有,你说这不是区别对待吗?“.

    李和最近刚好闲的长草,也就不推迟了,笑着说,“那可以,我明天去图书馆外文期刊室抄一下,抄好了给你。不过人家华清物理跟咱侧重领域不一样,人家侧重的分子原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航天航空这一类,咱就是侧重电磁学和机械力学,人家去听讲座是专业对口?!?br />
    王慧道,“你还帮他们说上话了。不用到图书馆了,我们自己到中外书店买的杂志,我等会给你送过来?!?br />
    王慧走后,宿舍四个人就开始清扫宿舍,所有的东西就失去了原来的实用价值,垃圾桶不能放垃圾了,桌子上不能放书本了,床上不能放被子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