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头把一封电报递给李和,“你的”。

    李和接过一看,是于德华,心里感叹这老小子速度够快的,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在东莞找到了愿意服装代加工的厂子,电报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具体内情还要见面才知道。

    见李和喜形于色,李老头道,“那小子的不可全信,但也坏不到哪里去,你自己注意盯着就是了?!?br />
    李和道,“你都知道了?”

    “于老头不说,你就对准蒙我一人是不?”李老头有点不高兴。

    李和慌忙笑道,“我不是怕你知道我卖了翡翠生气吗?”

    “家里有多少东西,我能不比你有数吗?少了东西我能不清楚?我也不生气,卖贱了,将来哭的是你,我生气我犯的着嘛我,不过还是那句话,玉石你可以动,其他的可别乱卖,好东西不能由着你糟践啊”,李老头固执的说道。

    李和点点头表示答应了。

    何芳跟付霞已经搬走了,按照何芳的话说,自己的地盘由着自己折腾。

    李和跟李老头不得不每天过去吃饭,偶尔早上不想过去了,也就自己俩人买个油条包子。

    李老头感叹,“咱爷俩过个什么劲”。

    李和表示不认同,“没他俩,咱俩也方便,满宅子光屁股跑都没事,再说,你以前不也自己一个老光棍吗,瞎矫情个啥?!?br />
    李老头嘿嘿笑道,“这不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嘛”。

    开学这天,李和骑车带着何芳还是早早的来到了学校。

    突然间就大四了,不光李和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就是旁边的同学都觉得诧异。

    陈硕感叹爬在桌子上感叹,“哎,哥哥我对着镜子虽然一直都不愿意相信,这么快就已经人到中年,可眼角那浅浅的鱼尾纹,鬓角偷偷长出的白发,一脸的沧桑,都用嘲弄的眼神告诉我,青春早已走远,那些热情奔放的岁月,已经变成了残留的回忆,一颗饱经风霜的心......“

    这是实话,班里不少人都是三十岁朝上了,不过李和还是赶紧打断,“停,停,赶紧说重点,所以呢?”

    “阿拉当然要抓紧时间出国啊,青春的尾巴都没抓住,再不抓紧三十而立,岂不废掉了,一定要立起来啊。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我才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经历,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李和撇过头,懒得再跟他鬼扯了,转头问高爱国,“最近有啥新闻没有?”

    “有关于我的?开玩笑”李和不相信。

    高爱国说道,“我开你玩笑干嘛,你以为我是陈硕???”

    陈硕不满的道,“你俩说话非扯我干嘛,我在你们眼里那么不靠谱啊”。

    两人一起认真的点了头。

    “别打岔,继续,关于我啥新闻?”

    “优秀党员,三好学生,高数第一,都是你,你说算不算新闻?不过你小子可以啊,那么变态的题目都能满分,还提前交卷,反正你?!?,高爱国直接回答道。

    李和切了一声,不当回事,这种虚头巴脑的称号除了能在档案里多几行字,简直是一无是处。

    刚上完两节课,李和趴在桌子正准备给草稿上的猪八戒加个耳朵,发现一只手在轻轻敲击自己的桌面,抬头一看是章舒声。

    冲着李和使了个眼色,立马就转身出了教室。

    李和跟在身后出了教室,教室里传出一阵交头接耳的嗡嗡声,都在好奇找李和出去干嘛。

    “你跟我去趟校长室,等会去了说话注意点?!?,章舒声看旁边没有人,转过身说道。章舒声刚刚升任教研室主任,正是一帆风顺的时候,自然不希望李和再闹幺蛾子。

    李和赶紧拍胸脯打包票,自己又不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在校长面前得瑟,“那绝对不能,你放心吧?!?。

    “那就好”

    李和不用猜都知道,无非是上学期那点事,是好是坏,李和也没放心上。

    章舒声到校长门口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开了门,就示意李和进去,然后就直接走了。

    周校长抬起头,对着李和笑着道,“李和同学,请在那边先坐下,等我十分钟,我把手头忙完“.

    不等李和回应,继续闷头在桌子上,一只手在翻文件,一只手拿着笔在不停的写字。

    李和先是第一眼看到椅子,可转念一想,领导们通常都有忘我工作的精神,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想起自己呢,不知道等多长时间呢。

    转头一看,旁边还有一个软靠沙发,还是沙发舒服点,走过去直接坐下了。

    屁.股有点疼,可能是底下弹簧坏了。

    不断的沙发上挪动,终于一个找到了舒心的位置和姿势,呆呆的无聊的看着天花板。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敝苄3せ顾闶厥?,李和看了看时间,十分钟不到。

    李和问,“不知道喊我有事没有”

    “了解学生思想状况,关心学生,也是我职责的一部分?!敝苄3っ蛄丝诓?,“来了学校这么长时间,有没哪里有哪里不适应?!?br />
    “谢谢你关心,都挺好的”

    周校长继续道,”你们明年就要分配工作了,有没有想过做什么,可以自由说,敞开了说?!?br />
    李和可没把这话当真,套用标准答案最保险,“当然是服从组织上分配,从基层做起最好了,个人自然要服从大局?!?。

    周校长从上到下打量着李和,又把目光转移到他的脸上,看了一会儿,这才说,”你倒挺滑头,你上次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现在反而缩手缩脚了,我要听你实话?!?br />
    李和倒是心里揣测了,这样不依不挠的套自己话,到底是为哪般。

    上辈子没打过交道,脾气性格自己根本不了解,乱说话就是作死了。

    李和倒不是怕什么,只是不想再莫名其妙的得罪人,硬着头皮继续道,”你也知道,周校长,我还年轻,没经历过世面,其实很多事情还没想明白过,更不用说毕业分配这么大的事情?;剐枰嘞蚰闱虢獭?。

    周校长叹口气道,”我倒是还想见识下那天那个场上无惧无畏的小伙子呢?!?br />
    李和说,”你见笑了,那是无知无畏罢了“。

    周校长摆摆手,”行了,回去上课吧,好好学习“。

    ”那谢谢你,我先走了“

    出了办公室的大门,李和还在想话里话外的意思,看重自己?那是不可能的,这里可是英才翡翠之地,自己还没那地步。

    整自己?那也不至于,还不如直接开除来的简单,没必要绕这么多弯子。

    想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李和只能感叹自己没有搞政治的天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