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磨剪子来——锵菜刀”,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吆喝,既要有规矩又要有欣赏性,乱喊不行。在人家大门前吆喝,要拖长声,既让隔了好几进院子里的人听见,又要透出优雅,不能野腔野调地招人烦;在闹市上吆喝,讲究音短、甜脆、响亮,让人听起来干净利落,一听就想买。

    等李和拿只瓷盆开了院门,阳光已擦着东墙头照到西墙的一排葡萄架上,第一缕阳光照在葡萄叶上都在发光。

    打开收音机,调到戏剧频道,豫剧唱腔就在院里飘荡。

    河南的戏曲文化这是经历了多少风雨历史的文化沉淀才能在今天做到这样的沁人心脾。

    李和不止喜欢豫剧,包括四平调、京剧等都是听的爱不释手。本来就没多少爱好,猛然喜欢一样东西,很多时候就像抽大烟一样,一旦迷上了就很难戒掉。

    听懂了以后特别有味道,会唱的话更是劲道十足。

    早也盼晚也盼……

    今日痛饮庆功酒……

    随着时代发展,喜欢听这些老派的越来越少,当然每个人都有和欧巴一起去看雷阵雨的自由,但也别埋汰传统的东西,觉得是鸡肋。

    霸王别姬里有一句应景话:别介,都是下九流,咱谁也别嫌弃谁。

    何芳对李和这个爱好感到不可思议,好像觉得戏曲就是老头老太的闲来无事的消遣。

    何芳给李和的瓷盆里倒了水,递了毛巾,又道,“你折腾明子来干嘛?我那房子随便刮个腻子粉就成?!?br />
    李和一愣,“明子来了?”

    何芳没好气的道,“人家5点多就来了,跟他两个朋友,二彪还有一个瘦高个,我真记不得名字了。骑了三轮车给我送了一个大的床头柜,还有一个大衣柜。搬进去后,我让他们在客厅喝稀饭呢?!?br />
    李和抹好脸,把毛巾直接习惯性扔到盆里,“那叫瘦猴,全乎名叫啥我还真不知道。没事,人多力量大。中午烧顿好的,犒劳他们几个就行,喝点稀饭,咱就走吧?!?br />
    何芳想了想道,“那我给他们一人买一条大前门吧“.

    李和默认的点了点头,大前门也是不差了.

    瘦猴正蹲堂屋门槛上喝稀饭,手里还拿了一截大葱,见李和进来,站起来道,“哥,你也喝点?”

    “你有椅子不坐,蹲门槛干嘛,多吃点”李和其实也喜欢蹲门槛吃饭,在农村都这样,大家可以相互比较各家的饭菜,讨论一些家长里短,就跟现在路边吃烧烤性质差不多吧,带有交际的功能,当然也不排除嫌弃屋里热。

    也有一说法是蹲门槛摆碗给讨饭的看的,年馑饥荒的时候,会有许多的讨饭的路过,让讨饭的知道你看我碗里都是空的,自己都吃不饱了,你去别家看看吧,大家就都不需要费口舌了。

    讨饭的人临近中午只要看见哪里炊烟就往哪里去,只要有炊烟就有饭吃,只要炊烟升起来,距离吃饭的时间就不远了。那是个过来人永远也忘不掉的年月,多许多人蜡黄的脸上都布满了忧愁。

    李和见二彪和苏明面前一堆的鸭蛋壳,放盐蛋的篮子也空了,“你俩继续吃,我再去拿”。

    二彪倒是机灵,立马筷子一放就跑去厨房拿去了。

    “腻子粉什么的都买了?”李和问苏明道,又给自己盛了碗稀饭坐了下来。

    “东西都齐全了,等会就能开工?!?br />
    “店里生意怎么样?”李和除了前两个月看过一次账本,后面的倒是没过问了。

    苏明听到李和问起这个,有点兴奋的,低声道,“不比批发少挣,单价高啊,零卖一件比批发十件还挣得多。昨天纯挣了2300多,那一个小姑娘顾不来了,我已经让他们留意了,再从乡下雇个人来?!?br />
    李和也没觉得惊讶,店里的衣服不但款式新,而且颜色靓丽,同样的红色,就比国营厂出来的色卡正,通俗点说就是颜色正,没色差,所以肯定是不差卖的.

    吃晚饭,就一起去了何芳的房子,其实现在才发现,路途并不远,熟悉了路,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情.

    二彪和瘦猴上了房顶,把烂了的瓦块丢了下了,重新铺了新挖.

    李和带着苏明把屋里碍事的家具抬到边角,方便干活.

    而何芳和付霞头上戴着报纸卷成帽子,手里拿了铁锹把墙上要脱落的墙皮铲下来.

    因为没有油漆,墙面是不可能做封底处理了,李和就直接用卷筒裹了腻子粉在墙面刷,不平整时,又用白乳胶勾兑石膏粉进行墙体的找平,不是太专业,刮得太厚,至于开裂不开裂,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看来专业的事情还是专业人士来做,现在装修也弄不出名堂,以后还是需要重新做,李和最后直接对何芳道,“还是把你们睡觉的卧室粉下吧,屋顶不漏雨就可以了,其他以后再整,以后请个专业的师傅来,咱这半吊子肯定不行.“

    何芳想了想道,“行吧,就两件卧室弄下吧,我跟付霞一人睡一间.“

    这样效率果然快了不少,临近中午的时候,付霞回去烧了饭.

    吃完中午,都没休息,直到把所有的墙面粉了一遍,屋里的垃圾清理干净,就这样都到五点钟了。

    所有人的衣服上都是腻子粉的斑斑点点,何芳看着苏明几个人,不好意思的道,“哎呦,衣服都给你们弄脏了,你们回去换洗了吧,穿你李和衣服.“

    几个人连忙摆手,表示不用,苏明笑着道,“咱就是倒腾服装的,还能差衣服穿了,晚上回去换一样.“

    何芳就不在计较,”腻子粉的材料钱给你“。

    “姐,骚我呢,咱谁跟谁”

    李和看两个人推来推去,没完没了,直接道,“明子,拿着吧,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晚上何芳算是拿出了看家本领,好酒好菜必是不能少的。

    喝酒的时候,何芳更是不客气,按照顺序先给二彪敬了一杯酒,“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喝完,你随意”

    说完就一杯直接闷下。

    二彪跟瘦猴,自觉不愿在面前落面子,也是直接喝完,然后回敬,心里嘀咕,老娘们还治不了你,可每人半斤以后,就感觉喉咙堵住了,只能活生生硬挺着。

    苏明知道何芳酒量,不敢硬挺,装作不胜酒力,偷机?;?。李和在旁边吃菜,装作没看见。

    几个人一直喝到九点多钟,一从院子里出门,二彪赶紧跑几步,在一个拐角直接哇的一声吐了,歇了口气,用袖子擦了嘴,哭丧着脸道,“这娘们也太能喝了....“

    苏明给二彪递了根烟,笑着道,”你以为呢,吐好没有?好了,就走“

    李和插好门,给何芳倒了杯水,”你可没少喝,没事吧?!?br />
    “没事,他俩还不行”何芳接了杯子,到院子簌了口,抬头仰望,一轮明月高挂天空,旁边几缕白云悠悠飘过,问李和道“小李子,你看月亮和白云象什么?”

    “…呃…就是月亮和白云呗,还能像什么…”

    “切!一点想象力都没有!像~涮羊肉的汤锅?。?!对了,你答应我的涮羊肉,到底什么时候去吃???”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