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要去买一些教辅资料,只有就近去花市新华书店了。

    李和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没有找到所谓的教辅区,其实打根还没教辅这个概念。

    看到几个孩子围在一个小拐角,都在捧着书看。

    李和过去看了一下,是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主编的《语文辅导》之类的,而且是灰皮书。

    也没得挑选,就数理化拿了一个全套,又拿了一本所谓的《新语文作文》。

    李和可不敢拿什么课外书给老四看,用来提高作文,老四性格本来就是个跳脱的,再看点杂书说不准就出格了。

    高中升学考试作文都是标准套路,要符合主题思想,但凡有一点出格的,一准就是个零分。

    李和又不自觉的感慨,到处是发财机会啊,要是自己写教辅,写不定还能得个中国教辅教父的名头。

    力凡的大佬伊明山不就是靠这个发家的吗。

    何芳把李和拉到柜台,指着柜台里的钢笔道,“你看金星的呢,要不给小妹买一支?肯定喜欢?!?br />
    也许大部分人只知道“英雄”或者“永生”,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大家认可的最好的钢笔还是金星。

    男女情侣就多以“金星钢笔”作为定情信物。包括一般电影中男主角送给女主角的通常都是金星钢笔。

    在大哥大没出来之前,口袋里插一支金星钢笔,都是土豪的象征,有点身份的领导干部口袋都要插上一支。

    售货员看着李和在那发呆,不满意的道,“金星,55,买不买啊,别挡着道,后面还有人买呢?!?br />
    李和想了想对何芳道,“算了吧,不买,那么个小孩子用着这么贵东西太招眼?!?br />
    可不是太招眼吗,一支钢笔就抵得上普通工人几个月的工资,一个小孩子拿在手里总归不合适。

    “包起来,我买了,给我选个漂亮的盒子。要那个紫红的盒子?!蹦闹畏贾苯哟涌诖颓刍踉?,没理会李和的话。

    李和无奈,只得道,“你自己用吧,她一个小孩子,用那么好干嘛?!?br />
    何芳把包装好的钢笔拿在手里,不屑的道,“你哪知道小姑娘的心思,哪怕在学校里不好用,放在家里看着都是高兴的?!?br />
    两个人又买了一些作业纸和草稿,才去结账,这次李和结账,总共也才3块8毛钱。

    去邮局寄东西的时候,何芳执意要把钢笔一起塞到包袱里,“我送她的行不?”

    二话不说,把钢笔盒子塞到了包裹里面。

    李和顶不过,只得又填了个电报,交代老四不得带到学校去。

    其实老四倒是不必交代太多,一辈子都是个省心的,起码在读书这个事情,李和一辈子没为她操过心,李和参加工作后也只是每个月给他学校寄个5块生活费。一路上初中,升高中,都很顺当,虽然后来只是考了医科大专,但是在八十年代,一个姑娘家能考上大专也是轰动十里八乡。

    最操心的肯定就是老五了,只寄希望这辈子能磨磨那性子,是再好不过的。

    回到家的时候,李和渴死了,桌子上拿了茶壶,茶壶里灌得是李老头的冰镇酸梅汤,只是如今搁了小半日,已不在冰了便是,随手给小碗中倒了小半碗,一咕噜的喝光了。

    何芳进了厨房想用肉末,胡萝卜做个什么菜,结果没有胡萝卜,只得切了黄瓜丁,把肉末先炒进锅里,然后把黄瓜放进去。

    何芳对付霞道,“你把我堂屋的几个编织口袋拿到厨房来,里面有我从家里带来的吃的,咱晚上吃?!?br />
    付霞拿过来的时候,何芳直接把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了,“这是野猪肉,我切一块下来,剩下的你用盐水抹一遍,要均匀了。挂到葡萄架子底下就可以了,还可以晒几天,哪怕入冬了也能吃,不怕坏”。

    李和看到这么大的野猪后腿,猛然吓了一跳,“这猪可够大的?”

    何芳得意的道,”我们那山上的黑熊,野猪,狍子,马鹿海了去了,飞龙等一些小动物就更不用提了。猎人每次打猎的时候都要牵上十几条到二十几条的猎狗。东北森林中最大的野猪有500公斤以上,就是所谓的“千斤猪”。通常野猪比狗熊可怕多了,只要不是一枪毕命,野猪会瞬间冲到你面前……“

    李和不信的道,“糊弄鬼呢,野猪比狗熊厉害?”

    何芳鄙视的看了李和一下,”没见识少说话,野猪厉害之处不只在于它的獠牙,而且是因为它的皮,就野猪皮最恐怖,是和肉长在一起的,需要用到一点点割下来,而且野猪喜欢在松树上蹭身体,皮上就沾了不少松油,然后再到土地上打滚,所以野猪的皮就象盔甲一样?!?br />
    晚饭做好的时候,何芳酒也不愿意喝了,饭明显吃不下,只是随意扒拉了两口,“哎呀,不行了,不行了,上下眼皮斗架呢,我要赶紧去睡觉了?!?br />
    李和跟李老头碰了一杯,又得意的看了何芳一眼,“来,咱爷俩喝,光牛皮吹得响没用啊”。

    付霞低着头,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芳啪嗒筷子一拍,拿起桌子上的酒,眯着眼睛道,“那比划比划,谁先跑谁王八蛋小狗”。

    李老头不想惹祸上身,笑呵呵的道,“你们年轻人喝,我年龄大了,要早睡了?!?br />
    付霞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借着去厨房的借口,也一溜烟跑了。

    李和急忙把何芳手里的酒拿下,笑道,“别啊,你看,你刚回来肯定累了,喝酒伤身,对身体不好?;故歉辖羧ニ醢??!?br />
    “不是你要跟我叫阵吗?”

    “开玩笑,纯属开玩笑。你看我现在不是为你身体着想,不让你喝嘛”

    “真的?”

    “真真的...“

    何芳就没再搭理李和,把面前的几盘菜直接端走了.

    李和大叫,“哎,我还没吃完呢.“

    “我也是为你好,晚上吃多了不消化,对身体不好.“何芳头也不回的去了厨房。

    何芳进了厨房,把菜放到案子上,看到付霞在烧水,“水我来弄吧,你还是端给你李哥吧,再给他带个盐鸭蛋过去”。

    付霞脆生生的应了声好。

    李和就

    高考刚恢复时很多人都是急忙忙拿起书本,考题也不出教材之外,有时靠天份就可以冲进大学,高考走过了三十年路程,现在想进一流名牌大学,光靠天份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总的趋势是第一流高校纯农村或纯下层家庭学子越来越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