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正在播报法国连续降雨的新闻,据说降雨量破百年记录。

    李和自然就联想到了波尔多的葡萄,波尔多的葡萄酒。

    由葡萄酒自然都会联想到1982年。

    1982年不是一个什么特别的年份,但是肯定是中国人听到的最多的一个年份。

    “来瓶1982年的拉菲”,这是在电影、电视剧、小说里的必备装比台词。

    拉菲1982简直是港产片里大款的标配,从周润发的赌神到陈浩南的古惑仔,从有钱二代少爷到上市公司高管,只要到夜场、饭店,开口就是拉菲,还是1982的。

    “我漱口都要拉菲啊,82年的”蛋卷强在《放逐》里面的这句台词,真心阔气炸了。

    古惑仔里陈浩南谈生意,开口就要点几瓶拉菲82年的,还要记账。

    或者经常性的镜头也有男人带女人进高级餐厅吃饭,也是必点拉菲1982,还指定要醒酒两小时。

    感觉霸气有没有。

    这可能是广告史上最成功的广告植入了。

    当然这玩意存货很少,买假可能性比较大,运气好的话喝到烟台的,运气不好喝到东莞的。

    天气已经凉爽起来,可是最近荷尔蒙工厂产量高,天天晚上睡不着觉,烧得直挠墙。

    所以天天没事,李和总要找点事情干,发泄点精力,治疗青春期躁动症。

    把这时段的新闻听完,李和就准备去新华书店,买点初三的教辅资料和学习用品。

    不知不觉家里老四开学就是初三了,而李和自己就要步入大四。

    刚把收音机关掉,突然大门啪啪响。

    李和白天都喜欢把门插上,主要是因为两条狗太闹腾。

    家里的两条狗在家里是乖巧的不得了,可只要放出去了就会到处跑。

    毕竟已经是大狗了,万一被附近哪个跑来跑去的熊孩子惹毛了,好像后果很严重。

    一开始也尝试拴起来,可是听到那委屈呜咽的叫声,不光李和不忍心,就连李老头也不忍心。

    说一千道一万,在城里确实不是太适合养大狗。

    “你瞧我这急脾气,我准备再数三声,再不开门我可就要砸门了?!?br />
    李和开门一看是何芳回来了,拎着大包小包,头上的汗把头发都粘住了,又忍不住嘴巴开始犯贱,“要不咱再重头来一遍?等你砸够了跟我说一下,我再来开门,我先去睡觉!”

    说完就要关门。

    何芳一脚抵在门上,“赶紧的,包给我接过去,累死我了”。

    李和顺手把包接过,“你回来的倒是蛮早的,不在家多待几天?”

    “家里呆了有发霉没有,呆不下去了,可是一离开吧,又特别想家?!焙畏几战吞吹接婀吹母断夹ψ诺?,“妹子,能不能帮姐烧点水,我去洗个澡,浑身臭乎乎的?!?br />
    付霞手里正拎着茶壶,笑着道,“姐,那我先给你倒杯茶,你解解渴?!?br />
    李和把茶壶接过来,“你去烧水吧,我来伺候何大小姐”。

    “哎呀,我感觉到处都不一样了,到处都是鲜活的,快乐的?!?br />
    李和把茶杯放在何芳跟前,自己又拉了把椅子坐下,“我说,你改行当诗人了?”

    何芳瞪了李和一眼,“我就知道从你嘴里听不出好话。我意思是说这一路火车过来,气象都不一样了呢。虽然人吧,你看穿着还是一样的衣服,可是那人哪里不一样了,我就是说不出?!?br />
    “精气神不一样了?”,李和接话道。

    “差不多那味道吧。就是人吃饱肚子了,都有精气了吧。你说说搁前几年,咱那旮旯那么个大粮仓,那么多粮食,全部上交,然后再分配很少的口粮,农民自己种地居然吃不饱肚子,不是活笑话吗?”何芳气愤的说道。

    李和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叫全国一盘棋,统筹统销。你自己心里明白的很,跟我嘀咕啥?再说你好歹是个城里商品粮户口,可比我强多了。该抱怨的是我吧?”。

    “全国一盘棋”,是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的形象表述,再直白点说,就是全国人民一起吃大锅饭,要穷一起穷,要富一起富。

    所有的社会资源,粮食、原材料、矿产,这类最基本的东西,都是国家统一征收,统一按照比例分配。

    东北地区的各种矿产,粮食,石油,煤炭,木材资源丰富、产量又多,可人口少,按照比例来分,当然绝大部分给了全国各地。

    本来东北按照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产出和资源,不但能吃饱饭,还有富余,偏偏要和全国人民一起吃大锅饭,东北人民能没怨言吗。

    所以只有理解了时代的背景,才能理解小平同志的伟大之处,他提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先富肯定能带动后富,但共同富??隙ú皇瞧骄辉?。

    何芳噗嗤一笑,“好吧,你委屈,不过那时候我们家三个孩子,就我老娘一个人工作,哪里够吃。跟你比也好不到哪里去?!?br />
    付霞进来道,”姐,水烧好了,你来洗吧?!?br />
    何芳促狭的捏了捏付霞的脸蛋,“我咋没发现,妹子越来越水灵了呢?!?br />
    付霞不好意思的低了点头,“你就会取笑我?!?br />
    李和见没自己啥事,就对何芳说道,“我去新华书店,买点东西。你自己洗完澡,就上床躺会?!?br />
    “你等我会,我也去,我去买点书,下次就不用去了”,何芳还没等李和答话,就拉着付霞直接去了后院。

    如果一个人抱着目的性去等待一个人,时间感觉会过的太慢,心里想着,快洗好了吧,咋这么慢呢,还没出来呢。

    如果单纯什么事情也没有,李和在椅子上趟个一天,也不是什么大事。

    等何芳头上裹着毛巾出来的时候,也才过去半小时,这半个小时让李和觉得比一个小时还长,直接把自行车推出来,把后车座拍的啪啪直响,“走吧,麻利点,别墨迹了”。

    “哎,你说我剪成短发怎么样?”何芳在后车座上问道。

    李和停下自行车,仔细地观察后,认真严谨地分析道,“不怎么样,你的眼睛虽然大,睫毛太短,眉毛稀稀疏疏的,鼻子太高,嘴巴超大,腿虽然长,但是腿型一般。最主要的是……哎……”

    话音还没落,啪的一个巴掌拍在李和的后背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