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拿出两块翡翠,“这些够了吧?”

    于德华艰难的的咽了口唾沫,慌忙道,“够了,够了”

    一块普通的冰糯种翡翠就要2万多港币,要是中高档的冰种,哪怕偶尔混有祖母绿色纹和斑点,微透明至半透明,也要至少10万港币。

    李和拿出的两件翡翠,一件是观音,一件是金蟾,外层表面上光泽很好,半透明至透明,清亮似冰,给人以冰清玉莹的感觉,都是上等的冰种翡翠。

    于德华不自觉的要上手去摸,李和一下子把盒子推到了旁边,笑着道,“别急呀,咱是不是谈妥了才行?”

    这个盒子的玉石翡翠都是李老头这阶段收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反正是没少花钱,不过收获比李和大的多,关键不可能遇着假。

    于德华讪讪的道,“我懂,我懂,那我听你说”。

    “这两块翡翠,能卖出什么价格,我心里有数。最低30万是有的吧,所以这里面你倒不用耍什么花样”,李和对于德华真心不抱多大指望,雁过拔毛是不可避免的。

    “那不可能,我也不是那样人”。

    李和笑了笑直接把两块翡翠递给了于德华,于德华反倒愣了,“你真这么信我?不怕我跑了?不回来了”。

    “怕,不过我敢赌。我说直白既然是赌,成败机会均等。对于您,我赌的是运气。我只能寄希望于你不是那么目光那么短浅。如果国内的经济以每年7%的速度递增,十年之后,国内的经济规模将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在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下,会有多大的机会?你要相信在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你和我只要遇到机会,能获得大笔财富,别人一辈子都挣不了的财富。而你黑掉我这笔钱只是九牛一毛。如果你真黑了,最笨的办法就是我在5年之后亲自去香港找你,你下半辈子都会在我的阴影下,你才四十多岁是吧-----做人要从长远来看,对吧?”

    于德华凝视着李和道,“你就这么自信?“

    李和想到改革开放的这一段历史,以及自己创业的过往,深有感触,“不是我自信,而是感谢我们身处一个大时代。所有你能想到的行业都会快速发展,金山银山到处都是。所以我希望你选择的是和我携手同行,共创前程.没有天意,只有人谋?!?br />
    通过这阶段的相处,于德华一直觉得李和是有点小才的年轻人,话不多,反而有点羞涩。但是现在的一番交谈,李和浑身散发出的自信心让于德华这位受过教育并且在香港打拼了二十多年的小商人动摇了.

    于德华看着手里的两块翡翠,好像重新焕发了年轻时的魄力,一咬牙,“你说吧,怎么搞“.

    李和的远景描绘当然打动不了于德华这样的老油条,但是认真想一想李和提出的实际操作性,于德华越来越觉得这么生意可以搞,而且非常有搞头.

    “我们成立合资公司,我们俩各自一半股份,出一样的资金“,李和沉稳地说,“不过,你也知道,我还是学生,不可能出面,运营也是你一个人,具体的管理都是你。不过会计账务方面,必须是第三方独立审核。不然我可不认账”

    李和没把服装作为主营,具体业务又插不上手,索性就没有计较控股权,根本就没什么意义。而于德华又不是傻子,根本也不可能同意。

    于德华沉吟了一下,“一人一半,就一人一半,不过我只能拿出二十万,你也就出二十万吧。翡翠卖出,剩下的钱,我会帮你存入不记名账户。账务方面你放心,这不能差。到时候咱们只做出口,你就等着数钱吧”

    李和笑着道,“你倒是比我还有信心?”

    于德华得意的道,“以前我不敢说,但是现在我用内地的厂房工人,价格比国际上便宜六七层成,甚至还有可能更低,哪里有销不出去的道理。你想想大家都是同样按照杂志流行款式打出来的样板,同样的款式,同样的质量,可我比别人便宜,这不就是优势吗?”

    李和当然明白这些,小作坊也好,小厂子也好,就是靠这些普普通通的山寨货崛起的,服装、包、玩具、电子产品,按真品一比一的比例仿制,绝对以假乱真。

    比如驴牌这样的女包,奈克的鞋子,夏奈而的衣服,样式与真品完全一样,价格只有十分之一。

    如果有哪家公司决定与中国人打官司,那么中国的皮包公司会立即消失,而后在公司原址又会立马注册一家新公司。此外,中国人还会通过变换著名商标的字母来回避麻烦,比如将adidas改为adldas。

    从道德上来讲剽窃是不好的行为。但是大部分人只走自己的路,赚自己的钱,让别人无路可走,对于其他国家的看法,他们根本不会在乎。

    起步阶段,也有人感叹,我们要卖多少件衣服鞋子,才能抵得上一架空客飞机,乍一看,廉价的中国衬衫每件的利润仅2.4元,而一架A380飞机的价值却是2.4亿美元,产生的效应显然是“气球虽大无斤两,秤砣虽小压千斤”。

    但如果予以理性分析就会发现,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和科技含金量的合理反映。

    劳动密集型产业仍然要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制衬衣、做袜子是需要的。

    对于经济的起步阶段,从低端到高端总会有一个过程。

    先从低端的仿制开始,随便拿个东西来,中国各地的工厂特别是小区域内部的工厂就能随便做出来。

    虽然有些产品质量可能差,但基本造的出来。

    换了其他国家,大多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很难学习中国。

    中国迅速崛起为经济大国,产业迅速升级,高铁,造船,钢铁,电力设备,手机,重工设备,工程机械,这些中高档领域中国人也迅速占领了一席之地。

    李和也想做其他高端行业,可是毕竟现实不允许,只能慢慢做了,总要起步吧,哪里能一口吃个胖子。

    冲着于德华摆摆手,“那就在这么说定了?你先去忙吧”

    “就这么干“于德华说完就走了。

    于德华也是个急性子,第二天就心急火燎的带着老婆孩子走了。

    至于于老太太,因为放心不下于老头,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李和也是想通了,既然他来了,不能没有一丝的“痕?!?。

    就这样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了水花和波纹,蝴蝶的翅膀正式煽动,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没有人会知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