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伪君子三个字,脑海里就浮现出岳不群和龙啸云、江别鹤。

    一想到真小人总要想到任我行、韦小宝。

    李和倒是认为真小人更可爱一点,因为他好歹有一样真的东西。

    伪君子的可怕在于未知。你不知道,就无从防备,躲避。

    于德华其实是真小人,但是不属于任我行那种扩张**爆棚,也不是韦小宝肆意张狂的那种。

    顶多就是个胆子小,又会贪便宜的那种人。

    因为受过教育,表面上的斯文,还能维持的住,但是一遇到事情,情绪就遏制不住了。

    “拿着,老规矩,晚上再去吃一桌席”,于德华把一个红纸包递给李和。

    按照规矩,主家找人挖墓坑,要给每个挖墓坑、填土的发烟敬酒作揖,发除秽红包。

    还要安排吃席,主人再一次给敬酒。

    李和顺手接了,哪怕于德华再不高兴自己,这个规矩是不难破的,笑着道,“你于大老板,不能这么小肚鸡肠吧?这不高兴都写脸上?坐,喝杯茶,我倒是对你的生意感兴趣”

    于德华心里冷笑,想沾我光,那是没门,点着一支烟,然后将万宝路烟盒向李和递过去,笑着道“咱俩能有什么好谈的?想去香港?哎呀,那我得好好考虑了。不过你这里面的家具要是卖给我,咱也不是没得商量?!?br />
    李和拜拜手,表示抽不习惯,自己点了根黄金叶,喜欢这种厚味大的。没有接话茬,直接道,“听说你是做服装的?”

    “自然是服装生意??筛阌惺裁垂叵??”

    李和也没客气的说道,“据我所知,在香港像你这样的小针织厂,没三千也有两千了吧?生意不好做了吧?”

    五六十年代香港制造业兴起,像织假发、车衣、剪线头、装嵌、串胶花其实大部分都是家庭作坊,虽然经济发展兴盛,但是大部分服装、纺织制造业出口份额都是被大财团所垄断。

    因此像于德华这样的小作坊能喝点汤就算不错了。

    于德华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斥责道“胡说八道,我的服装可都是出口的“.

    李和不屑的笑道,“能跟号称非洲王的林百欣比?整个东非可全是他的衣服.能跟大亨罗定邦比?整个欧美市场他包圆吧.“

    于德华倒是好奇李和知道这两个人,毕竟从获取资料和知识的渠道角度上,内地太难了,虽然这两个人很有名了,“香港能有几个比得上这两个人的,你倒是见识不小.“

    “深圳应该去过了吧?改革开放怎么看?“

    于德华有些不快,冷笑道,“有什么看的,唯一的工业区就是蛇口,还到处是工地。其他都是破破烂烂.据说还发现了不少墓葬,我倒是去凑过热闹“

    “这几天港督尤德访问深圳这么大的新闻你不会没看吧?麦理浩去年就去过,随后一大波港商就跟着去了.你打眼瞧瞧,大凡世面上的新鲜花样,哪样不是香港进来的?你看看深圳20层的电子大厦还有空位吗?广东中国大酒店和花园酒店是不是李兆基盖的?香港出口商会会长陈永棋是不是早在2年前就在内地投资纺织业?你看看深圳是不是天天24小时不停歇在盖楼?可口可乐是不是已经进内地两年了,还在扩大投资?泰国正大是不是也在扩大?兄弟你是坐宝山而不自知啊.“李和说完又拍了拍于德华的肩旁.

    又继续道,“哦,对了,那香港总商会会长叫啥?”

    “霍英东”

    “那你再看看新闻,他是不是最近又去了广东南沙?”

    于德华听这样一说,倒是有了兴趣,也不顾及颜面了,直接问道,“你的意思是?“。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大陆政策已经开放,就像一座金山银矿,晚了可就没了,所谓先下手为强,万不可错过时机。知道大陆有多少人口吗?知道有多大的市场吗?“

    于德华倒是真的心动了,但是还是疑惑的问道,“你跟我说这些你有什么好处?“

    李和见终于问到正题了,放下茶杯,手指轻叩茶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字一句的道,“我跟你合作“.

    李和讲出了他的计划,重点就是和于德华合伙做服装生意。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个时候投资是最合适不过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留给李和折腾的时间不多了,这种熬时间,数日子过,让他颇感煎熬.

    关键国内开厂办私营企业,难度很大,李和不想做这个出头鸟.找家外资企业作为支撑点,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这个时候港商带来的便利性和优惠政策,也不用多说了.

    于德华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但是李和没得选,他可就只认识这么一个香港人,先忽悠过来再说吧.

    “可是开一家厂子,要买机器设备,人员场地,没一百多万可是不行的啊,我是个小厂,银行业不可能贷给我的.“,刚刚想到激动处,于德华又是被现实给打败了.

    “你确定不确定做?“

    “我倒是想做,可是没钱啊“

    “谁跟你说做服装就一定要开厂啊?不知道有一项政策叫来料加工吗?只要给外汇,内地的哪家服装厂不给你抢着做,就是亏着本也给你做?!崩詈托ψ诺?,这时候的谁能创汇就能把你当大爷供着,外汇就是天,外汇就是地。

    出口产品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外汇,只要能换得回来外汇,哪怕不赚钱都可以卖。

    国家要进行“四个现代化”建设,进口大量先进设备,急需要充足的外汇储备,而出口创汇占外汇收入的80%以上。

    在组织货源上,必须强调内销服从外销,宁可自己节约一点,少吃一点,少用一点,也要保证优先完成出口任务。

    这个时候能够创汇的产品基本都是农业品,手工艺品,瓷器,矿产,产品单一的令人发指。

    有一个神奇的制度,人民币兑美元一直多个汇率:一个是由官方主导的现汇牌价;一个是官方公布的现金牌价;还有一个是民间流行的被称为黑市交易价。

    国家针对创汇企业又有大量补贴,亏损不怕,只要你能创汇就行。

    于德华愣了愣,突然激动的道,“这真是天才想法,肯定行,一定行。你不知道,我去深圳,去东莞,有多少市委领导,国企领导,拉着我说出口的事情,哎呦,这太好了?!?br />
    “所以你只要从香港进口布料、辅料,用内地的厂子,机器设备。贴上你自己的牌子”

    “关键内地的工人便宜啊,一个香港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就抵得上内地十个工人,在国际市场根本不怕价格竞争啊”于德华越想越是激动,又问道,“那你想怎么合作,进口面料主要是晴纶和涤棉,也算便宜??梢隹?,要生产组织一个货柜的衣服,也要买20万港币的布料钱,算下折扣也省不了几个钱。你手里的人民币可是没用的啊”

    “你要单独干?”

    于德华连忙摆手,他虽然见钱眼开,可不是短视的人,也许后面还需要李和的想法,因此急忙说道,“我东拼西借勉强也能凑个二十万??墒遣荒芪乙桓鋈顺銮??虽然你这个想法很好??刹缓盟愎煞莅??!?br />
    李和把堂屋的一个带锁柜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咣当响。

    等李和把盒子打开,于德华眼睛都直了,“这是冰种翡翠!”

    于德华震惊了,盒子里有八块玉石,有几样自己是认识的,油青种翡翠、冰种翡翠、和田玉是绝对不会认错的。有这些东西还辛苦开什么厂子啊,做什么出口啊,卖了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李和心想,老子玻璃种还没拿出来呢.

    七八十年代港台正是港台地区以及东南亚经济腾飞的时候,台湾地区一度是世界第十大经济体,香港也迅速发展成为一座举世瞩目的国际化大都会。

    在此经济繁荣下翡翠玉石自然也成了港台东南亚地区富人最喜爱的收藏品,价格飙升千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