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为中国内地对外的一个窗口,也是国共的斗争前沿阵地。

    哪怕双方在电影宣传上也要分个高下。

    比如当长城可能被贴上左的标签后,像邵氏这样的也就成了所谓右的电影了。

    后来随着太祖和??晖ё鞴?,香港的电影才真正有了自由,有了松绑,步入高峰。

    在香港电影里,曾经最多是“乡下土包子”,大陆仔的称呼不绝于耳。同时又是野蛮暴力的代名词,毫无人性的冷血杀手。

    大陆人凶悍、低俗的形象深深烙在一代香港人观念里。

    这时候的香港人看内地大概是居高临下看土包子,相当于我们看闰土一样的表情。

    内地人也觉得理所当然,你有钱你骄傲,大概是挫男看女神的表情,爱慕、羡慕居多。

    不会像后来,大陆男童的一泡尿,把血浓于水冲了个干净。

    原因是大陆经济起飞,我们突然阔气了,我都没去俯视你,你居然还瞧不起我,说我是暴发户傻大款,叔叔婶婶都不能忍啊。

    李和对这种心态当然了然,全世界都是这种规则,何况又是讲究有钱才是大爷的中国人。

    于德华少小离家,本身对内地就没什么感情,再加上一种城里人看乡下人的心态,自然也就小瞧了李和。

    于德华从小就离开父亲身边,30多年未曾在父亲身边,对老于头的感情,可能自己也说不清,但是自小对父亲的敬畏,还是停留在骨子里。

    不过为了老宅的家具古董,于德华还是决定从老于头嘴里探听点消息。

    见老于头空了杯子,于德华贴心的给续了杯茶,故作感慨道,“时间可真快,去了趟老宅,好像又找到了小时候。我记得家里那会下人都有七八个,就是家里家具,那柜子都是紫檀的,红木的。好深怀念啊”

    于老头好像又想起了往事,看了眼旁边的老太太,又不愿意提起过往引老太太伤心,深深叹了口气,“可惜啊....“

    老太太贴心的握住老于头的手道,“我知道你受苦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其他钱财身外之物有什么可惜的....我们去了香港好生过日子?!?br />
    于德华心里嘀咕,怎么不可惜了,白白便宜了姓李的小子。

    看夫妻情深,又不愿意多待,就出了门.

    于老头道,“辛苦地下室之前藏了几件,走的时候你们带走,我留着我也没甚用处.“

    老太太笑道,“什么叫我们带走,是你带走,等手续办下来,你就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了.哎,想想我赴港的时候辛亏有咱妈带的那小黄鱼,还有存款,要不是自己婆婆还有点生意头脑,也禁不住座山吃空.不然真不知道怎么生活哦.“

    老太太想着一辈子颠沛流离,又是夫妻三十多年生死离别,不禁潸然泪下.

    “我不跟你们去了“,老于头低着头道.

    “你说什么?“老太太猛然叫道,“咱不是早就说的好好的吗?“

    “看不到他们的下场,我就不安心.我要是这么跟你去了,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你还是跟德华他们去吧,孙子孙女还要你照看“,老于头说完这些,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老太太坚定的摇摇头,“我想你想了一辈子,你不走,我哪里还能走.“

    老俩口双目相对,谁都说服不了谁.

    闷热的天气下来,人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李和坐在凉亭的栏杆上,手里拿着收音机,不停的扫频段,不管是bbc,还是voa起码能听个新闻,

    不同时间段,需要不同短**段的,早上多用第五波段的,晚上是用第六波段的。

    最终还是收到了voa.

    放送的信号不是太好,模糊听到英国跟阿根廷结束了马岛战争,双方正在协商遣返俘虏。

    另一方面,阿根廷还在跟法国撕逼,付了钱的“飞鱼”导弹,法国因为跟英国关系好就拒绝交付给阿根廷。阿根廷本来战败火冒三丈,正在跟法国人秋后算账。

    听见狗叫,抬头见是于德华又来了,笑着道,“听说带嫂子去爬长城了?”

    “不是说不去长城非好汉吗?就去了司马台,雄伟壮观,倒是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不虚此行啊”。

    李和心里笑笑,你是没试过人挤人的感觉,哪里还“萧萧”。

    所以后来经济条件好了,李和也从不往人多的地方拥。

    把收音机关掉,引着于德华进了堂屋。

    于德华屋子里又看了一眼,看的愈发仔细,心里就愈发痒痒,最后还是忍不住直接开门见山道,“不瞒你说,我对这老宅的记忆太深了,总是舍弃不下啊。小弟,你开个价,满足下哥哥夙愿。去香港的事我还是一样给你办成,怎么样?”

    “于哥,我昨晚倒是想了一夜,暂时倒是不急着去香港,我现在才大三,眼看就毕业了,不能半途而废啊?!崩詈托ψ诺?。

    于德华笑着道,“4000”

    “于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和一副不解的样子。

    于德华信心满满的道,“我给你4000,这宅子给我。你这样等于空手赚了2000块啊,价格翻倍了”。

    “可这宅子我住的舒心啊?!?br />
    “5000”

    “真的挺舍不得的?!?br />
    于德华一咬牙,“6000”

    “我还得听听老李叔的意见”

    于德华的脸都黑了,“6500,这够买几套宅子了吧?在哪里不能买?”

    按照汇率,这可是接近7000的港币,他于德华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于德华心里明白香港像他这样的小厂主,香港不知凡几,也就在内地能显得风光。

    同时又有点后悔,不应该为了面子冲动贷款买车,致使自己现在入不敷出。

    可是早就偷偷瞧了好几间屋子的紫檀家具,实在心痒难耐,只得加价。

    李和立刻激动的道,“真的?”

    于德华松了口气,满脸笑意的道,“千真万确,咱就过户,我给你外汇券,不过听说外汇券好像还能折价吧?我给你6000外汇券怎么样?”

    李和一愣,这点钱都算计到了,真是不亏做生意的。

    “成交,哎呦,太好了,那我要安排搬家了?!崩詈托老驳乃档?。

    于德华见李和上路,很满意,这满屋子的家具可都是自己的了,于是大方的道,“不着急,不着急,等过完户,我给你充足时间?!?br />
    “你不知道,我们家具多着呢,估计啊,没个三五天那是不好搬呢”李和笑着道。

    “家具?你们才多少家具”

    “这所有的家具可都是我们自己的呢,自己搬过来的?!崩詈托ψ诺?。

    于德华心里一慌,有点不祥的预感,“那我老宅的家具呢?”,

    “当然扔了,有的在柴房,有的在院子里放着”付霞进门的时候接了话,指院子墙壁的拐角,“那是老于叔没搬走的,你这样的老板肯定看不上了,肯定要买新的了?!?br />
    见付霞出来捉怪,李和倒是乐意,就不再说话。

    于德华好像已经在爆发的爆发的边缘,朝李和看了一眼,好像是询问的意思。

    李和肯定的点了点头。

    于德华终于破声大骂,“你他妈耍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