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心里一声冷笑,这也太看不起自己了,直钩下饵料,铁定认为能稳稳钓住自己。

    要是经验太浅辨不清陷阱的,还真被他这几句话给钓住了。

    哇,那是香港啊,能去香港发展,年轻人有几个禁得住诱惑。

    有汽车,有小洋楼,楼上电灯电话,看着香港的电影,感觉跟梦里一样。

    李和看着笑吟吟的于德华,激动的道,“你...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能去香港?听说还能见到大明星?你见过李小龙、林青霞吗?我可喜欢他们了”

    于德华笑着道,“香港才多大,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说你想认识谁?到时候我给你介绍,包括汪明荃、冯宝宝都不是问题,就是邓丽君都来香港办演唱会,说不定都能见得着”。

    李和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真的?“

    “这点小事算什么,老弟要是有心的话,我倒是可以帮点忙,我看老弟并非池中之物??墒钦夤谡饣肪?,老弟窝着屈才了啊”

    于德华又叹息一声,似乎是为李和感到惋惜的样子。

    李和心里不屑,哪里有什么相见如故,惊为天人.

    然后指点江山,说几句将来趋势,社会经济预测,再豪言壮语,人家就低头纳拜.

    于德华的手又仍不住在紫檀的桌子上摩挲了下.

    昨天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观察了一番,少小离家,除了宅子里的那口老井、院子里的老榆树还有点印象,剩下都是模糊的差不多了.

    所以开始写信就建议父亲把宅子卖了.

    可是这趟回来,发现卖亏了,这宅子里的家具可是紫檀,沉香.

    他的眼光也算比较毒辣,这老宅里可有不少好东西。

    不说堂屋里摆的那些家具,就是现在用来喝茶的这套紫砂,光看手感和成色,就不是凡品。

    国内破四旧的情况他也知道,不是稀罕??墒悄玫较愀?,拿到国外,就是好东西了啊。

    这小子好像不知道这壶的珍贵,竟然随便拿来喝茶。

    李和看着于德华的眼神,那种毫不掩饰的狂热,心里算是明白了.

    难怪说,对这么个宅子还放不下,不过这家具可不是你家老宅的.

    “小兄弟,这也没啥考虑的,要是想去,我直接安排给你发个邀请函,就能办得了通行证?!辈枰埠裙?,于德华这时也有些忍不住了。

    “这怎么好意思?!崩詈屯掏掏峦碌牡?

    “我啊,就觉着咱俩该有这缘分。对你来说是件难事,对我来说那就是小事一件了”

    “啊,真的!不麻烦?”李和听了,不好意思的掰着手指头道:“我父母都能不能带过去?我还有姐姐,还有姐夫,,还有两个侄子,一个弟弟,弟媳,两个妹妹,……不多,不多,才10个人”

    于德华的脸都阴出水了,不得不耐着性子道,“这些啊,都不急,你过去了,脚步都没站稳,一家人吃喝拉撒,怎么办?“

    “这样啊.“李和挠了挠头.

    “就是你自己过去也要吃要喝吧,要不我也帮你一把,我把这宅子赎回来,你也能筹措点费用,在你原来买的价格上加500,你看怎么样?”于德华一咬牙,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诱人的条件。

    “于哥,对不住,这院我不能卖?!崩詈涂醋攀と谖盏谋砬?,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德华,咪制和穷鬼好气,咪制和穷鬼好气,唔知足?!闭飧鍪焙蛞桓黾庀傅纳舸斯?。

    是于德华的老婆和女儿来了,说话的正是他老婆,她头发烫的有点卷卷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拇指粗的金项链,浓妆艳抹的,看起来很是时髦,只是从进门开始就没拿正眼瞧过人。

    这女人讲话趾高气扬的,让李和很不爽,故意欺侮李和听不懂粤语。

    于德华也知道自己婆娘这话说的有些过了,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倒是想看看李和的反应。

    李和也懒得跟女人计较,只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觉着这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住着挺惬意的?!?br />
    说着又呷了一口茶,就连于德华的女儿鄙视的白了他一眼都似乎没看到的样子。

    “小兄弟,你再考虑考虑,我改天再来?!彼闹艿钠沼械戕限?,于德华也就没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

    “于哥慢走?!彼淙凰悼凑饬脚撕懿欢晕缚?,但是李和还是起身送了于德华。

    再有钱又怎么样?你老于家的祖宅现在还不是姓李?这样一想,李和的心情也算是愉快了不少。

    于德华刚出了大门,就忍不住狠狠的骂了一句:“你这败家娘们儿?!?br />
    “不就係一座破老宅么有什么架势,你要出咁多钱,改明儿我就去隔篱俾你买个十套八套嘅?!庇诘禄掀呕褂械悴环?,气鼓鼓的对于德华说道。

    “你懂什么?这可是我老于家的祖宅,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而且……”说到这里于德华顿了一下,看了看四下无人,这才轻声说道:“你没瞧见屋里那些老物件?这每一样可都是宝贝,也就那臭小子不识货,当成寻常家伙事儿来使了?!?br />
    于德华心里这如意小算盘打的响,一来,这祖宅落在别人手里,名声不好听。归国之后还顶着华侨的名头,到哪里人家不得客客气气的,要是连祖宅都保不住,那不是被人戳脊梁骨么。

    这二来,那一屋子满满当当的老物件,那一样不是价值连城,就算花大价钱把祖宅买回来,也能赚上一大票,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吗?

    “爸,嗰啲破家私真个鬼咁抵钱?”于德华的小女儿这个时候也有些吃惊了起来,没想到那些自己完全看不上眼的东西,好像还有点来头的样子。

    “那当然,我的眼什么时候看错过?唉,那小子本来都动心了,没想到被你们两个败家娘们儿给搅黄喽”于德华点了点头,又皱着眉头道,“你国语本来就差,来了北京还不好好学学,说国语”。

    “爸,之前一起吃饭的不是有市委领导的人么,不如找他们了解一下情况?”于德华的小女儿眼珠一转,给出了个主意。

    于德华思忖了一会儿,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心情也好了不少,笑着说道:“你这丫头倒是机灵了一回,实在不行也只能用点特殊手段喽?!?br />
    于德华父女走后,李和也没心情练毛笔字了.

    付霞忙完之后,来把纸笔收拾了一下,一边对李和说道:“你看,我就说那一家子都是白眼狼吧,现在倒来打着宅子的主意了?!?br />
    “面子上功夫过去就行了,要不是看在老于头的份上我都懒得和他们扯?!?br />
    “那下次要再来,我就说你不在家,把他们轰走?”

    “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就是撕破脸?!崩詈托ψ潘档?。

    李老头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见饭桌上有水烙馍,不客气的卷了一块,“好,,吃了一顿还想下顿?!?br />
    自从上次做了水烙膜之后,李老头也喜欢上了这个吃食。

    “于家的小子来过啦?”李老头在李和身边坐下,径自抢过李和手中的茶壶给自己灌了一嘴后问道。

    “来者不善哪……”李和说着,对一屋子的物件努了努嘴说道:“我看醉翁之意不在酒?!?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