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思维不在一个平面上,李和也懒得再多说了,摆摆手道,“回去睡觉吧,以后不准这样了,好男人多的是,慢慢找,你年龄也不大?!?br />
    付霞本质上其实不坏,只是岔道上走错了,索性破罐子破摔而已。

    “那你不赶我走?”付霞期望的问道,心里颇有点紧张。

    李和想,赶走你了谁做饭?因此干脆的说道,“不赶你走,不过还是看你表现”。

    “哥,你是个好人,真的”,然后看了一眼李和顶起的帐篷,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哥,我说真的,我给你?好多人不怀好心,对我都有那啥想法,我从来都没给过。我不忍心看你那么辛苦。你放心,绝不会缠着你?!?br />
    还没等李和反应过来,直接把吊带从肩上去了,裙子就这样从身上花到了脚下,一丝不挂。

    大概是没哺乳的原因,还是圆圆的,鲜红的。

    李和赶紧低下头,气急的摆手道,“赶紧穿上,这叫什么事?否则我真赶你走了”

    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比谁高尚,谁都不比谁伟大。

    李和是个老好人不假,可从来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柳下惠。

    而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有种廉价交易的感觉。

    就好比方,苦闷的夏季,你徘徊在发廊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浓妆艳抹的太聊骚人了,你一咬牙还是进去了。

    然后几分钟完事,等最终出来的时候,你总要叹口气,咕哝一句,“没意思”。

    因为对幻想中的“享受“,可能抱有过高的希望。

    付霞只能讪讪的穿好衣服,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问一句,“那我真的回去睡觉了?”

    李和不耐烦的赶紧摆手,现在是浑身冒虚火,眼不见心不烦。

    待付霞走了,李和又赶紧冲了凉,也没回屋了,直接躺椅上睡觉了。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倒是安稳。

    第二天等太阳出来的时候,李和被刺了眼睛,就只得起来了。

    进到客厅,发现苏明正在客厅和李老头一起吃早饭。

    付霞在旁边打扫卫生,看到李和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苏明依然还是那副样子,皮鞋蹭亮,精心打理好的头发散发着骚包的气息。

    李和觉得自己的外表和心里的年龄越来越不般配,本该成熟稳重的却长着青春期的脸,而苏明却一天比一天更加稳重,身上倒是有股成熟气了。

    吃饭早饭,李老头扒拉了两口饭就走了。

    苏明笑着道,“哥,那咱们去看房?就在公主坟?!?br />
    李和道,“你别光顾着我,我问你,你自己拿了几套了?”

    苏明用四指伸直比划了下,“现在房子紧张,不好找,我也让二彪和瘦猴他们几个,也一人拿了一套,毕竟他们也跟了我这么长时间?!?br />
    “四套也不少了,以后有商品房再慢慢留意吧?!崩詈妥约旱较衷谝膊?套,苏明搞了四套也是不少了。

    “哥,生意上咱们到底怎么处理,停了那可是损失不少钱啊”

    李和想了想到,“确实也没必要停,老客户继续供货,新客户暂时不开发。总归稳当点”

    两个人商量好了,就骑车往公主坟去。

    房子面积挺大,就是租户太多。

    李和想着记忆里这里将来也肯定是拆的,拆迁的话,怎么也有一套房子,算是不吃亏的。

    给房主数好钱,过完房契,李和心里又是一阵自鸣得意。

    等李和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老于头家门口围着一帮人,有大人有小孩,一帮人堵在门口唧唧咋咋。

    有人指着门口的车道,“哎呀,20几万?我的乖乖。咱得挣几辈子呀”

    “呸,走资派就是走资派”

    “人家儿子现在是港商了,不过那香港女人咱就长的那么细嫩呢,你瞧瞧那长的”

    有老娘们狠狠的掐了男人腰,“打扮的妖里妖气的,一看就是不是个好东西”

    李和进了院子,李老头正在训狗。

    李老头手里拿了根竹竿正逗狗,当它咬住竹竿时,时而稍稍用力把竹竿往自己这边拉,时而放松,让狗咬紧竹竿。

    李和指着大黄狗道,“你倒是有心思了,你上次不是说配种吗?我也没见他显怀啊?!?br />
    李老头一边逗狗一边道,“配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等发情了还要带他去。这是好狗,不能随便了?;朴屑钢只?,浅黄为草黄,深黄为酽黄,不深不浅是正黄,黄狗白脸金不换,初八晾狗人争看?!?br />
    “你直接夸我眼光好,选了条好狗不就得了”李和笑着道。

    李老头白了李和一眼,“狗是好狗,只是让你差不多养废了,也辛亏我来了。好狗也要训练,练到细腰吊肚大前胸,尾巴摇摆一条鞭。赶上砸腰螺丝转,抖开骨节也冲天?!?。

    李和不想听这些唠叨的拽文,忙问道,“老于头家,怎么挤了那么多人?”

    “他家儿子回来了,带着他媳妇,孙女一大堆。我就没去讨嫌”。

    眼看都快十二点了,李和跑了一早上,肚子饿瘪了,到厨房看付霞烧好饭没有,结果发现饭刚煮上。

    付霞道,“再等会,马上就好了”。

    李和就继续到院子里继续看李老头训狗。

    突然大门被人推开了,呼啦进来一圈人。

    带头是老于头,李和发现那苦着的眉头好像都散开了。

    老于头后面的有大有小,有六七个人。

    一个穿着白衬衫,西裤的中年人,敦实的很,个子并不高,开口道“哎呀,这宅子跟小时候的记忆还是一样,还是没变啊,这都多少年了?!?br />
    李和一听明了,这估计就是老于头儿子了。

    直到中年人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老李头,才走过去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老李叔?”

    老李头呵呵笑道,”难得你还有这记性,你走的时候才多大?11?啊,回来就好。这些年你爹日思夜想,总算将你盼回来了!就是可惜......”

    突然又从后面走过来一个一身富贵气打扮的老太太,笑嘻嘻的看着老李头。

    李老头看的一惊,猛失声道,“你是大妞?“

    ”可不是我吗,我还没想到能活着之前回来一趟呢,你身体可好“

    ”好,好的很,哎,你们夫妻能团聚,这也没比这更好的了“。

    李和也看明白了,这是老于头他媳妇,这老太太精神倒是比老于头强了不少。

    老太太笑盈盈的道,”不过你也快了,我在香港见过家声?!?br />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李老头突然激动的问道。

    ”我说,我见到你家家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