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用手在徐警官眼前撩了一下,“嘿,干嘛呢,吓着人家小姑娘?!?br />
    徐警官一声冷笑道,“现在人口走失的可不少,我就怕你拐带妇女,到时候就麻烦了?!?br />
    “这位警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要是再信口胡言,小心我告你诽谤!”

    苏明也是出社会这么时间,又是道上大哥,身上的气势也不是盖的,几句话就把女警说的哑口无言。

    只有李和心里发笑,苏明这几句台词大概是看港台电影来的吧。

    “你信不信,再多一句废话,我给你铐起来,带局子面壁”。

    苏明直接伸出双手,直接道,“妹子,哥就欣赏你这脾气,来,来,你铐上,哥哥天怕地怕,就不怕蹲局子?!?br />
    女警羞恼的拍桌子了:“够了,苏明!少自作聪明,别以为你那点破事我不知道。在朝阳那边我懒得理你,这边可是丰台分局管着的,你自求多福吧”

    李和听着这话,心里倒是没有多大冲击,没摄像头,没监控,估计知道的也是有限,否则早就堵着了。

    苏明脸上突然笑得灿烂起来,“别啊,徐警官,开玩笑呢,你赶紧坐,哎呦,这天真热。瘦猴,傻愣着干嘛,赶紧给徐警官倒杯水?!?br />
    徐警官看都没看苏明,冷着脸道,“少跟我插科打诨,不吃你这一套?!?br />
    苏明忙不迭的应,“那是,那是,你高风亮节,不能和我一番见识?!?br />
    “徐姐姐,你来了啊”,苏小妹听到吵闹声音,下楼一看,眼睛骨碌一转,惊喜的叫道,“哎呦,我刚好有题目不会做,你帮我上楼看看?!?br />
    徐警官溺爱的摸着苏小妹的头,满脸笑意,“走,我给你看看,你考试考了多少分”。

    几个人目瞪口呆,好像跟刚才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刚走上楼梯口,又扭头说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开店就老老实实的开店,不要乱跑,这边是黑包公张局长,最近风向转的快,你要是聪明的,知道怎么做?!?br />
    苏明忙说道,“谢谢了你呐,你老慢走,小心楼梯口”。

    李和好像迷迷糊糊看明白了什么,显得极为怪异,好像抓不住头绪,问苏明,“你俩什么关系?”

    “哎,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这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去年吧,在大前门,这娘们去抓贼,结果还被贼给堵上了,人家都亮刀子了,这娘们傻歪歪的被人摔了个狗爬。说时迟,那时快,爷们刚好路过,伸张正义,救了她。结果这娘们不识好人心,天天盯着我。这不就是一条蛇吗?”

    徐警官全名叫徐嘉敏,那时她刚从国安中专毕业,踌躇满志,正准备大展拳脚,让敌酋闻风丧胆。

    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上头轻描淡写地将她分到资料室。

    她郁闷的在毫无人气的资料室内待了一年,深感怀才不遇,

    后来局里缺人严重,她也被安排出警。

    一次抓几个惯犯,跟几个同事分头追,结果自己追到胡同里面,反倒被堵住了。

    徐嘉敏兴奋的冲过去要来个180度旋踢,结果对方是个大高个,手大,力气足,当场就被大高个抱住腿摔了个狗吃释。

    这还不算,还被三个人围住了。

    她浑身的痛。

    好像扭了足裸,好象闪了腰,连脖子也转不过来。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苏明、二彪几个人正从巷口路过,看到穿着警服的徐嘉敏被围住,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几个人从墙角扣板砖,惯犯被砸的冒血葫芦,虽然跑了一个,但是当场还是抓住了其中的两个。

    苏明好心的过去把徐嘉敏扶起来,结果徐嘉敏已呈暴走状态。

    她勉强站起来,脖子左右轻轻摇动,忽地一下,猛力一托一扭。

    苏明听到骨头“咔嚓”的声音,忽悠苏明又发出惨叫:“啊——你个贱娘们!”

    徐嘉敏不分青红皂白,差点让苏明断了子孙根。

    等徐嘉敏反应过来,那双淡漠的眸子好似柔和了一些:“不好意思,我没看清楚?!?br />
    便接着问苏明,“怎么样,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怎么样?”

    苏明倒吸一口凉气,连连摆手:“你个老娘们走远点,老子跟你犯冲”

    李和听完这种有点狗血的剧情,救命恩人成了冤家。

    李和不解的问题,“那你俩不搭理就是了,这么掐干嘛?”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平常我见着警察腿都哆嗦,哪里敢那么横?关键是这老娘们欺人太甚,故意找茬“.

    李和笑着道,”人家也就嘴上说说罢了,你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干嘛“。

    苏明急的跳脚,“哥,我一直都没好意思说,相一次亲,她搅合一次,当着人家姑娘面,给我燎手铐。你说哪有这样的吗?之前的就算了,这才没几天,好不容易相中一个电视机厂的,哎呦,那个水灵......“

    苏明越说越兴奋.....

    突然瘦猴重重的咳了一声,苏明没搭理,继续道,“肯定不像徐嘉敏那个男人婆,那么凶悍。小姑娘那个温柔,那个体贴,给我做媳妇,我立马乐意啊..........“

    “贱人”

    徐嘉敏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定定地瞧着苏明,眼睛里有一团暗藏的火焰,正在缓缓地压抑着,马上就要迸发出来的感觉。

    气呼呼的出了门,骑上摩托车,甩出狠话,“姓苏的,咱俩没完”。

    苏小妹好像都觉得苏明丢人了,上楼的时候故作成熟的重重叹了口气。

    苏明哑口无言,气的的踢了瘦猴一脚,“你是哑巴啊,怎么不知道说话啊,咳什么咳“

    瘦猴无奈的瞧了李和一眼,希望李和帮着说句话。

    李和做作没看见,笑着对苏明道,“行了,不过那徐嘉敏有一句是对的,最近可能风头有点不对,你避着点?!?br />
    李和心里明了,严打可不是83年开始的,82年就开始拉人垫背了。

    严打原因从表面来说是为了社会治安,维护社会稳定。

    但是也难逃基督山伯爵似的复仇,阴谋,正义,善恶,说不清。

    李和与苏明两个人虽然没有生死冤家,可也难保不会殃及池鱼。

    苏明点了点头,沉思道,“这点我信徐嘉敏,这种事情她不会骗我。那我跟张先文还有那帮温州佬打个招呼,先停断时间,我就安心守着这个店”。

    李和心里发热,身上也热,也不愿意留着吃饭了。

    骑上自行车往家赶。

    用手随便胡噜了一下,手心都滴答着汗珠子。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水龙头底下,脑袋一垂,冰凉的自来水顺着脖颈子直接流下来,心里终于痛快了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