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留学生归来向中央上书,呼吁进行体制的改革。

    说上层建筑的改革,远远落后于经济改革。

    站在西方看中国,横向比较地看中国,方知中国的生产力能否发达是受制于政策、体制的。

    第一位的问题不是生产力,而是生产关系。

    有人呼吁说,要给予人们免除恐惧的自由。

    街面上做生意摆摊、开店的基本都是年轻人。

    刚刚走出六七十年代的人,怕出事也是“顺理成章”。

    李和从学校骑自行回来的路上,刚好想到苏明开的店就在回去的路上。

    骑着车拐了好几个弯,沿着幸福路找。

    李和不知道具体位置,也不知道门牌,只能先挨家瞅瞅。

    李和用衬衫衣摆擦了汗,真的是热的挺不住了。

    但是街面上依然还是有不少人。

    男的穿着都比较随便,短袖衬衫,更随便一点的就是大裤衩子,拖鞋。

    女性的服装开始五颜六色,不少女孩子都受到《庐山恋》这部电影的影响,学女主角周筠穿着方格子衬衫和牛仔裤。

    更为大胆一点的,将头发自然披在肩上、略微卷曲,耳朵上闪闪的耳钉。

    也有模仿《小街》中的张瑜不?;没⑿?,有长发、短发、卷发,忽而清纯,忽而风情,忽而知性,忽而纯朴。

    样板戏专用的大辫子,越来越少,现在这些都是一个全新的女性形象,预示着社会的多元化趋势。

    李和在闷热的天气中似乎又感受到了一丝活泼。

    竞争是商品不教自通的生存本能。

    那不,两位姑娘不顾炎热,大马路上摆摊的,都是卖卤菜的,一边拔尖了嗓门对骂,一边于不闲地在店里忙。

    双方的嗓门都已经都已经到咬牙切齿,恨不得互扑的地步了。

    只听两种尖音的碰撞,听不清到底在骂什么。

    其实真正的打不起来的。因为谁也不肯停下手中的生意,谁也不肯少做一份生意。

    路过一家家庭式其貌不扬的“一分利饭店”,一个系着围裙的大姐就冲着李和喊:“包你满意!”

    李和看到那脏乎乎的围裙把头一撇,眼不见为净。

    “哥,哥”李和刚过一个路口,就听见一阵喊声,以为是喊别人的,就没在意。

    刚要抬起脚继续骑车,就被人搂住后腰。

    李和本能的一巴掌就要扭头扇过去。

    “哥,哥,我是瘦猴?!蹦侨嘶琶λ墒?。

    李和回头一看是苏明下面的小弟,笑着道,“你悠着点,差点招呼你身上,你逮谁也不能在大马路上这么莽撞啊”。

    “我就蹲门口抽烟,瞅着像你。明哥也在店里”,瘦猴心里明白,自己大哥的大哥,不就是自己大哥大吗。

    瘦猴30多岁,长的挺方正,个子很高,现在并不瘦,隐隐有横向发展的趋势。

    大概是以前比较瘦,又喜欢顺情说好话,人瘦心眼儿多,大家才送他绰号“瘦猴”。

    瘦猴又带着李和走回路,一进门就喊,“明哥,李哥来了“.。

    “哥,热不?”苏明又转身对一个女孩子道,“打盆水,拿个毛巾过来”。

    “李哥,给你个冰棍,奶油的,可甜啦”。

    苏小妹穿着淡蓝色的裙子,帆布鞋,显得很俏皮,伸手把一根冰棍递给李和,李和一看,摆手笑着道,“我不吃,你放假了就自由了啊”。

    苏小妹见李和不吃,就撕了包装纸,放自己嘴里了,“你跟婉婷姐都不在了,我在那边不就孤单了,听说婉婷姐出国了,我好想她呢?!?br />
    李和还没回答,苏明就冲苏小妹骂道,“从早上到现在你算算吃了几个冰棍了?真把自己当小孩了,中午饭还吃不?赶紧滚楼上写作业。要是还这样,明天别来了?;厝ゾ腿美夏锵髂恪?br />
    苏小妹没当回事,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舔冰棍,嘴里嘟囔,“拿鸡毛当令箭”。

    就是自己老娘当面,她都没当回事,何况还怕告状

    李和进门的时候就注意看了,这是一个独栋的房子,并不是民居,房子有二层,里面装修还不错,刚刚粉刷过,焕然一新。

    店里面积挺大,大概有70多平方,散乱的堆放着成堆的箱子。

    还有一些衣服搭在生锈的铁架上。

    李和看的不禁摇头,没办法,条件有限。

    苏明让小姑娘把洗脸盆放到李和面前,说道,“哥,这些衣服架子都是按照你要求做的,可根本没铝合金管子,只能用铁柱子,就这我还是求爷爷告奶奶从人家厂子里弄得下脚料拼凑起来的。我准备刷白色铅油,看着不就像那么回事了么”

    李和当然知道这是实情,赞同的点了下头,洗了一把脸,前胸后背上下擦了一遍,本来想把衬衫脱下来光着膀子,可一看旁边还有个小姑娘,倒是不好意思了。

    “这是二彪的一个远亲表妹,我们几个老爷们粗手粗脚,就让他过来了“,苏明指着那个姑娘说道。

    是啊,皇城根底下的姑娘是多么傲气,出来做个体户都是贴了脸面,要是再给个体户打工,那得下多大脸啊,指不定被人戳多大脊梁骨呢。

    小姑娘正把纸箱子一个个拆开,拿出里面的衣服分开叠好。

    年纪也才十六七岁开外,模样倒是挺匀称。

    李和拆开烟,给苏明和瘦猴一人散了一根,笑着道,“你们看着办就是了,暂时又不靠这个店赚钱,就是打个掩护而已,该交的税一毛钱都不能少,面子上至少要过得去?!?br />
    李和的话音还没落,外面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

    一个女警把摩托车直接停在店门口,在几个人的目光下走了进来。

    女警个子高挑,穿着七八式全蓝的确卡公用警服,脸面素净,倒是有点英姿飒爽的感觉。

    苏明心里一叹,走过去道,“我的徐警官,又是什么事情啊,你这天天没玩没了的啊。你怎么能找到这的?”

    这店开了没几天,除了自己几个小弟,可没几个知道自己在这边开了新店,就是李和都不清楚具体位置。

    “我要是真心想找,你能躲到哪?我就来看看,你这有没有投机倒把”,女警踱步走进店里,又看了一眼李和道,“这是你朋友?”

    “当然是我朋友”,苏明又指着墙上个体户执照道,“我合法开店,工商局许可的,什么叫投机倒把,投机的都在友谊商店门口扎堆呢,你赶紧去抓”

    女警嘴角一扯,“没投机倒把就好,少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交道,你也是在农村受过劳动改造的,这个觉悟要有?!?br />
    李和心里一口老血,老子哪里看着像不三不四的人。

    没摸清状况又不好上去反驳。

    徐警官最后把眼睛盯着在整理衣服的小姑娘,足足有好几分钟。

    小姑娘被看的心里发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