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终于好了,李和又重新活蹦乱跳了,重新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太好了。

    早起沿着前后院子的石板路又跑了三圈,出了一身汗,还有力气。

    李和就找了个块旧毯子绑在粗壮的老榆树上,开始踢树,踢的脚疼了,又开始用肘部和拳头撞击树。

    一番整下来,上下酣畅淋漓。

    李和并没有学习过什么正儿八经的武术格斗,单位上班以后,开始出于男孩子的武侠情结,死皮赖脸的跟着人家警卫打了几天套路。

    结果人家说,身体僵硬,反应慢,不是学武的料子。

    李和就有点失望。

    后来一个警卫给他出馊主意说,你这架子,再怎么练,也就那样,不如练习点实际的。

    警卫指着大院的椿树说,你啊没事天天对着那树踢个几百下,撞个几百下,一年下来,你反应能力有了,速度也就有了,力气也有了,也更抗揍。

    李和道,你这不是糊弄人吗。

    警卫说,我可是认真的,你说劲大厉害还是速度快厉害,还是技巧?假如你被人忽然勒住脖子,一把抱住按在地上,一巴掌拍在脸上,能不慌不忙,手不抖腿不软,脑子还能思考,本能的去做反击,你就出师了,对方三五个小流氓还不跟玩似得。

    警卫最后又说,练技巧,你柔韧和协调都不行,赶紧去练练速度和力气才是正理。

    李和就受了这样的忽悠,怀揣武侠梦想,每天没事小公园一溜达,又踢又撞的练习了20多年。

    加上又似模似样的学了一点套路,想掐个人真的跟玩似得。

    当然李和打架的原则还是秉承有板砖就不要用凳子,有凳子腿就不要空着手。

    所以后来,小公园到处是老头老太太大早晨踢树玩,不是没有出处的,哪怕练不出武林高手,起码能让腿关节出汗,不会有关节风湿一类的病。

    当然,日常生活中的打斗并不会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

    事实上,因为体能有限,多数小规模的暴力冲突都会在数十秒内结束,且击打部位多以头为主,区别就是用拳头还是用脚。

    一副好身体对一个人太重要了,所以李和明知道成为不了武林高手,依然还是决定重新把以前丢的捡起来。

    李和最后爽快的冲了个澡,换了衣服。

    听见厨房的水龙头在啪嗒啪嗒的响,进屋见水龙头毛病不大,关不住,一直在滴水。

    李和关掉总阀门,找来活扳子拧开水龙头,找了瓶盖儿,铰了个皮圈掂上,几分钟搞定。

    到客厅的时候付霞已经把碗筷摆好。

    付霞给李和盛了碗稀饭,“李哥,你真厉害,那个水龙头我怎么整都没整好。再给你个盐蛋,都出油了呢?!?br />
    “你老叔呢,怎么又出去这么早?”李老头现在天天早出晚归,偶尔会拿回来一两件小件跟李和显摆。

    从隋炀帝的小姨子又扯到袁大头的八大姑,绕来绕去的给李和掰扯。

    李和对这些东西背后的历史并不关心,张口就问值多少钱,两个人明显也没有共同语言。

    “老叔说去给狗那啥.......配种“,付霞说到一半好像不好意思说了。

    “啥?“李和好像是感觉听差了,只有给猪配种的,这狗满大街小巷都是,哪里特意需要出去。

    也许是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

    “这是老叔自己说的,去南门那边”。

    李和才发觉付霞的脸上滋润了些,眼睛也亮了许多,有了精神不说,眉宇间还挂着一缕无法掩饰的高兴。

    李和稀溜溜的把稀饭喝完,舔掉嘴边的饭粒,又直接磕开了一个盐鸭蛋。

    当看到蛋黄的时候,一股子清澈的黄油顿时从中冒了出来,怕滴落出来,李和一通塞入嘴里,结果有点咸,只咬了一半,剩下一半又放到了碗里。

    李和吃饭从来没有文雅一说,有时有意识的想去纠正,做到细嚼慢咽,而不是狼吞虎咽,最后发现潜意思很难纠正。

    “我的理想就是长大了以后能天天吃上肉?!?br />
    倘若儿时不着边际的一句大实话也能算作是理想,那么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也太小了。

    并不是真的贪吃,大概是因为早期求温饱不得,才不断地满足口腹之欲,无意识地困在了人类最基本的**中。

    抹完嘴巴把饭碗往桌子上一推,“行,你呆家里自己看门,我去学校一趟,回来吃中饭?!?br />
    “李哥,你裤子都破了,要不换一条,这条我给你补一下”,付霞指着李和的裤子道。

    李和低头一看,裤脚因为长期被踩在帆布鞋底而磨破了边,笑着道,“不用了”

    李和骑着自行车到学校,主要是到学校收发室看看有没有张婉婷的信,自己的信寄出都有老长一段日子了,按时间来算,也差不多回复过来了。

    暑假里,依然有三五成群的学生从学校大学门口的巍峨大门进进出出。

    几个保安在门口晃悠。

    学校的收发室是一栋破旧的苏式老楼,外表抹着厚厚的水泥,地面也是水泥,坑坑洼洼,都可以当做弹珠洞了。

    收发室的门还是开着,哪怕学生放假了,还有家属区的领导呢,每日的报纸、文件是必须要送的。

    李和进屋招呼了声,道“大姐,我来找我的信”。

    一个穿工布装短袖的大姐问道,“哪里寄来的?”

    “乌克兰的”

    大姐搬出一个纸箱子,把箱子底朝天一倒,哗啦啦,所有的信件全部摞在房间里那张破烂的写字台上?!肮市偶荚谡饫锪?,自己找找好了,找到了来我这登记,学生证带了吧?”

    李和点点头,继续翻找信件。

    乱翻乱翻的,自然也看见了很多的明信片,美国的,法国的,澳大利亚的,越南的,乱七八糟的都有。

    有的直接中文,有的是英语,甚至还有的用上了暗语,就是一堆数字,约定的一本书,多少页多少行,找到那个字,拼起来。

    毕竟是别人的明信片,李和只会在翻过的时候看只言片语。

    看的并不是明信片后面的画,而是明信片上面写的各种各样的东西。

    “来自自由天堂的问候.....我在这里等你”这个是美国来的。

    “美的让人窒息......“这个来自新西兰。

    “爱你永不变...“这个是西德的。

    李和信件翻了不少,明信片也翻了不少,最后不死心又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自己的信。

    李和只得叹口气,看来张婉婷还没有给自己回信。

    李和没办法,只得骑自行车,顶着升起来的越发毒热的太阳往家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