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锁好门,匆匆又往望儿山去。

    几个人到家,何芳就把饭菜端了上来,也不喝酒了,随便吃了几口午饭。

    吃晚饭大家就开始打包收拾东西,何芳主要收拾住的地方的锅碗瓢盆和衣服。

    李老头带着苏明与李和去收拾瓷器家具。

    结果一圈下来,找不见苏明了,李和叹口气,“哎,这小子关键时刻偷懒”

    忙了一会,和李老头又搬又抬,李和身上的汗怎么也抹不干净了。

    这让李和重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习惯于后世精细化分工社会,习惯于购买解决一切问题的普通小市民。

    在迈步十几年,像搬家这种小事情,一个电话就可以喊几张车子,十几个专业搬古董的工人过来,哪里需要自己亲力亲为。

    突然听到汽车的声音,李和以为出现了幻觉,可是随着声音越来越近,还有喇叭声,这是不能错的。

    “李叔,哥,你们看看,我把什么开回来了“苏明进门就喊道。

    李和从院子里探出头,“汽车?你从哪来整来的?”

    “哥,我不能白混啊,从运输公司调两张车子还是没问题的,我把二彪和瘦猴也叫过来了,他们都信得过,我让他们在门口等着呢”苏明又对李老头道,“叔,你看哪些大家伙先搬,我们听你安排”

    李老头道,“只让他们搬家具,何芳收拾的锅碗瓢盆都先带走,你再去看哪里有麦秆子,褥一些回来”

    苏明又带人开着大汽车去附近的郊区买麦秆子去了。

    路程不远,开个十来分钟,附近都是种地的农民。

    二彪、瘦猴帮忙,不一会就回来了,用手从车上抱着成捆的麦秆子,整齐的码在院子里。

    堆了好大一摞子,李老头满意的点点头,“够使了”

    一帮人从家具开始搬,李老头在旁边提心吊胆的喊着,慢点,慢点。

    光是家具两张大卡车跑了四趟,拉了4张车。

    其他不值钱的家具,李和让苏明老娘做人情送给了左领右舍,算是得了不少好人卡。

    后面拉了两张车都是瓷器和玉石,还有一些李和叫不出名字的小玩意,李老头在里面塞满了麦秆子,防止路上颠簸。

    为了遮人耳目,麦秆子又在顶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做到自认为的万无一失,李老头才满意的点点头。

    至于后面的锅碗瓢盆,衣服之类,根本没地方摆了,不可能再单独用大卡车拉了。

    何芳直接放在三轮车上,要自己骑。

    李和抬头看看时间,都已经八点钟了,难怪天都黑了,道,“你不认识路,我来骑吧,你去跟着大卡车”

    何芳连忙摆摆手“你别碍着我,三庙街我还能不认识?你坐三轮车上吧,只有两个副驾驶位,让明子和李叔坐吧”

    无奈李和只得坐到三轮上。

    让一个女人蹬车,一个大男人坐在上面,路灯下依然引得路上不少回头率。

    等到所有的东西卸完,已经接近十点钟了。

    苏明给两个卡车司机每人十块钱,一条烟,两个司机脸上的埋怨立马消失不见,高高兴兴的开着车走了。

    等家具摆放好,剩下的东西李老头不让任何插手,坚持亲力亲为。

    苏明道,“哥,这里没啥事,我们就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李和看着苏明后面的二彪和瘦猴,笑着道“谢谢你俩了,有时间我让明子喊你们一起吃饭,今天就不留了,灶还是冷的呢”

    两人慌忙摆手,二彪笑着道,“给哥你帮忙,应当应分,客气啥,那我们就先走了”

    看着三人离开,李和对李老头道,“李叔,要不明天整吧,今天太晚了。我去厨房看看,何芳应该烧好饭了”

    李老头道,“你给我搬东西,我在地下室接着,全部放里面,不能放外面”

    、

    得,李老头根本不接茬。

    紧张这些东西的程度比李和还要过分啊。

    就这样李和一趟趟在地下室和地上折腾,累的都要虚脱了。

    关键地下室的入口进入太麻烦,手里还抱着东西,黑灯瞎火的真心不容易,每一次都要弯腰,起身。

    老李头亲自把所有的木头架子抹干净,东西一点点的给摆放好,非常讲究。

    李和轻轻的晃了下架子,很牢固,不知道什么木头。

    “别看了,那是百年梧桐木,防潮、防虫,不易开裂,百年不腐,稀罕的不能再稀罕了,要不是不好拆,你以为老于头会好心留给你”

    “关键你老领导有方,远见卓识”李和送上了个马屁。

    不一会何芳在洞口喊吃饭的声音,终于让李和送了口气,光明正大的偷懒,爬上了洞口。

    这里的厨房让何芳欣喜坏了,又大又宽敞,还是自来水呢,用水也很方便。

    不过搬家来的时候,走的太匆忙,根本来不及买菜,只有几个土豆还有咸肉,咸菜。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得随意做了点。

    李老头吃晚饭,又喝了点酒,可能确实尽力不济了,也不能继续干活了,只得道“你俩睡后院,我睡前院?!?br />
    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哦,对了,咱家那两条狗呢,我咋没听见动静呢?”

    何芳笑着道“早就带过来了,我怕乱跑冲撞人,这里咱毕竟不熟悉,就栓到后院了,喂了饭,老实的很”

    何芳给李老头前院放好铺盖,又打了盆水洗脚水,泡了杯茶。

    李老头感慨道,“我自己亲闺女的福,我都没享着。结果临老享了你这丫头的?!?br />
    何芳笑着道,“那是你亲闺女不在你身边,要不然比我还仔细一百倍,一万倍呢”

    “哎,想想应该跟你差不多大了吧”

    何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闺女在?”

    李老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两岁的时候跟他哥哥一起送到南洋了,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马来西亚,我家老大哥哥就在那里“

    “那你老别急,现在政策开放了,早晚会回来看你的“

    李老头摸索着把自己袜子脱了,又试了下水温,失神的说道,“走的时候,我家大儿子也才十一岁,我怕他们识不得家门啊。我都61了,我家大哥比我大多了,万一他要是不在了,又没交代清楚,我就.......”

    看着李老头平常挺硬气的一个人,这会这么个要痛哭的样子,何芳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得慌忙安慰几句。

    搬家的同时,李和还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这些宝贝,之前光看单子没有什么概念。

    这次又看一遍东西,心里算有了谱。

    先从书画类来说,总计46件。

    元以前绘画14件,元以前书法15件?;褂邪婊?、年画、清宫油画、玻璃画、屏风画、贴落等17件。

    陶瓷类文物有651件,一级品221多件,二级品约430件,有清宫旧藏瓷器,有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及明代官窑瓷器。

    历代青铜器方面有30多件,其中先秦青铜器约27件,有铭文的15件。

    玉器、玉石漆器、珐琅、玻璃、金银器、竹木牙角雕刻,以及笔墨纸砚等“杂项”,总计700多件,光是翡翠和田玉,田黄石就占了一大半。

    剩下的就是一些古籍版本,宋、元、明版较多、卷帙完整、书品好者居多,甚至有《宛委别藏》及部分“天禄琳琅”藏书,相当珍贵,按照李老头的说法,就是故宫也别想找出一套完整的《宛委别藏》,这套书是无价之宝。

    李和想想自己真是太了不起了,李老头骂得对,自己还是太不知足了。

    美美的刚睡下,迷糊的才打了个盹,大门就又被拍响了。

    “小子,赶紧起来,继续搬东西,打扫卫生,都5点了,天都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