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从回来就开始做饭,炒了几个菜,焖的大米饭,一出锅,香喷喷的能把人给迷晕了。

    李和他们一回来,何芳就招呼着吃饭。

    李老头进院子里先打了桶水,洗了脸,然后直接进了厨房,把大铁锅里的饭盛出来放到盆子里,只留下锅巴,熥一会加点豆油,锅巴更加金黄,酥脆。

    不过十来分钟功夫,锅巴香味越来越浓郁,李老头满意的笑道,“这锅巴好,你们不准和我抢”

    苏明也过来了,倒是可以围一桌,给李老头递烟,李老头没接,自己点燃了自己的旱烟,吧唧了一口,“我这几天住在这边,看了看你的房子,三套房子都不适合收藏古董?!?br />
    “怎么了李师傅,一开始不都收藏的好好的吗?”

    李和不耻下问,这玩意他不清楚,老李头才是行家,现在老李头无条件的帮助自己,自然要多学习一些才行。

    “通风口不够,湿度大,地方也小,好多家具没法放。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这里不安全,有心人也越来越多了,你这院子谁都拦不住,搭个梯子就进来了。我也听苏明说你们收古董的事了,天天三轮车进进出出,其实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太招摇了,赶紧换地方”

    老李头吧唧着旱烟,一点点的解释着。

    李老头来了也有半年了,李和的家底倒是多少清楚一点,知道私下里做了生意,也不差钱。。

    李和给李老头倒了杯酒,问“李叔,那你说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老李头抿了一口酒,又夹了口菜,道“我有一个朋友,早些年也是个顽主,孩子媳妇送出去了,解放后自己没来得及走,不过就在去年和香港的家里人联系上了,他就准备去香港安享晚年,房子我去敲敲边鼓,也许能卖给你。他的房子也是79年发还回来的,虽然破损了不少,可是结构不错,早些年多少人眼红。价格你们自己谈了?!?br />
    “那感情好,在什么地方?”李和自然点头应承了下来。

    “不远,三庙街那边?!崩侠钔匪?。

    “李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去?”李和一刻都等不了。

    “明早吧?!崩侠钔匪低暧旨辛丝榧θ?,嘴里一边嚼一边道,“别说,何丫头,现在烧菜的手艺越来越不错了”

    李和笑着道,“那当然了名师出高徒”

    何芳剜了李和一眼,没吱声,低头吃自己东西。

    苏明下午也看过一张单子,古董真假倒不是关心,只是觉得做了那么多无用功,有点羞恼,举着杯子对李老头道,“多亏了你,李叔,要不我和我哥还得继续白忙”

    李老头看了一眼兄弟俩,“你俩一对锤子,正常。不过也是好运气,确实有不少好东西,瞎猫碰上死耗子。不过许多不是假,只是你俩看着旧的都往家搂,比如那么大花瓶,刻着为人民服务服务,那么几个大字都看不见?”

    李和喝酒上了脸,心里更是发烫,其实更多的怪自己,只要是旧的,看着泛黄的,都一股脑的看着像古董。

    其实很多都是民国以后或者解放后烧制的,烧得质量不好,落灰入水,时间一长,就看着像旧品。

    只能说李和眼光问题。

    第二天吃饭早饭,李和骑着车带着老李头出发,直奔三庙街。

    三庙街有三庙,均为关帝庙,故称三庙街,小碎石头渣子混着沥青铺的路面,路面不平,走路时要是鞋底子薄,遇上翘起来的小石子会硌脚心。

    同样是四合院,青瓦白墙,窄窄的院门,李和看不出哪里好,只有这里的地段是一等一的好,宣武门离自己学校最近,比自己住望儿山强多了。

    老李头敲了敲门,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头出来开了门,看了看李老头,又看了看李和,没说话,径直自己进屋了。

    大门里面就是堂屋,木头梁依稀能看到描红雕刻。

    “别介意,就这性子“老李头招呼李和进屋,指了指自己脑袋,低声道,“这里,这里,以前受了刺激”

    直接进入院子里,红木的桌椅,雕花的门扇,虽然陈旧污渍但是无一不精美。

    郁郁森森的乔木缠着藤蔓,曲径通幽,沿着石板小路走到尽头又豁然开朗,玲珑花阁,藕谢鱼塘。

    李和真的喜欢上了这座院子。

    进了堂屋坐下,老李头直接开口道,“老于,我直来直去。你这屋子卖不卖,卖的话,给个面子,卖我这本家侄子,也姓李”

    说完又看了一眼李和,李和站起来,道“于叔,我家叔叔倒是经常提起你,年轻时了不起的人物”

    老张没有搭茬,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子住了一辈子,自然是有感情的,这一次出了国,孩子们都过惯了国外的日子,能不能回来还是两说,还不如卖出去。

    李和也没有说话,自己表现的太迫切的话,只会让老张觉得自己很需要,坐地起价自然避免不了。

    “小伙子,我这房子如果要卖的话,少于这个数我可是不会卖的,而且是一次性付清?!崩险派斐鍪治甯鍪种副驶艘幌?,面无表情

    “五千?”李和愣了愣,露出吃惊的神情,老张点了点头。

    “那这屋里的家具?”李和心理面乐开了花,表面上该计较还是少不了的。

    五千块钱买下王府井的宅院,后世八位数九位数都不一定能买的下来的房屋,绝对是天上掉下来的大便宜。

    老于头想了想,“都给你”

    同样的手续过户之后,李和拿着房产证,内心掀起了一阵涟漪。

    前世从来没想过的事情,现在竟然都做到了,三庙街的房屋,就算是在前世,自己也算不差钱的,可也从来不敢得瑟到想在三庙街买房,只是现在,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生活啊,真的是在你无意之中便会一点点的出现,然后降临到你的头上,幸运儿从来不会单行幸运,接二连三的接踵而至。

    老于头虽然话少,但是是个爽气人,当天拿到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着一个包袱,一个大箱子,就搬到了隔壁的宅子里。

    李和目瞪口呆,指着隔壁的房子,“这也是他家的?“

    李老头笑呵呵的道,“你以为呢?你去金鱼胡同看,半条街都是那桐那家的”

    “这些房间都要空出来,摆上架子,古董不能直接放在地上,需要架子,每一件不一样的古董,都需要有特定的架子摆放,不能跟别的古董摆放太近?!?br />
    “这边的墙壁需要刷一遍?!?br />
    “这边的窗户需要多开两扇,通风不够,夏天的时候炎热,冬天干燥,水分不足?!?br />
    “这边需要种一些花草,让空气变得湿润一点?!?br />
    老李头一手拿着旱烟吧唧着,一边指指点点,李和还有苏明跟在身后,苏明拿着小本子记了起来,一点都不敢遗漏。

    看的出来,老李头对于古董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没有酬金,老李头依旧尽心尽力的帮忙。

    李和已经前后十几间屋子转悠了一圈,笑着道,“李叔,多亏你了,要不也买不着,那几间屋子绝对够放了”

    李老头笑呵呵没说话,示意李和跟着自己。

    李老头带着李和穿过小门,走到一个假山旁边停下来,在一个山洞旁边使劲的转一个木桩子,累的气喘吁吁,“死人啊,赶紧过来帮忙”

    李和赶紧过去帮着旋转,只用了几下,只听得嘎吱一声,地上一个大圆形的磨盘在缓缓移动,李和激动的喊道,“动了,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