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休息日,李和决定去租住的地方看看,把下午两节课上完,也才四点钟,先回宿舍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到校门口等何芳。

    何芳蹭饭形成了习惯,名曰改善伙食,提前就给李和打了招呼,要求校门口等着一起走。

    何芳有时也会觉得从吃不起饭到挑嘴就是人生命运的转变。

    想起高中那会,早饭吃个饼子。

    午饭,一个馒头,要五分钱的菜汤。

    晚饭,又是菜汤馒头,要是想改善伙食,就去找盐,再去菜场找几片发黄的菠菜叶,悄悄拾起来,去没人的地方洗净,掰在碗里。

    他现在都快忘记那么苦的日子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有时也会骂李和,把自己带坏了,居然有了挑嘴的毛病。

    何芳刚出校门,就看到了推着自行车的李和,刚要小跑过去,就被人喊住了,以为听岔了,可是一回头,看见一个男孩子腼腆的朝自己走过来。

    李和不远处也看到了,这个男孩子也是认识的。

    这是哲学系的熊海州,不用看都知道,也是递情书的。

    熊海州俊秀英武算不上,洋溢着青春脸上还透露着几分男孩子的羞涩,把一封信心的信交到何芳手上,“我们做朋友吧”

    何芳心里无奈,可脸上还是得装出认真的表情,“谢谢你的厚爱,熊海州同学,我会认真考虑的”

    拒绝也不是,接受也不是,何芳颇为苦恼。

    何芳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姑娘,高挑的个子,蕴藏着一种青春的活力,秀气的五官透出一种靓丽的桃红,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小辫,飘溢着一种自然美,奔放着一种高雅的洒脱,弯弯的柳叶眉下闪动着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眼神折射出智慧和自信,朴素的衣着,显示着女性的成熟和严肃。

    现在伙食好,心情好,这种青春无敌的力量在学校里倒是迷得了不少男孩子,情书收了确实是不少。

    有不少人知道李和与何芳关系好,不少人都来找李和说项。

    在青春洋溢的年纪,受一些港台电影的影响,示爱方式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越来越多的人,更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爱情。

    在内心的小鹿乱撞下,回家提笔写下一封还带着革命感情的求爱信,大体如:XX同志,XX活动以后,回想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

    情窦初开的年纪,捧一叠精致的信纸,趴在被窝里述说缠绵的心事。

    就这样一封信也是反复斟酌,写了撕,撕了写,在隐隐约约觉得对方应该能够明白自己那个意思后,将写好的信笺叠一个心形,托人转交或或者当面递过去。

    何芳有气无力的把信塞进包里,非常的无奈,一下子坐到自行车后座上,看着笑得贼兮兮的李和,气不打一处来,捶了李和一拳,“赶紧走,不要笑得那么鸡贼”

    李和把自行车蹬得飞快,终于感受到了夏季的一丝凉风,但是依然止不住汗水跟下雨一样的淌,回头对何芳,道“我说大妹子,你这魅力也太大了吧,有多少花季少男要惨死你这石榴裙下”

    何芳道,“你闲的吧,少来胡咧咧我”

    “我说的是事实”

    何芳笑着说,“你念念‘四是四十是十四十是四十十四是十四’”

    “事实是事实是实事是实事是实事是事”

    何芳哈哈大笑:“你再说‘禅是一枝花’”。

    李和念:“扇思一枝发?!?br />
    又一阵大笑,笑完之后她说:“这个卷舌与平舌,鼻音与边音,你这辈子没指望分得清了”

    李和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何芳的笑点。

    李和平常也把“飞机”念成“灰机”,“刺杀”念成“自杀”,“华丰”念成“发疯”。

    回到家,何芳洗了把脸,趁着菜场没关门,赶紧去买菜,又给李和接了盆水,“你也洗洗,把衬衫换了,都汗的湿透了”

    李和擦了把脸,把毛巾拧干,挂在绳子上,“我去李老头那看看,多做点饭,晚上跟他喝一盅”

    李和刚进门,从屋里窜出两条身影,一个劲的要往李和身上扑。

    当初的两条小狗崽子已经长成了大狗,比李和的膝盖还高。

    因为李和一直待学校时间比较多,索性就放到李老头这里给他做个伴。

    长的跟灵堤犬差不多,但是灵堤犬除了跑的快一无是处。

    几千年的优胜劣汰,才成就了山东细犬,老话也说耐力好跟马跑,虽然不是跑的最快的,但是确是捕猎好手,追兔子几个弯拿下了。

    李和进到院子,大门拐角乱七八糟的堆了一些瓷器和碎杂。

    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逼仄的房间里吊扇又在呼啦呼啦地响,李老头正光着膀子用括刀认真的修补瓷器,抬头看了一眼李和,“我没听见狗叫,就知道你回来了”

    李和拿起一个修好的瓷器,一些钉子分布在瓶子身上,“这个补的太好了,你老受累”

    李老头白了李和一眼,“这叫锔补,有几道裂缝,就有几道冲,每道冲的两端用钉补好,本来应该用黄铜钉子的,可惜找不到,就用铁钉凑合了”

    李和看的出神,只见李老头放下括刀,先用绳子固定碎片,再在接痕两侧的钻眼部位,抵紧钻杆,来回拉动小弓,然后将锔钉嵌进钉眼,仔细锤实敲紧,最后涂上糯米浆和骨胶。

    李和好话不要钱的送上,“李师傅你真是行家,佩服,佩服”

    “这门手艺快失传了吧,记得只有故宫还有几位老师傅会,景德镇还有没有传人我就不知道了,所谓碗内不见钉痕,盛汤盛水不漏,说的就是锔补”李老头叹口气,说完又站起来拿了张纸给李和,“这是我给你列的单子,上面都是好的,看不真的都给你扔院子里去了,改天让苏明拉走,还有不少大家具,赶紧弄走,太占地方了?!?br />
    李和拿到手里一看,不知道哪里撕下来的作业本纸,看了眼屋里,又看了看院子,失望的道“李叔,不能这么多假吧,我这屋子都快被你扔空了”

    李老头刚没喝完一口水,急忙咽下去,没好气的道“你还不知足,瓷器、玉石先不说,就是屋里的紫檀沉香许多人一辈子都积攒不来,你啊,就是遇着了好机会”

    李和一听这话,疑惑的指着院子的那个大圆桌,道,“我不是这意思,李叔,那桌子那么沉,应该是紫檀吧,我亲自去的,卖家还说是明清的,祖上传下来的,怎么可能不是呢?”

    李老头瘪瘪嘴,“你怀疑我眼光?要是能错了,我眼珠子扣给你,这个是黄檀,差了十万八千里。真正的明清紫檀凤毛麟角,虽然这件不真,不过你另外两家屋子倒是收了几件真的,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卖乖”

    李和最后又不甘的抱着侥幸心理问,“真的大部分是假的?”

    得到李老头确定的答案后,李和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虽然知道有许多是真货,但是完全没有达到心理预期,接近三年的时间,费了20多万,居然有三分之二是假货,这个打击有点沉重。

    出门的时候,朝着一个梅花瓶子重重的踢了一脚,还不解气,又高高举起,朝地上狠狠的摔了去。

    李老头没吱声,摇摇头,小声骂了句,“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