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当晚就在想着怎么回信,借着15瓦灯泡微弱的光,咬着笔头,思索着……。

    “你所有的一切都已融入了我的生命,你的笑容,你的哭泣,你的快乐,你的伤悲,不知不觉已中已经成了我的全部……”

    刚抬起笔写下这么一段,李和不满意一下子又撕掉了。

    写思念的痛苦,这个没有必要了,李和同样不想去给张婉婷增加痛苦。

    写赚了多少钱?张婉婷对这些没有兴趣。

    快到夜里十二点,宿舍里的其他几个人都还在看书,没有一个睡觉的。

    高爱国提起暖水瓶,走过来给李和续了杯水,“写封信哪有这么难?看把你急的“

    “写信不难,写什么内容才是难,写深入了她担心,写少了她觉得你敷衍,难啊”

    李和无奈的叹口气,怎么写封信也让自己这么为难。

    看了下时间,写不完,自己今晚也是睡不着觉的,只得只得提笔从日常琐碎开始写。

    比如自己又长个子了,从175变成176,饭量也越来越好,也越来越贪吃,吃的多,长的也胖了。

    比如家里养的两条小狗已经变成了大狗,它们的成长是非常迅速的,带回来是小肉团子,没已经迅速膨胀了,以前只能占据桌下的一小块,长大了整个桌下都塞满了。

    想了半天,李和也才写了2000字,最后李和一咬牙,又把苏明和苏明老娘拿出来溜了一遍,甚至苏明相亲的八卦都写了上去。

    满满当当的写了三页纸,李和才算满意的松了口气。

    将信小心翼翼的封好,放到枕头下面,准备明天上街的时候顺便邮走。

    等去水房刷好牙洗好脸,宿舍依然还在看书,李和道,“该睡觉了哈,这么用功干嘛,死读书,读死书,说的就是你们几个”

    陈硕气的骂道,“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没追求啊,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同志说过,天才就是1%的天分加上99%的汗水”

    李和得意的道,“你怎么不说后半句?但那1%的天分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

    高爱国一个枕头砸过来,“你不学习没事哈,可不能动摇军心”

    李和重新把枕头扔回床上,“秀水街你们去么?我去寄信,顺便再去买双拖鞋”

    几个人想了想,明天上午没课,刚好可以趁这么好的天气去转转,开学到现在还没有出去逛逛呢。

    高爱国最后拍板,“主席他老人家也说,要劳逸结合,那明天咱们一起去”

    既然约定好了,也就都不看书了,赶紧关灯睡觉,一夜无话。

    天刚刚蒙蒙亮,李和第一个醒来,站在地上,还没穿衣服,就开始大喊,“起床撒尿了”

    李和第一个洗漱完毕,一边在旁边唠叨催促。

    赵永奇穿着跨栏背心,一嘴的泡沫,举着牙刷口齿不清的喊道:“等等我,洗漱完换套衣服的”

    “我也去?!?br />
    陈硕甩了下现在很流行的中分头,拿着小镜子挤着脸上的青春痘,一边对李和挤眉弄眼。

    看着两人的样子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李和只得斜仰在床上发呆。

    高爱国倒是利索的,没几分钟就都穿戴整齐,站到门口催促:“走啊,赶紧的,就你俩最墨迹?!?br />
    等所有人搞好,李和才一把揽住几人肩膀推着往外走。

    到了学校门口,等车的人站了一大排,看这规模一辆车都坐不下。

    “谁啊”

    “挤什么挤,赶着投胎???”

    在旁人的叫骂声中,赵永奇个子大,迅速开出一条血路,挤挤更健康。

    有得挤还好,连车门都摸不到车就开走了,那才是悲催,总算不用等下一辆。

    至于座位,那是不用想了,能够挤上来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你立功了”陈硕冲着赵永奇竖了个大拇指?!暗澈腿嗣窕峒亲∧愕??!?br />
    公交车的摇摇晃晃,虽然是春节,但是四个人依然挤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领到了免费的“桑拿券”。

    当在东大前门下车的时候一身整洁的衣服已经成了抹布。

    三人互视一眼,指着对方的样子哈哈大笑。

    寄国际信件都需要去当地较大的邮局,普通的小邮局没有国际信件的业务。

    所以李和就必须到朝阳区邮政局来寄,让其他几人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在柜台查了乌克兰的邮编,又贴了足足2块钱的邮票,写好信封地址,才从邮局出来。

    没走几步,高爱国咽了咽口水,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卖鸡蛋仔的小摊位,抿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

    不止高爱国一个,李和也一样,几个人早上到现在没吃饭呢,闻着那股香味都舍不得走了!

    真的好饿!

    李和大手一摆,“走,消灭几个,哥请客”

    还没等几人吃上几个,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夹杂着喝骂。

    如果从上方就能看到人群迅速以一个点为中心聚拢。

    朝阳群众看热闹的习惯,使他们做到神一般的无处不在无所不知。

    他们或是社区里戴着红袖标的热心居民,或是小卖部店主,或是一起晨练的大爷大妈,买菜路上、遛弯间隙,只要是发现可疑情况就能立马围上去变成私家侦探。

    “一会儿再吃?!背滤妒前杖饶值男宰?,拉着几个人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几人刚走近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喝骂声,接着就是**碰撞和另一个人的惨哼声。

    一个大高个带着一脸凶气一手攥着另一人的衣领,巴掌不断往脸上招呼。一边打一边骂:“你大爷的,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又到爷地盘摸点子?”

    被打的人只顾双手抱住脑袋,不住的痛叫,“哎呦,哥,哥,我错了,放我一马?!?br />
    看清里面的情景,李和一愣。

    打人的青年他认识,苏明的小弟二彪,貌似就是传说中的四大金刚之一。

    “放了你再跟伸爪子???看我今天不打断你这只手,我让你偷?!倍胨低暧痔吡艘唤?。

    二彪眼睛一瞪,下一秒立马堆上了笑容,变脸之快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练过。

    “李哥,你这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br />
    二彪点头哈腰的打声招呼。

    李和左右看了一眼,不仅苦笑。不过被看到了不打个招呼也说不过去。

    “出来转转。怎么了这是?”

    二彪扭头看看手里的青年,又一巴掌甩他脑袋上,才转过来堆着笑:“这小子不长眼,爪子伸我地盘上了?!?br />
    李和点了点头,对这事不想多管,不过还是提醒一句,低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了,这里是使馆区,把武警引来了就是大事?!?br />
    “明白。哥,你放心,没事的,我这是见义勇为,武警来了也算这家伙倒霉”二彪立刻答应,转头又冲那青年头上甩一巴掌:“今天算你运气好,以后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听到了没?”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手上使劲直接给那青年甩了个跟头。

    又凑到李和身边:“李哥,好不容易看到你一回,怎么也得让我做东请你吃一顿?!?br />
    李和笑笑拒绝,下午还有课“还有同学在等我呢,改日。你们赶紧走”

    二彪跟李和也不认识一天两天了,听了这话,就赶紧带着小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