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遛弯时,意外地在一棵桃树的尖部发现了桃花骨朵,这使李和惊喜极了,比往年早开了近半月。

    报春的花果然通常都是连翘和桃花。

    像往常一样,寻了个早点摊儿,豆汁油条捏在手上才猛然反应过来,打今儿个起,家里算是多了一口子人了,李老头的早饭还得要帮着买。

    给李老头住的这套房子,比李和住的那套还要大。

    在房门前几米处有一口水井,井很深,长长的绳索拴在桶上放下去,要等好大一会儿才能听到很轻的噗得一声。

    这还得说是你没有说话支起耳朵在听,否则,连着轻轻的声音你也听不到了。

    李和打好水,给李老头用盆子端到架子上,看到李老头从厕所出来,故意挤兑道,

    “李师傅?起得挺早??!.哎呦,您这么忙还亲自上厕所???”

    李老头一瞪眼,“咳!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小声说”

    李和笑道,“先洗把脸,再吃早饭,豆浆油条给你搁桌子上呢”

    李老头拿起膝头的烟袋,从烟荷包里又装了满满一烟袋锅旱烟叶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火柴,点着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从那张牙齿快掉光了的嘴里吐出一团浓浓的青灰色烟雾,被风一吹唿的一下散了。

    “李师傅,昨天给你烟,你也没接啊,我以为你不抽烟呢”

    李老头从嘴里拔下烟袋,在墙角处狠狠磕了几下,又含着烟嘴子使劲吹了吹了,这才说:“我年轻那会就抽烟泡子,后来戒了,就改成旱烟了,你们小年轻抽的香烟没劲,我就不喜欢“

    李老头进屋,突然咋呼了一声,把桌子的豆浆赶忙拿到手里,“你个败家玩意儿!这油乎乎的果子,滚烫的豆汁就往桌子上搁,你是没长眼啊还是心大???”

    李和挠挠头笑道:“李师傅,不就是一八仙桌儿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br />
    李老头气的要跺脚,“我说的不是桌子,是桌子的这个黄花梨屏风”

    李和打眼一瞧,桌子的东西,挺古朴,有老的感觉,上面镶着人物,都是玉制的,“我怎么看着像牌匾”

    “这就八仙献寿屏风图”

    “那你老说道说道?!崩詈鸵怖戳诵酥?,眼角瞅着进门来的的何芳,示意她泡一壶茶端过来。

    “这屏风价值并不全在用料名贵上,而是所有之人的身份与众不同!”

    “难不成还是皇帝用的不成?”李和打趣着。

    “无知!”李老头斜了他一眼,接过何芳送过来的茶,问道,“知道张江陵吗?”

    “谁?”

    “张居正!”

    “哦,你直接说名字不就得了”

    李老头摇摇头叹息道:“玩古董的玩到你这么无知无畏的境界,实在是不可多得!”

    “过奖过奖!”李和假作没听出来老头儿的讽刺,继续问道:“李师傅,我这屋里有没有慈禧用过的夜壶,脸盆啥的?”

    李老头装没听见李和打岔,继续道“这八仙桌儿还是抗倭大帅戚继光送给张居正的!当年戚大帅总领抗倭事务,为防后方制约,没少给张居正送东西,从金银珠宝到名马美姬,乃至吃食用具,甚至连****都送过!送张桌子很稀奇吗?”

    咣当!李和没摔下去,可心中戚继光一代名将,张居正辅国良臣的伟大形象轰然倒塌,这也忒离谱了吧?

    “不对啊,这上面可没刻戚继光敬赠张居正的名款吧?你又看的哪里野史牵强附会而来的?”

    对于李和提出来的怀疑,李老头倨傲一笑道:“自然是有史可证的,你看屏风上的字,林升《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以后有机会我领你见个人,你就知道我说的不虚了?!?br />
    李和点点头,看向李老头的目光就不一样了,如果老爷子说的是真的,就凭这份眼力劲儿,当年在业内怕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其实,我最关心的不是这个?!崩詈椭绷酥鄙碜?,温声轻语说道。

    “哦?那你关心什么?”

    “我关心这张所谓的屏风究竟值多少钱?”

    “你你!钱钱钱!你小子就认得钱!古董的传承与价值的体现,并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哦,珠宝折价也可以,您总不能用粮票换算吧?”

    “俗不可耐,俗不可耐!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一笔数字了?臭不可闻!”

    李和怕真的惹毛了,连称呼也改了,”李叔,我意思是以后卖,不是现在“

    ”那还不是得卖?“

    ”你想想,咱还要不要继续收藏,万一遇到更好的,咱是不是没钱收,不就得卖点差的,这些眼力活还是要靠你啊“

    李老头叹口气,道“一件器物摆在那儿,一看过去,能把你带回到古代;手指触摸,能感受古人创造它的心意,这才该是玩文物的终极目的?;峁乓徊阌腻湓彩斓陌?,沉静温润,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古董有形,文化无质,它看不见,摸不到,却渗到人的骨血中去.你这小子真的收到了不少好东西啊。你的意思,我也明白?!?br />
    “那你老受累,帮我整理整理”

    李老头站起来,伸了个腰,“鼻烟壶,扳指,砚台,这些小东西,已经给您整好了。大件的我再费点心思,全给您列单子上,你一眼就能瞅清楚?!?br />
    李和谄媚道,“那你老受累,中午想吃啥,我给你整”

    “中午给我送过来就成,吃啥无所谓,别忘了给我带瓶酒就行”李老头说完就不再搭理李和,拿着油条豆浆,边吃边整理东西。。

    也许对许多人来说,这些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

    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默然等待千年,只为再次相遇!

    它们的岁月中浸染了成百上千年。

    每一件,都凝聚着工匠的心血,倾注了使用者的感情。

    每一件,都属于不同的主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

    每一件,都那么与众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着独特的历史。

    但是李和对这些东西不敢兴趣,对他来说没有实用价值,就是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