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着喝着,不觉已经到深夜,何芳突然道“今年没法给我爹上坟了”

    何芳爹肺病过世的时候她也才10岁,自己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爹死后,邻里都为何芳家捏把汗,没了男劳动力,这日子哪里是好过的。

    家里有两个孩子,还能成人吗?何芳却很用功,懂事。

    爹给她留下来了好多书,唐诗宋词,《论语》、《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还有一本厚厚的《字典》。

    何芳从小脾气见硬,一点都是不肯吃亏的。

    很多人咬牙切齿的说,何芳这孩子小小年纪鬼精要命,可别累着心眼儿长不高。

    何芳突然又站起来,崩直身子,把李和拉到跟前,用手比划到李和额头“你看我也不比你矮多少吧,咦,你又长高了,我记得我以前到你眉毛的”

    “12点钟一过我就又长了一岁,21岁了,你也26了”李和跟门上的划痕比对了下,意外惊喜发现真是长高了,“没长多少”

    上辈子自己也就在175停止了,这辈子伙食不差,变成了176,这是没有想到的。

    何芳个子也不矮,有168了,难得的大高个,很瘦,但显得非常高挑。

    何芳八两白酒下去,依然跟没事人似得,拍拍脸,笑着道,“我是不会再长了,你再长也困难了,虽然老话说23猛一窜,但你腿肚子这么厚难长个了”

    李和笑了笑,看了下时间,“我是喝不下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怂玩意,就这么点酒量,还跟我比划”何芳去了厨房把灶间的火熄了,又把锅里的热水放进保暖瓶,进堂屋拿出洗脸盆,对李和道“你自己先泡个脚”

    “我自己整,你赶紧去卧室睡觉吧,明天睡到自然醒”李和把水倒进盆里,试了下水温,脚放进去舒服极了。

    “过年就有过年样子,哪能睡懒觉,现在是凌晨一点,准许六点半起来”何芳说完,就不再搭理李和,径直回卧室泡脚睡觉了。

    李和关好堂屋门,躺在床上酒醒了,怎么也睡不着了。

    张婉婷已经离开有二十多天了,雪还在铺天盖地的砸,给李和砸明白了,也给冻明白了,眼泪好象雨一样流了一夜,分不出淌在脸上的是水还是泪,有人说男人为女人流泪值得,但是理智告诉李和:不能!不能再这样,都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他以为会很轻松,很洒脱的把她给忘了,重新过着平静的生活,可是没有想到,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忘记一个人是这样难的一件事。

    无论是一个人在家,还是走在喧闹的大街上,都觉得我的生活中我的身边缺少些什么,无论是什么样的场景,都会想起曾经和他的点点滴滴。

    眼前是明亮的,而他的心却是在黑暗中前行,找不到方向----这就是思念!

    以往的思念是有期的,两天,或是一周,就会相见,而如今,却是三年。

    真的不想去想她,李和真的希望自己得了失忆症,把以前的一切一切全都忘记,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想活得轻松一些,太过压抑了,压抑得他要喘息不过。

    李和这一夜迷迷糊糊躺下,堂屋门就彭彭砸响了,“大懒虫,赶紧起来了,要点香迎灶神”

    李和悉悉索索套好衣服,开了灯,刺眼都要睁不开,“我说大妹子,才几点,你就来折腾我”

    “你个懒驴子,都快七点了,你还墨迹呢”何芳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又撕了几颗大葱,“赶紧去刷牙洗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