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李和买好菜,又去邮局书刊门市部,拿了两份报纸。

    一份人民日报、一份新华日报,都在重点报道世界杯亚洲预选赛中中国战胜了日本队。

    这个时候报纸才4版,能花一个版面来突出介绍,可以看出重返世界体坛,让中国人很兴奋。

    对于82年的世界杯,后来酒桌饭局上,大家也没少提,这场球是中国人向足球交的第一笔学费,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看的第一场球,在一片懊悔中结束。

    亚足联坑人不商量,赛程极不合理,中国队在踢完所有比赛后,新西兰队还有2场比赛没有踢,分别是对科威特和沙特,新西兰对科威特那场比赛时,科威特已经提前出线了,但幸好双方踢平,不然最后一场沙特只放水一个,中国连附加赛资格都没有了。

    果真,沙特故意输新西兰0:5,联手把中国队做了,最后中国队没料到附加赛,准备不足,1:2输新西兰,含恨出局啊。

    这一届亚洲出线的是科威特,当时大家当时的想法是,中国好像是赢了科威特,所以大家认为中国队的实力也很强。

    打开国门,思想解放的年代,中国人希望获得世界认可的迫切心理使得体育竞技成了第一个突破口。

    体育冠军迅速走红全国,成为各行各业学习的精神偶像。

    一恍惚间,李和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回到家,把菜篮子往地上一扔,到屋里找出笔和纸。

    开始写写画画,西德、法国、意大利和波兰晋级四强,这个自己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可冠军队是谁呢?

    马拉多纳,罗西,舒马赫,吉雷瑟,费舍尔.........

    一连串的一连串的名字被写在纸头上。

    张婉婷进屋,道“你在那写啥呢,垃圾池那边垃圾都堆满了,垃圾都刮到咱门口了,咋就没人收呢?”

    这个时候处理垃圾很简单,一个居住区修一个垃圾池,感觉冒尖了,四周都是垃圾了,再倒就影响走路了,这个时候才有人来拉走。

    因为这个是敞开式垃圾集中区,冬夏雨雪时候污水横流,春秋刮风时候垃圾满天飞。

    李和道“只能勤快点,咱自己多扫扫门槛了,不然咱也没辙?!?br />
    张婉婷就去看书了,李和继续闷头苦想,最后只剩下闷头苦笑了,相隔好多年,记忆不是那么靠谱。

    笔头在罗西这个名字上,划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李和一咬牙,就他了,罗西,金球奖,意大利。

    李和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越发确定是意大利。

    李和的赌性上来了,赌还是不赌?

    可所有的比分,赔率,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如果只是单纯的猜胜负,在欧盘,不管是威廉姆斯还是平博,都开不出太多的赔率。

    除非两支球队强弱悬殊较大时,才有大的悬殊赔率。

    这里面只有一个波兰是冷门,可是小组赛怎么分的,就算从广播电视得到即时的消息,也没法电话下注。

    再去让李若古或者汪雨在美国帮着下注怎么都不靠谱。

    他们都是老实的学生,哪里懂这里的道道。

    李和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想到的发财大计,就这么黄了,只得又坐到门口的躺椅上唉声叹气。

    眼下他维持现状都不会让自己过得太差,可他发现自己已经收不了手了,他的目的不是赚多少钱,是想看看自己的能耐到底有多大,换句话说,就是野心在无限膨胀中,致使他不管不顾的往前冲。

    当然,这个时代,只要在原地呆着不动,就是退步,当我们原地踏步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在不停歇的往前跑。

    有一天,当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别觉得别人在跟你炫富,别觉得别人都在装逼,那是他们那个层次里最普通不过的生活。

    李和两辈子也是深有体悟。

    苏明的妹妹苏小妹正趴在堂屋的桌子上让张婉婷帮着补习英语,这丫头跟家里老四倒是一般大,正上初一,也是聪明的紧的。

    张婉婷在李和的鼓励下,继续学起了英语,本来就有高中的底子,现在无非就是增加词汇量。没有教材,只是拿了本英语版《双城记》,每天早上都要背诵上一章,这本反映资本主义压迫和剥削的书,在外文书店里基本都有卖。

    这本书平装334页、45章,张婉婷硬是用一年的时间不知不觉背完了大部分。

    现在写的英语作文地道平实,长短句贴切,李和都挑不出刺。

    李和当然也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做到的,张婉婷傲气的道“英语背诵几遍语感就来了,语法没什么讲究。俄语就要蒙死我了,名词变格、动词变位,我学了这么时间,连篇像样作文都写不出来。你说哪个简单?”

    所以李和现在也不担心张婉婷误人子弟,苏小妹反正也是天天跟在张婉婷后面背初一的课本,偶尔不认识的单词,会问几句。

    苏小妹和张婉婷处的熟了,两个人有说有笑。

    只听苏小妹道,“我妈早上让我洗衣服,我没干就说在看书。然后她说,读书有什么用,你看那隔壁赵丫头,没读书,照样二级工,每个月38块,不知道多好。我就顶了句,那我也不读书了。我妈骂着说,你再说一句试试…………我才不怕她呢,我就说我不想再读书了。结果你猜我妈怎么说?”

    张婉婷好奇的问道,“你妈怎么说?那就不读书了?”

    苏小妹双手叉腰,学着她老娘的姿势语气,“你个兔崽子,我和你爸辛辛苦苦供你上学,你不读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张婉婷笑弯了腰,隐约又羡慕起苏小妹,自家老娘要是有这么开明,那自己死了都乐意,“刘婶疼你呗,你好好读书就是了”

    这就跟老娘念叨整天在家里也不出门,出门玩一会儿就开始念叨一天到晚死外面,也不知道回家是一样一样的,老娘这种生物有的时候就是用来毁三观的。

    临近中午,张婉婷看李和躺椅上也不说话,贴心的过去帮着泡了壶茶,“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啊,今早没人惹着你啊,出了什么事?”

    李和有气无力的道“本来想了个发财大计,结果最后发现是个白日梦,你说我不是白高兴一场吗?”

    “你就是个财迷,再哪里有那么多发钱地方?”张婉婷又低声道“那几个罐子里可都是满满的钱埋院子里呢,你可别那么不知足了”

    李和叹口气道,“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张婉婷气的掐了下李和,又把泡好的茶端走了,“你有志向,中午就别吃饭了,这茶你也别喝了”

    李和很想回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可肚子却很不争气的咕噜了下,偏偏那咕噜声在寂静的瞬间分外清晰的传进张婉婷耳里。

    张婉婷笑得越发得意,才丢下一句“你的肚子比你诚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