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吃过饭,宋将军办公室打来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当聂空走进宋罗平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秘书正把用过的餐具收起,看来宋刚吃过饭。

    “聂空,来坐?!彼温奁桨涯艨杖迷谧簧?,和颜悦色道:“把你叫来,是有几个事情,我就先捡好听的说了?!?br />
    聂空点了点头:“您说?!?br />
    “贺组长这次来,是带了一批物资的?!彼温奁叫γ忻械溃骸暗毖膊樽橥揪吨V莼氐氖焙?,发现长安的灵魂武装被封锁,于是临时和上级取得沟通,最终带来了这批魂武物资?!?br />
    说罢,在宋的示意下,秘书把一张清单递了过来,聂空接过一看,眼前顿时发亮。

    这个清单列的很长,其中包含10件30级极品黄金装备,70件20级极品黄金装备,500件25级普通黄金装备。

    还有顶尖的珍贵消耗品,其中包含5颗末日水晶、30颗王阶宝石、各种史诗级药剂、卷轴等等,还有海量的精炼石、宝石、黄金装备炼制符!

    这笔物资,是考虑到长安基地军方、特工局的现状配备的,能够使高端战斗力提升一截,同时让中端战力也提升一些。

    一旦巡查组确认哪方才是真的有问题,这笔物资就会全额交给另一方!

    这笔物资,总价值超过8亿!

    “他们是你救出来的,如果按照灵魂武装里弱肉强食的规矩,这些物资都是你的战利品?!彼温奁轿⑿Φ溃骸暗前凑丈厦娴拿?,这笔物资应该全部配给给军方战士。我们折中一下,你先挑,随便挑多少,只要你认为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起到关键作用,挑剩下的,再发给下面?!?br />
    聂空抬头看了宋罗平一眼,低头思考。

    本来这笔东西,完全没必要告诉自己,直接发下去就是了,自己也不会多问,但宋现在这么一说,是什么意思?

    试探?

    这笔物资说实话,对军方或许有很大作用,但对自己来说,只有末日水晶和一些高端消耗品,才有价值。

    当然,聂空也可以把黄金装备给血狼旗装备,但这个应该先给军方战士装备的吧?

    八个亿的资源,以前自己或许会激动的眼睛都挪不开,但现在感觉,真的,就那么回事了……

    唯一让他有些感慨的是,自己委托多方面帮自己收集常规属性的黄金装备,到头来跟上面拨下来的装备数一比,立刻就小巫见大巫了,还是国家机器厉害啊……

    “我个人的话,要几样消耗品就可以了,我可以支付一些你们需要的东西来交换?!蹦艨辗醋诺プ?,平静道:“军方现在的装备应该全部都是黄金吧?这批装备捡好的给他们,如果有换下来的,偏向于常规属性的,我可以收购?!?br />
    “哈哈哈!”朗声笑了一声,宋罗平拍了拍大腿,招呼秘书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笔东西他看不上眼的!”

    “聂先生的品格,我一直都是佩服的?!泵厥槲⑿Φ?。

    宋罗平看向聂空,认真道:“这几天下来,大家都看在眼里,血狼旗的战士们居功至伟,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们都值得更好的资源。这件事包在我身上,除了下面士兵们换下的装备,我帮你在城北商圈里吆喝,我的面子他们还是要给几分的?!?br />
    聂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下长安基地被灵魂武装封锁,魂武资源的价格在市场上被炒上了天,几千块才能买一瓶瞬回药剂,20级的普通黄金装备,价值能炒到几十万!

    在这样的市场里,一般的‘面子’作用可是不大,也只有宋罗平这样的大佬,才敢说这样的话。

    聂空想了想道:“如果有需要立刻使用的精炼石,可以交给我来精炼,我升级装备的成功率很高的?!?br />
    自己已经离开了古秦,本来是打算推荐聂雯的,但一想到怀璧其罪的道理,聂空就放弃了这个决定,改而让军方交给自己。这件事其实很好应对,口头上就说让他姐代收装备和精炼石,实际上整个精炼过程也是她做的,到时候小心点,没人会注意到他姐。

    “喔?”宋罗平一愣,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冲旁边秘书道:“随身装备不能轻易离身,这件事交给艾屠,让他来协调?!?br />
    “知道了?!泵厥橛α艘簧?,推门出去。

    宋罗平把物资单子放在一边:“烽火连天的伤情,你应该了解吧?”

    聂空点了点头:“听说需要一些稀有宝物,才能恢复实力?!?br />
    宋罗平道:“你也知道,我们军方的基础物资是比较多,但顶尖物资和稀有宝物,基本上是处于空缺状态。所幸巡查组拿来的物资里,包含有一些恢复灵魂的东西,现在只差恢复元素力量的宝物了?!?br />
    聂空明白他的意思:“我也在找类似的恢复性宝物,不过很可惜,现在还没找到?!?br />
    “是啊?!彼温奁教玖丝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我不是很懂这些,但也粗略了解。这种宝物,就像你们常说的史诗级装备、隐藏任务一样,讲究的是一个缘分,不能强求。我也只能见个人就提一提,多一些机会?!?br />
    说罢,宋一脸感慨的道:“贺组长跟我聊昨天晚上的虫袭,他们都认定,这件事里你居功至伟。前几年军队上恢复了特等功,还新设立了几样勋章,以你的履历,足以拿两个特等功了!”

    聂空温和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宋罗平看到聂空的表情,略微有些不满道:“你这孩子,不要以为只是给你发个证书,领个奖章。等特工局的事情结束了,长安安定一些了,你就会知道,你立下的战功能得到什么奖励?!?br />
    说到这,宋罗平有些好奇的随口问:“贺组长还跟我说,你有一种读取人内心的法术?”

    聂空点了点头:“是的,需要把手按在他头顶,还需要五分钟来准备?!?br />
    他早就料到贺朝明会告诉宋罗平这点,自己本来就没要求他保密。

    “我可不可以验证一下?”宋罗平上身往前探了探,指着自己花白的短发道:“你来试试,然后告诉我,我心里在想什么?!?br />
    聂空讪笑一声,摆手道:“这怎么行,这是侵犯**啊,回来的时候是没办法,才那样做的,对您可不行,您知道的东西怎么能让我……”

    宋罗平摆摆手,打断了聂空的话,严肃道:“不要害怕,我和你一样,也是没办法。今天晚上,我打算让你把整个军区的高层,全都测验一遍,这对我们接下来要打的仗,至关重要。所以你先拿我试试,让我心里有个底,毕竟要把高层一个个叫来,这挺麻烦的?!?br />
    看着眼前这位老军人的眼神,聂空迟疑着点下了头,没有再推辞。

    他伸出手,按在宋罗平脑门上,片刻后,收回了手。

    宋罗平摸了摸脑门,爽朗笑道:“我倒是没感觉到什么,挺隐蔽的。你说吧,挑能证明你这项能力的信息来说?!?br />
    聂空略作沉思,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捡了些可有可无的道:“您想把宋怡文晾几天再去看他,希望他能戒骄戒躁。刚才的营养餐不太合您口味儿,你想吃炒面就生蒜,但是他们不给你做。你想……”

    聂空说了一件又一件,随着他的话脱口而出,宋罗平和秘书的神情古怪变换着,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就在秘书准备推门出去不听了的时候,宋摆摆手,放弃了抵抗。

    “咳咳!好了好了,我确定你有这个本事了……”

    仿佛第一次认识聂空一般,宋罗平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半晌,叹息道:“灵魂武装这个东西,真是把整个社会秩序都打乱了……”

    “天黑了以后,你应该可以在隐匿状态下窥……查看一个人的内心吧?”宋罗平问。

    “对,对方不会有任何发现?!?br />
    “查看的多了,对你自身有没有什么负面效果?”

    “没有?!?br />
    “那就做了!”宋罗平一拍桌子,大手一挥,很有气概的道:“外面天色已经快黑了,我现在就把军方高层,二特高层一个个轮流喊来汇报工作。就由你,给我们整个城北防线,进行一次大扫除!”

    “就从你先来吧?!彼温奁叫呛堑闹缸琶厥?,怂恿聂空道:“看他有什么秘密,不过私生活就不用管了?!?br />
    秘书苦笑一声,神色复杂的朝聂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