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周围无数道视线或明或暗的盯着,白杨头都大了,枪打出头鸟的道理白杨懂,因为天心公主的缘故,可以说他一下子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不坑人么,人怕出名猪怕壮,一旦各族都记住自己一准没有好下场。

    内心纠结,但天心公主是不能得罪的,至少明面上是这样,哪怕因为姜楠的关系白杨本身和她站在对立面。

    此时此刻,白杨知道,若是自己做出什么对天心公主不利的举动,恐怕有的是人跳出来捶死自己讨公主欢心。

    “公主殿下,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内心纠结,可白杨却不得不稍微放低姿态拱手问。

    感受到白杨话语间的距离感,宝宝此时只觉内心一阵阵的刺痛,眼圈都红了,声音哽咽道:“我……我找了你好几年,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柔弱而无助的小女孩,哪儿还有作为天元大帝掌上明珠的高贵和霸气?周围无数双眼睛看着,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

    那还是天心公主吗?

    白杨头皮发炸,心都冷了半截,不说周围一双双各怀心思的目光,就是宝宝身后的四个护卫就让他压力山大,似乎随时都要捶自己一顿。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如何?”白杨小心翼翼的建议道,没办法,这会儿天心公主的情绪最要紧,一旦惹怒了发起神经来白杨估计自己怕是要凉。

    “嗯,我听你的”宝宝弱弱的点头道,微微有些抽泣。

    白杨牙酸,你这受气包的姿态是要闹哪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这也是白杨太过先入为主的观念,首先因为姜楠的缘故他和宝宝是对立的,说仇人都不为过,其次,白杨压根就没有往感情方面想过。

    对方可是天元大帝的掌上明珠,跺跺脚整个星空都要颤抖的人物,自己呢?虽说有点本事,但充其量也就乡下土财主的程度,想想吧,一个非洲巴掌大国家的‘酋长’你觉得川普的闺女会爱上你?简直滑稽,别开玩笑了好吧,一点都不好笑,更何况,宝宝的身份岂能用地球那边川普的闺女来衡量?

    得到了宝宝的同意,白杨示意单秋林找个地方等自己一下,至于其他人白杨管不了,要离去他也没有办法,打了声招呼,琢么了下向着昨晚呆的小屋飞驰而去,宝宝丝毫不落的跟上。

    大荒城中的房屋,只要进去后就不会有丝毫气息泄露,白杨再布置点手段想来应该没人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目睹白杨和天心公主以及她的护卫离去,各方见没有热闹看了,也各自散去,只是不知道天心公主和白杨的纠葛会在他们心中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有点意思……”之前跟着白杨的老头在看到白杨等人离去后若有所思的自语道。

    单秋林哪儿也没去,就地盘坐在屋顶等白杨回来,对于周围的任何人他都没有在乎。

    风笑笑和岳岩在接受了天心公主的身份后,心头惊骇,待到人都走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向着王雷方向飞去查看情况。

    这一看不得了,王雷虽然没死,但也已经彻底废了,修为尽失几乎沦为了废人,以风笑笑的手段只能保证他不死,至于想要恢复修为风笑笑做不到,除非他们昊天圣地的掌教出手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帝级强者出手,那里是王雷能够承受得住的。

    “师姐,快救救师弟”岳岩焦急道。

    风笑笑摇摇头说:“除了保证王师弟不死之外我也没有办法了,暂时安置在你的领域世界中吧,若是能活着离开大荒城,到时候看看能不能祈求掌教救他”

    话虽然这么说,但岳岩知道这只是安慰的语言而已,掌教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哪儿有时间把目光放在他们这种小人物身上?圣子圣女出事儿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安置好王雷,岳岩咬牙切齿道:“都怪那白杨,若不是他的话师弟也不会沦为这个下??!”

    他不敢怪天心公主,哪怕是天心公主让人将王雷废了的,一切都只能归功于白杨,没办法,柿子得捡软的捏。

    风笑笑皱眉没有说什么,具体什么情况她看得真切,不过这么一闹,那天心公主明显和白杨关系匪浅,接下来自然也无法成为同伴了。

    想了想,风笑笑转身向着陈门口方向走去。

    “师姐你去哪儿?”岳岩问。

    “我们去城门口等,想来我教圣子圣女甚至长老他们也快要来了”风笑笑回答说。

    生命之泉,连天元大帝都需要的东西,昊天圣地的高层能坐得住才怪,风笑笑等人充其量不过只是来打前站的……

    白杨带着宝宝来到了昨晚待过一晚上的小屋内,虽然宝宝的四个护卫很想跟进来,但在宝宝的命令下却不得不听命行事守在门外。

    进门的时候,宝宝的护卫用眼神威胁过白杨,如果你敢对工作不利的话,哼哼!

    进入屋子,白杨布置了一个膈应结界,看着站在自己跟前手足无措的宝宝纠结问:“公主殿下,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了”

    莫名的,宝宝听到这句话,委屈中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然后,她抬头看向白杨,身影闪烁,那普普通通的外表瞬间来了一个华丽的大变身。

    此时呈现在白杨面前的宝宝,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白杨除了用完美来形容觉得其他任何修辞语言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无可挑剔,无法挑剔,无论怎么看白杨在她身上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身上的装饰或者服饰,不知道是多少人为其量身打造,从任何角度看,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只一眼白杨就呆住了,饶是他悦美无数,也不得不承认一点,此时此刻的宝宝是白杨见过最美的女子,没有之一!

    饶是以白杨的定力,也足足看着她愣了十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不敢多看,避开她的容貌强压躁动的心跳问:“公主殿下这是何意?”

    这会儿白杨心头震撼得无以加复,古有女子祸国殃民,之前白杨是不信的,女子再美居然能祸乱天下?可现在他信了,看到宝宝真容的瞬间,他内心就滋生了一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拥有她的冲动,这并非**驱使,而是所有生灵对美好实物的本能追求。

    白杨也不知道自己花费了多大的勇气才从她那容貌上移开,移开视线后的白杨内心瞬间觉得空落落的,宝宝的真容仿佛有魔咒,诱惑着他看一眼再看一眼从此彻底沉醉其中。

    “这是我的真容,整个世间见过的生灵不超过一手之数,我问你,我好看吗?”显露真容的宝宝看着白杨柔声问。

    此时宝宝不止容貌无可挑剔,就连声音也如同大道天音让人无法自拔。

    她脸颊微红,双目中似有水波在荡漾,尘世间的一切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白杨不敢抬头去看,怕看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低头回应道:“公主殿下容貌自然绝世无二”

    妖孽啊,要死了,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女子?白杨相信,若是宝宝此时这个样子走出去,恐怕大荒城中就没有生命之泉什么事儿了,各族会第一时间引发一场不死不休的厮杀!

    祸国殃民倾尽众生大抵不过如此了。

    白杨觉得自己的想法一点都不夸张。

    “既然我好看,那你为什么不看我?”宝宝再问,声音充满了委屈。

    听到这句,白杨心颤,瞬间就觉得自己是十恶不赦的恶徒。

    用力一咬舌尖白杨才摆脱了那种想要沉沦的可怕感觉,嘴角鲜血流淌也不敢去擦拭,再度低头道:“臣不敢”

    作为天元帝国二品大将军,白杨在天心公主面前称臣没有什么不对。

    “我又不怪你,你为什么不敢?我其实喜欢你看我,喜欢你看着我傻傻的表情”宝宝凝视白杨脸红得跟个苹果一样说道,到最后声音低不可闻。

    要老命了,白杨此时觉得分分钟都是煎熬,深吸口气说:“公主殿下,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话还没有说完,白杨看到了一只完美的小手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那手中抓着一张洁白的手帕。

    小手微微颤抖,洁白的手帕落到了白杨嘴边,嘴角的血液染红了手帕,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白杨难以置信的看着保持擦拭动作的宝宝声音带着颤抖道:“公主殿下,你这是……”

    她居然为我擦拭血液?这怎么可能!

    因为太过震惊,白杨脑袋都恍惚了。

    “你流血了,我很心疼”宝宝一脸心碎的表情看着白杨说。

    深吸口气低头,白杨说:“公主殿下,不要玩我了,臣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言明,若是没事的话还请让我离去”

    白杨怂了,不敢再和她呆在一起。

    怕了,真的怕了,他觉得自己再多和宝宝待一秒钟就会彻底沉沦迷失自己,恨不能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要面对这张带着魔力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