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和异族从来都是死对头,尤其是在域外这种地方,人族想弄死异族获得气运,异族也是如此。

    在天元星上,人类是绝对的主宰,哪怕强大到龙族龟族那种地步也只能龟缩在海里,若是太过跳脱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一位大能的巴掌就会盖下来。

    其实天元星上的龙族龟族只是一个分支,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种族势力,然而他们尚且规规矩矩不敢炸刺,更不要说其他种族了,总之在天元星上,异族就是人类的猎物或者说食物。

    反过来,人族在其他种族地盘上也是一样,猎物和食物的下场。

    天生万物,谁都想做那天地主角,所以就要去争,就要去战,谁更强谁就能站在文明的最高点镇压四方!

    天元大帝之前,人族文明几乎只能龟缩在天元星,依靠昊天至尊和冷宫道主留下的极道神兵才能得到安宁,那时域外星空虽然也有人族地盘,而且还不少,但都是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自天元大帝之后,镇压天元星,横扫星空整合人类,这才有了和异族正面叫板的能力。

    数千元的征战厮杀下来,人类打出了自己的威名,在星空中站稳了脚跟,同样的,也和异族结下了生死大仇。

    毕竟人类要发展壮大,是靠着掠夺其他种族气运走过来的,人族强了,异族就弱了,所以这是无法缓解的仇恨。

    虎族天骄虎贲虐杀人类,还将其吃掉,这无异于是在抽所以人族的脸,是以风笑笑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恨不得宰了他。

    看着虎贲离去的背影,白杨身边的老头笑呵呵的自语道:“哎,人老了,腿脚不利索,大荒城的晚上风大,看来得想办法弄点什么保暖,或许虎皮就不错……”

    若有所思的看了老人一眼,白杨问风笑笑:“风姑娘,你比我们先来,能不能给我说说,这大荒城中的各族情况?”

    “我不是很清楚,但就我了解,我们人族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数量不超过五十个,其他各族应该也差不多,但是,因为我们人族这几千元来的崛起和太多种族结下了生死大仇,所以在这大荒城中,各族几乎都达成了默契在针对我们人族,稍不注意就会遭到围攻”风笑笑想了想说道。

    “原来如此”白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难怪风笑笑想联合更多的人在一起,原来还有这茬。

    白杨此时意识到自己的估计有出入,近十天以来大荒城进来的各族强者顶天一百来个,但天知道生命之泉的消息具体流传了多久,恐怕各族强者早就跑进来了。

    白杨他们这边正说着话,大荒城某处突然火光冲天,那火光呈现白金色,席卷开来几乎笼罩整个城池,天地都在扭曲,在那恐怖的火光之中,有剑气冲宵,如狂潮席卷天宇。

    看向那个方向,风笑笑皱眉道:“出事儿了,不知是谁又在厮杀,这动静,亏得是在大荒城中,若是在外面,恐怕一颗星辰都要被打得粉碎!”

    战斗于波笼罩全城,白杨他们自然也被波及,好在战斗的力量并非针对他们,倒是并无大碍。

    看向战斗方向,白杨微微眯眼,对于大荒城的诡异认知更加清晰了一分,正如风笑笑所说,那战斗于波,若是在外面的话恐怕一颗星辰都被毁了,然而在这里,虚空都没有能崩塌,不但如此,甚至连街上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建筑物都没有能毁掉一处!

    单秋林面对战斗中心方向突然开口道:“我在城外的时候,看到很多刀劈剑斩的痕迹,那些痕迹中残留的气息,绝大多数都是天帝圣人境,但他们也只能在城墙上留下一点痕迹,可想而知大荒城的坚固程度,恐怕不是极道神兵层次也相去不远了!”

    “这座城到底是何人所留,坚固程度居然堪比极道神兵!”风笑笑倒吸一口冷气说。

    她是昊天圣地的弟子,都不知道大荒城的来历更别说白杨他们了。

    “走,过去看看”白杨想了想沉声道。

    来大荒城后,他见到的人全部都在这里了,也想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天才人杰到底是什么样的,虽说念力也能远距离观察,但怎么比得上亲身近距离的看。

    “你找死吗?过去很容易被卷入厮杀之中,要去你自己去,别连累我们”王雷当即瞪着白杨冷声道。

    白杨神烦此人,老子没找你惹你你处处针对我做什么?看向他,白杨撇嘴说:“这就是昊天圣地的弟子?呵呵……”

    说完,白杨不在看他,摇摇头向着战斗中心飞去。

    白杨那一句,顿时就让王雷脸色如同火烧燥得不行,火辣辣的像是被甩了一巴掌。

    “师弟,你啊,少说两句吧”风笑笑摇摇头道,旋即跟上了白杨等人的步伐。

    王雷和岳岩咬牙跟上,若是这个时候再退缩的话,昊天圣地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追上风笑笑,王雷咬牙切齿的说:“师姐,我不是要故意针对他们,只是看不惯他们的嘴脸,一个个小地方出来的居然不把我我们放在眼里,拽什么拽”

    “还不是你自找的?人家招你惹你了”风笑笑无语道,心头叹息,明知他们虽然算不上草包但一个个脾气挺大傲得不行,自己为何一冲动就把他们带进来了呢……

    来到战斗中心不远处,白杨一行人停在了一栋阁楼顶端观望,和他们一样的人还很多,分散各方观看战斗并未参与进去。

    相互厮杀的双方,其一为一个白衣男子,人类,手持一口雪亮长剑,抖手间剑气弥漫四方,另一方却不是人类,高三米左右,身影扭曲半透明,分明就是一个白金色的火人,隐约间能看到,火焰在他脑袋上交织成了一个王冠,威严中带着滂沱气势。

    火焰生灵身躯不是实体,任由人族男子长?;砬簧?,似乎不受物理攻击影响,反之他一举一动都带着炙热白金火焰,人族男子根本不敢硬接,简直先天立于不败。

    “那是炎族焚煌,炎族中的王族后辈强者,火焰灵体,若非专门克制,一般物理手段对他无效,另一个是天元星裂天帝国二太子萧白衣,他们怎么会打起来了?”风笑笑追上来看了那边一眼喃喃自语道。

    那两个人白杨压根不认识,但却不得不感叹,大荒城还真是卧虎藏龙,随便跑出来两个要么是异族王者要么是人族太子。

    “萧白衣,你伤不了我的,还是放弃徒劳挣扎吧,看你细皮嫩肉,待我将你烧烤一番,想来滋味应该不错”焚煌不顾萧白衣贯穿身躯的长剑,掌心一团金红色火焰向着萧白衣脑袋拍去。

    萧白衣身影闪烁躲开,长剑一挥,剑气漫天,将那一朵金红火焰挑飞,火焰横空而出,化作滔天火海,几乎淹没了半个城池。

    白杨他们正好处于火焰笼罩范围,原本风笑笑等人正要施展手段抵挡,可神奇的发现,火焰靠近他们就自动向着两边分开了,一脸愕然不解。

    白杨掌握火焰异能,焚煌的火焰并非针对他们,所以白杨很轻易的就让火焰绕道而过。

    那边焚煌意外的看了这边一眼,再度和萧白衣战做一团。

    “那个焚煌,看似占据上风,但接下来,不死也残!”单秋林突然开口道。

    除却白杨之外,周围的人全都意外的看了单秋林一眼,不明白他哪里来的根据,尤其是岳岩和王雷,看单秋林撇嘴不已,觉得他是在胡说。

    我们都看不明白你个瞎子还能看懂?

    对于单秋林的说法,白杨是相信的,萧白衣是用剑之人,以单秋林在剑道上的理解,看出些什么丝毫不觉意外。

    果然,下一刻,那边的萧白衣再度一剑刺入了焚毁体内,对方火焰身躯根本不受力,然而萧白衣手腕一抖,长剑嗡鸣,无尽冰寒剑芒吞吐,整个天地的温度都在极具下降。

    尤其是焚煌,炙热的火焰身躯在那冰寒剑芒下居然肉眼可见的被冻结!

    “杀!”萧白衣冷哼,长剑轻颤,焚煌被冻结的身躯咔嚓咔嚓破碎!

    呼……

    焚煌被冻结粉碎的身躯,其中一团化作一股火光冲天向着元处飞去,气息微弱了太多,留下一句“萧白衣你给我等着”气急败坏的话语飞向远方。

    半个城池被冰寒剑气冻结,萧白衣持剑而立冷声道:“想跑?”

    身影冲天,他仗剑追杀了下去。

    然而此时不知道什么地方飞出一只霸道的手掌阻挡了萧白衣片刻,让他追杀焚煌的打算落空。

    “谁?藏头露尾,滚出来”萧白衣气得大骂,然而根本就没有人回答。

    看到这里,白杨心中暗叹,果然各族都在隐隐约约联合针对人族,若不是有人暗中阻挡萧白衣,那焚煌恐怕已经死了……

    自此,一场突如其来的厮杀落下帷幕,再继续追杀已经没有意义,萧白衣也只能愤愤然放弃。

    “白杨,我总算找到你了,你身边那位是你的妻子吗?”

    就在此时,一个无尽欣喜中带着点幽怨和忐忑的声音响起,然后几个身影呼一声出现在白杨身边。

    来人赫然是伪装成普通人面孔的天心公主宝宝以及她的几个护卫。

    站在白杨身边,她的眼神在白杨和风笑笑身上来回徘徊,尤其是看风笑笑的时候,居然带着点忐忑。

    她是知道白杨已经有妻子的,此时误认为风笑笑是白杨的妻子,毕竟此时两人距离那么近。

    王雷当场就不干了,跳出来指着宝宝的鼻子大骂:“那里来的野丫头,乱叫什么,这是我昊天圣地的真传弟子风笑笑,白杨的妻子?他配吗!”

    “不是你的妻子呀?”宝宝看着白杨眨了眨眼说,然后整个视线都定格在白杨身上,双手搓着衣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也不看王雷,语气变得无比冷漠说:“呱噪,丢出去!”

    “你以为你是谁……”王雷大怒,作为昊天圣地弟子,他曾几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伸手指着宝宝就想动手,他决定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下,一个身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然后消失,不过眨眼时间,王雷胸腹坍塌,内中传来了骨骼噼里啪啦破碎的声音,整个人更是鲜血狂喷,其间夹杂内脏碎片飞向远处,身躯砰一声撞在一栋残破小屋之上,小屋没事,他身躯差点破碎,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风笑笑柳眉倒竖怒视宝宝,腰间长剑已经快要出鞘。

    她看得真切,分明就是宝宝说完那句话之后,她身边的一个护卫出手打伤了王雷,作为同门,若此时再不表示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王雷自己作死而已,白杨看都不看一眼,目视身边的宝宝微微纠结,但还是拱手道:“见过天心公主殿下”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我……我一直在找你,这些年你都去什么地方了呀?”宝宝感受到白杨语气中的距离感手足无措的说道,双目中隐隐约约有委屈的泪光闪烁。

    风笑笑拔剑的动作一颤,看向宝宝吞了口口水惊恐道:“你,天心公主?”

    更远处,要死不活的王雷指向这边的白杨惊恐道:“你……你坑我……!”

    说完,王雷眼皮一番软到在地,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不死也快被吓死了,自己居然敢指着天心公主的鼻子大骂野丫头,王雷觉得自己前途无亮,他不敢怪天心公主,只怪白杨坑他。

    这边的动静顿时吸引了各方视线,刹那间数百双犹如实质的目光看了过来。

    天心公主,天元大帝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是人族还是异族都无法忽视她的存在,之前大荒城中就在流传天心公主的消息,而且还沸沸扬扬,只是没有多少见过,此番居然现身,由不得各方不震动。

    天心公主啊,想想她身后的那位,无论是异族还是人族都有点牙疼,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