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已经退去,窗外的大荒城逐渐恢复清明。

    白杨看向单秋林说:“走吧,我们出去看看”

    单秋林没说什么,起身点点头走向门口。

    “你们要去哪里?”风笑笑问。

    推开门,白杨转头说:“总不至于一直呆在这栋小屋不出去吧?”

    说完,白杨走出房门,门外的街道上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死寂枯败,没有任何生机。

    “师姐,你管他们做什么,我们都自顾不暇了”王雷嘟囔了一句。

    风笑笑瞪了王雷一眼,旋即转身跟着走出了门口,正如白杨所说的那样,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呆在屋子里面等死不出去。

    来到门外,风笑笑发现白杨正在驻足看向大荒城门口方向观望,于是好奇问:“你在找什么?”

    白杨皱眉回答说:“昨晚死去的那个人,还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若不是昨晚亲耳听到惨叫,那个人仿佛都没出现过”

    “的确如此,大荒城夜晚死去的人,一点痕迹都不可能留下”风笑笑忧心忡忡说。

    心头一动,白杨说:“一点痕迹都没有,难道就一定是死了吗?”

    “这点我倒是敢肯定,在来大荒城的第一天晚上,我亲眼看到过好几个各族强者被黑暗吞噬,你没有看到那副画面,很惊人,他们直接变成飞灰消失了,无论如何挣扎都没用”风笑笑无比肯定的说道。

    白杨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风笑笑应该不会骗自己,旋即白杨迈步向前,向着大荒城门口方向大步而去。

    “你去哪儿?”风笑笑不解问。

    白杨头也不回的说:“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无法接近大门口”

    看着白杨的背影,风笑笑摇摇头叹息一声不再言语,已经知道了结果,在这之前,进入大荒城的生灵试过了无数次,没有人能接近城门,白杨的举动只是徒劳。

    王雷在边上撇嘴道:“师姐,此人居然不相信我们说的,让他去试吧,等下他灰头土脸的跑回来看他怎么好意思”

    风笑笑没说话,眉头微皱,她不明白自己的师弟为何那么不待见白杨两人,大家都是人类,在这大荒城中难道不应该友好相处吗?

    风笑笑虽然谈不上烂好人,但也算得上是古道热肠了,自然无法理解他们师弟那种‘我来自昊天圣地就是看不起这些乡下人’的心态,尤其是白杨两人见到自己居然不是一副跪舔的姿态,这就更让他们不喜了。

    那边白杨大步走向城门口,速度不慢,可正如风笑笑所说的那样,就是无法接近。

    他一直在前进,周围的景色也一直在倒退,但是,城门口始终距离他千米距离就是无法接近一丝,诡异得很,所谓咫尺天涯说的就是此时的情形了。

    走了几分钟都无法接近大门口,白杨皱眉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他冲天而起,想要试试能不能从虚空中离开大荒城的范围。

    然而依旧是徒劳,无论他飞多快,明明自己是在飞速前进,可就是无法离开大荒城的范围,甚至连接近城墙都做不到。

    最终白杨停下,返回了地面,无奈的往回走,正常途径离开大荒城是不行了,看来还得寻求其他办法。

    “呵呵,师姐,你看,他不听你的劝,这会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吧,搞得谁骗他一样”王雷在边上看着白杨回来冷嘲热讽道。

    白杨就无语了,我都不搭理你你还使劲的唰存在感是要闹哪样?

    然后白杨怼了他一句说:“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如果我所料不错,今晚你恐怕就无法抵挡那诡异的声音了,啧啧……”

    白杨最后那啧啧两声,似乎看到王雷为了不受那诡异声音的蛊惑而被风笑笑抽得血肉模糊的画面。

    脸色一怒,王雷瞪着白杨指着他说:“你……”

    风笑笑皱眉看向王雷说:“好了好了,还有心情计较这个,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师姐,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一直默不作声的岳岩纠结的看着风笑笑问。

    撇撇嘴,风笑笑说:“他们又没有得罪你们,用得着这样处处针对吗?两位师弟,我真不理解是什么促成了你们目空一切的姿态”

    王雷两人沉默,看白杨两人的目光更加的不待见了。

    白杨没管他们,对单秋林点点头说:“走吧,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大荒城其实不大,白杨觉得,把所有地方都逛一遍或许能有什么发现,呆在某个地方毕竟也不是办法。

    两人说走就走,除了对风笑笑点点头之外压根没搭理王雷两人。

    风笑笑在迟疑片刻,居然跟上了白杨的步伐。

    王雷岳岩对视,暗自咬牙,虽然搞不懂风笑笑发什么疯,但也只能无奈跟上,他们修为不如风笑笑,在这大荒城中还得仰仗这位师姐。

    随着大荒城天亮,显然昨夜躲在各个建筑物内的各方强者都相继走出,各地都有一股股生气传出。

    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白杨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里面意外道:“咦?前辈是你啊,没想到你也来了大荒城,还又一次遇到了”

    巷子内,一个灰衣老人正弯腰背对这白杨他们,赫然就是白杨两人在湖泊外见过的那个老人。

    他听到声音,身躯顿了一下,然后转身看向白杨两人慈眉善目的说:“原来是你们两个后生啊,还真是巧了”

    说话的时候,老人不着痕迹的向着身后踢了一脚,似乎有什么东西砰一声飞进了巷子深处,与此同时,他还悄悄的把什么东西收了起来。

    老人的动作很隐蔽也很快,白杨也没注意到,看着老人笑道:“前辈,这大荒城诡异得很,大家同为人族,要不要一起同行?”

    “也好,多个同伴也多一分照应”老人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白杨笑了笑,他隐隐约约感觉这个老人不简单,同行的话面对异族的时候也能多一分帮助。

    走出巷子,老人看着身后跟上来的风笑笑等人,眼中一丝异样的光芒闪过,看着白杨说:“你们一起的?”

    回头看了看,白杨想了想说:“算是吧”

    “你小子运气倒是好,才一夜时间就拐了一个漂亮女娃娃”老人打趣道。

    跟上来的王雷顿时就不干了,怒视老头说:“喂,你个老不死的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他拐了个漂亮女娃娃,我师姐乃昊天圣地真传弟子风笑笑,他也配?”

    “哎哟,昊天圣地,失敬失敬”老人一惊,立即拱手赔罪道,低头的时候,嘴角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哪里有丝毫的敬意?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脾气怎么这么臭,很容易吃亏的’老人转身摇摇头嘀咕道。

    “老前辈,我可不是他拐的哦,只是大家都为人族,在大荒城中呆一起多分照应”风笑笑走上来不以为意道。

    老人笑了笑,来到白杨身边往前走去。

    “老人家,你是什么时候来城里的?”白杨边向前走边问。

    “昨晚就来啦,那风吹得,我老人家一夜没睡好”老人摇摇头道。

    “原来前辈昨夜也听到那狂风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倒是没有,我人老了,精神不好,随意找了个屋子半睡半醒睡到了天亮……”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离去,单秋林不说话,风笑笑不时插嘴两句,至于王雷和岳岩则是彻底沦为了陪衬。

    在白杨他们离去后不久,他们之前遇到老人的那个巷子里传来了一声震动全城的愤怒咆哮:“是哪个天杀的背后偷袭老子?我的宝贝啊,别让我遇到,否则老子一定要将你抽筋剥皮……”

    那声音尽管愤怒无比,但怎么听都有一种一把潇洒一把泪的意味。

    走在街道上的白杨听到那个声音,表情一僵嘴角抽搐,看了身边的老人一眼,下意识远离了半步。

    老人转身看了一眼后方叹息道:“这大荒城看来不太平啊,应该是有人被打了闷棍偷了身上的宝贝,我们可得小心一点”

    白杨心头一群羊驼狂奔而过,你这若无其事的样子还能再假一点吗?

    这会儿白杨有一种搬起石头打自己脚的感觉,我这不会是自己把自己坑了吧?我闲的蛋疼才去主动招惹这老头……

    一行人来到一处十字路口的时候,左手边一股雄浑的气息出现,与白杨等人不期而遇。

    那是一个身高近两米的魁梧青年,一脸凶煞,眉心有一道漆黑竖痕,仿佛一只紧闭的眼睛。

    他看到白杨等人,眼睛一眯,一丝凶光闪过,咧嘴轻哼一声大步离去。

    心头一凝,白杨暗自感叹,能进入大荒城的果然都不简单,随便遇到一个都和当初的龙浩相差不远,也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

    咦?我什么时候喜欢拿龙浩来做标准衡量了?白杨心头古怪。

    “他叫虎贲,虎族年轻一辈的天骄人物,三天前他曾生撕了我人族一个帝国皇子,并且还将其吃掉,是我人族大敌,若能将其除掉最好,奈何此人手段厉害,被我人族多次围剿依旧活得好好的”此时风笑笑看着那魁梧青年离去的背影面露寒霜愤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