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看向岳岩,白杨发现他紧抿嘴唇,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风笑笑,眼中饱含浓浓的渴望之意。

    再看风笑笑,只见她这会儿看着岳岩,一脸纠结,表情很为难,一副想帮岳岩但又顾忌着什么的样子。

    她看向白杨,似乎在询问我到底要不要帮他。

    那边王雷说话了,脸色复杂的看着风笑笑说:“师姐,你就帮帮岳师兄吧,我们都说好了的,你如果不帮他的话,他这样下去要出事儿”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多不好呀,我毕竟是师姐,那么做的话让我以后怎么做人?”风笑笑很为难的说道。

    那边岳岩一脸可怜兮兮的说:“师姐,帮帮我吧,算我求你了……”

    看到这里,白杨倒吸一口冷气,你们师姐弟到底什么关系啊,一个想要‘帮忙’,另一个却在怂恿,这样真的好吗?

    “白公子,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帮岳师弟?”风笑笑看向白杨询问道。

    嘴角微微抽搐,白杨摇摇头后退一步说:“这个事情吧,是你们师姐弟之间的事情,我就不发表意见了,总之,你们悠着点的好”

    “也是,的确不该问白公子的”风笑笑深以为然的点头说。

    这会儿白杨看向单秋林,只见他默不作声的安静呆着,不为所动的样子,内心纠结,白杨在想要不要和老单避讳一下?

    “师姐,快,帮我吧,再不帮忙的话,我就要死了”岳岩看着风笑笑祈求道,浑身颤抖,眼睛都红了。

    有没有这么严重?白杨眼皮一跳。

    必须得避讳一下了,要不然等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让人看了尴尬的事情呢。

    这边白杨正要暗示单秋林避讳,那边风笑笑却是点头叹息一声说:“好吧,师弟,我就帮你这一次,但你知道这样一来绝对没有下次了,这种事情我只能帮你做一次,下次你只能自己解决,你知道,我不可能再帮你”

    “我明白的,师姐,快点,来吧”岳岩深吸口气说,眼神中带着期待。

    哗啦啦,风笑笑翻手间,手中出现了一条洁白如玉的锁链,锁链闪缩冰冷的金属光泽,还有丝丝雷电在闪烁。

    那锁链居然是一件九品器物!

    白杨心头一惊,暗道不愧是昊天圣地的弟子,出手阔绰啊,然而你们要干嘛?

    拿着锁链,风笑笑抖手间就把岳岩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还不算,风笑笑把岳岩捆住之后,手中居然出现了一根鞭子,抖手间啪一声抽在了岳岩身上。

    这是真的用力在抽啊,一鞭子下去,那边的岳岩当场皮开肉绽。

    可是吧,被风笑笑用鞭子抽,岳岩不但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反而一脸‘享受’的表情。

    白杨当时就卧了个大槽,你们要不要玩得这么刺激?

    风笑笑一边用鞭子啪啪的抽打岳岩还一边开口问:“师弟,这样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师姐,继续,不要停,要不了多久我应该就好了”岳岩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回答说。

    白杨看不下去了,你们这样让我很尴尬啊。

    正当白杨再一次要避讳的时候,风笑笑却是边抽打岳岩一边看向他苦笑道:“白公子,让你见笑了,我这师弟,什么都好,就是面对这件事情意志不坚定,王师弟帮不上忙,只能我代劳了”

    白杨那个尴尬啊,你王师弟当然帮不上忙了,除非你岳师弟搞基,但是吧,你这样若无其事的给我说真的好吗?

    呵呵一笑,白杨努力保持微笑说:“这种事情吧,要适可而止,把握好一个度,千万别真的伤了身才好”

    “我有分寸的”风笑笑回应,继续鞭挞岳岩。

    此时那边的王雷瞪着白杨两人说:“姓白的,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我跟你没完,知道了吗!”

    虽然不爽王雷的语气,但白杨还是淡淡的回应说:“放心,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不会大嘴巴说出去的”

    “哼,这样最好,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王雷冷哼一声说道,显然很满意白杨的态度。

    风笑笑抽打着岳岩,居然回头对白杨说:“白公子,你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会帮忙的,千万别忍着”

    “不需要不需要,呵呵,你们继续”白杨下意识退了两步摆手说,心道我才不和你玩这种游戏,看着都渗人,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态才喜欢这种调调。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师姐弟,昊天圣地都教了些什么奇葩弟子?

    “千万别和我客气哦”风笑笑再度说道,然后专心致志的鞭挞岳岩。

    啪啪啪的声音中,岳岩彻底皮开肉绽变成了血人,身上的锁链还噼里啪啦绽放雷电撕裂他的身躯,可饶是已经如此凄惨了,他脸上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就这么地,白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着风笑笑一直鞭挞岳岩,啪啪啪的抽打之声是那么的刺耳。

    看到岳岩的惨状,白杨都有些于心不忍了,然而他一脸享受的表情白杨也不好劝风笑笑算了,这样玩真的伤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子外面的狂风停下了,那若有似无的诡异声音也消失不见,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光线变得明亮了一点。

    到了这个时候,风笑笑香汗淋漓的停下了动作,收起鞭子,解除对岳岩的束缚,松了口气说:“总算是好了,师弟,你还好吧?”

    那边王雷也绽放了笑容,看着风笑笑说:“师姐,如果今晚我受不了了的话,你也一定要帮我啊”

    卧槽你们还来?白杨傻眼了。

    “那是当然,你是我师弟,我不帮你帮谁”风笑笑一口答应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白杨才发现,风笑笑居然用鞭子抽了岳岩一夜,外面天都亮了。

    这玩得也太疯狂了吧?

    凄惨至极的岳岩,身上就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森森白骨可见,这会儿他一边恢复自己的伤势一边看着白杨轻哼一声说:“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忍得住”

    白杨不懂了,就你们这虐待的画面我有什么忍不住的?简直变态好吧,如果是真刀真枪的那什么我估计还有点反应。

    “哼,既然你们忍得住,那你们就走吧,今晚要是忍不住的时候,没有我好心的师姐帮忙看你们怎么解决”王雷在那边冷哼道。

    老子哪怕是忍不住也不需要你师姐用这样的方式解决!

    白杨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对方。

    风笑笑身上元气流淌,劳累了一夜的大汗消失无踪,再度变得貌美如花,她看着白杨说:“白公子,这件事情还请不要说出去,毕竟不怎么光彩,而且,我劝你们也别离开我们单独行动,万一晚上忍不住的话我还可以帮忙”

    “师姐,你管他们做什么”王雷不乐意道。

    “毕竟是同族,能帮忙就帮一下吧”风笑笑菩萨心肠道。

    白杨哪里敢留啊,巴不得离这三个师姐弟远一点,面色尴尬的说:“没事没事,我们忍得住,现在天亮了,出去应该没事了吧?如果没事的话,我和老单就先走了”

    风笑笑看着白杨劝解说:“白公子,不要逞强,留下一起吧,万一晚上你们忍不住我也能帮忙,毕竟那声音不是谁都能忍得住的,万一忍不住诱惑想要出门,一旦没有我帮忙踏出门口的话,就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听到这里,白杨心头咯噔一声,声音?我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声音?”白杨愕然问。

    风笑笑点头说:“对啊,就是昨晚我们听到的那个被狂风掩盖的声音,你也感觉到它的诱惑了吧?它会在无形中蛊惑一个人走出屋子进入黑暗,意志不坚定的人根本就忍受不住蛊惑,岳师弟在我们三人中修为虽然不是垫底,但心智相对薄弱,昨晚差点就忍不住走出去了,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折磨他的躯体才让他不走出去,这次他能熬过去,下一次我也没办法了,昨天我有一个师弟就是连这样的方法都没用从而走出屋子再也没有回来”

    卧槽,原来是这么个情况,还以为你们师姐弟在玩受虐游戏呢。

    白杨心头尴尬,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犹豫了一下问:“那个声音根本就听不清楚,有那么大的魔力吗?”

    连昊天圣地的弟子都承受不住,也不知道大荒城中多少生灵着了道。

    “白公子,你无法想象那个声音的可怕,你们是第一天来大荒城,感觉还不强烈,但你们呆的时间越久,下一个夜晚的时候那声音的蛊惑力度就会变大,直到再也忍受不住走出屋子,如果不找到解决之法,恐怕整个大荒城内的生灵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风笑笑忧心忡忡道。

    “既然这样,那为何大家不离开大荒城?何必在这里等死?生命之泉再如何珍贵也没有性命重要吧”白杨不解问。

    叹息一声,风笑笑苦笑说:“出不去的,大荒城只能进不能出,那大门看似近在咫尺,但只要进来了就别想再靠近它了”

    有这样的事情?

    白杨心头一惊,不知道自己进入大荒城是对是错。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白杨也想明白了为何风笑笑他们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了,还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们作为昊天圣地的弟子,居然连那声音的诱惑都抵挡不了用受虐方式躲过一劫,这的确有点丢昊天圣地的脸。

    现在摆在白杨和所有大荒城中生灵面前的,恐怕不是什么寻找生命之泉了,而是如何活下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