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没有亲身经历,是以对漂亮姑娘所说的一切白杨持半信半疑态度。

    说了这么多,白杨连她们是谁都不知道呢。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于是带着友好的笑容说:“在下白杨,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漂亮姑娘很爽朗的回应说:“原来是白公子,我叫风笑笑”

    风笑笑,还真是爱笑的姑娘,爱笑的人运气应该都不会太差。

    白杨若有所思问:“风姑娘,你认识我?”

    风笑笑摇摇头古怪的看着说:“我只是听说过你而已,话说回来,如今白公子在这大荒城中可是名人呢”

    “哦?”白杨挑眉,我不在大荒城,大荒城已经有我的传说了?

    面对白杨疑惑的表情,风笑笑解释说:“几天前,天心公主来到大荒城,到处在找一个叫白杨的人,想来就是你了,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我听说过你,只是没想到会遇到你”

    “天心公主,找我?”白杨皱眉。

    风笑笑一脸好奇的看着白杨问:“你是不是欠她很多钱?”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风笑笑摆摆手道:“开玩笑啦,你别介意”

    “无妨”白杨笑了笑说道,内心依旧在疑惑天心公主为什么会找自己,难道是因为姜楠的原因想找自己算账?

    “咳咳,师姐,天快黑了”

    另一边,一直不曾说话的那个风笑笑同伴见白杨两人有说有笑顿时咳嗽一声打断道,说话的实话,他看了白杨一眼,目光很是排斥。

    风笑笑看了那人一眼对白杨说:“他是我师弟,叫岳岩”

    白杨看过去,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而人家却是用鼻子嗯了一声把头撇向一边,很不待见白杨的姿态溢于言表。

    “我们来自昊天圣地”此时那个之前风笑笑说过的王雷突然开口道,昊天圣地几个字咬得很重,脸上一副傲然之色。

    心头一惊,白杨问风笑笑:“那个近十万元前,留下极道神兵化作天元星上空骄阳,昊天至尊留下的道统昊天圣地?”

    “嗯”风笑笑笑着点头回应,似乎对于自己来自昊天圣地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傲的,比那个叫王雷的心态好得多。

    “失敬失敬”白杨拱手说。

    他敬的倒不是风笑笑等人的身份,而是敬的昊天至尊,近十万元前,昊天至尊留下极道神兵化作天元星上空的骄阳庇护苍生,这种伟岸胸怀当然值得尊敬。

    风笑笑并未在身份上过多纠结,看了默不作声的单秋林一眼,好奇问白杨:“他是……?”

    这会儿单秋林才开口说:“单秋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名字,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对于自己不敢兴趣的事情,单秋林简直惜字如金,如果不是之前风笑笑表现出来的友好态度,他甚至连名字都不会多说。

    风笑笑回应说:“单公子”

    说话的时候,风笑笑一心二用的传音好奇问白杨:“白公子,你的这个朋友好奇怪呀,他为什么一直用一条黑布带蒙着眼睛?”

    人王境以上就能断肢再生了,所以几乎不存在残疾的情况,单秋林明显不是瞎子,却用黑布带蒙眼,风笑笑很是好奇。

    “这是单兄的私事,我不便多说”白杨暗中歉意回应道。

    风笑笑尴尬一笑不再问了,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会儿那个叫王雷的居然打破沉默,看着白杨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姿态,下巴微抬问:“白杨是吧?你是怎么招惹天心公主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雷眼中的排斥更甚了,似乎是在告诉白杨你可别给我们带来麻烦。

    “我和她无冤无仇”白杨淡淡的回了一句。

    严格的说起了,天心公主只是和姜楠有恩怨而已,不关白杨的事儿,所以他这么说也没错。

    “那她为什么到处找你?”王雷继续问,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把头转向紧闭的窗户方向,白杨依旧淡淡的回应说:“我不知道”

    “呵……”王雷轻笑一声不再言语,也没有再继续找白杨麻烦。

    倒是那个叫岳岩的男子,这会儿好奇的看着白杨的背影打量,似乎想搞清楚天心公主为何那么大张旗鼓的寻找他。

    “嘘,天黑了”此时风笑笑看着窗外脸色一变,竖起一根手指提醒道,表情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眼底甚至还带着惊恐之色。

    众人的目光全部都汇聚到了紧闭的窗户,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变得很凝重。

    看着窗户,白杨眉头微皱,不知为何,心底寒气直冒。

    那窗户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木质窗户,被一种不透明的窗户纸糊着,能感觉到光,但视线却无法穿透。

    在风笑笑开口提醒的时候,窗户那边的光线还是很明亮的,至少屋子里显得不是那么黑暗,可当风笑笑的话刚说完,窗户那边的光线在快速变得暗淡,几乎一秒钟明亮程度就降低了一个档次。

    盯着窗户,通过光线变化,白杨仿佛看到整个大荒城周围有墨汁一样的漆黑浓雾凭空出现,然后以一种可怕的姿态笼罩整个城池。

    短短十个呼吸不到,窗外彻底变得黑暗下来,黑到了极致!

    “天黑了,白公子,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千万千万不要试图打开房门,这样会害死大家的,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试图离开屋子,也不要用任何手段去探查外面,那样的结果和走出房门没有什么区别,现在,我们只能用肉眼去看,用耳朵去听,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此时风笑笑带着颤音开口道。

    听她说的如此严肃,白杨心头也跟着小小紧张了起来,原本他还想通过念力去观察外面的,此时在权衡之后放弃了这个打算。

    在不清楚具体情况的前提下,小心一些肯定没错,尤其是风笑笑这种经历过的人的提醒,更是不能忽视。

    只能用眼睛去看,可窗户不透明,根本看不到外面,又因为外面彻底陷入黑暗的缘故,连带着屋子里也彻底变得黑暗了起来,没有一丝光线,用耳朵去听,可外面又没有任何动静。

    此时此刻,整个大荒城安静到了极点,就好似处于黑暗星空中那种绝对的寂静。

    “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吗?”凝重的气氛中单秋林开口道。

    他突然说话,风笑笑好似被吓住了一样,拍拍胸口说:“是的,我们只能干等,等到天亮,唔……,现在天才刚刚黑下来,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不管你们听到什么都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查看,这关乎身家性命,切记!”

    单秋林不再说话,随意到一个角落坐下安静下来。

    白杨无比好奇大荒城的夜晚会发生什么,然而风笑笑的一再告诫他又不得不打消了查看的念头,心里简直跟猫爪一样。

    “这就是大荒城吗?我总算是进来了,怎么会这么黑?不对,我连近在咫尺自己的手都看不到,什么鬼东西,啊……”

    房间内,白杨他们凝神以待,然而外面却突然传来了这样一段话。

    随着最后那个啊字落下,一切又归于了绝对的寂静!

    风笑笑浑身一抖颤声道:“又有人死了,死在了大荒城的夜晚中,我们这里距离大荒城的大门不是太远,看样子对方是刚刚进入大荒城的人”

    “就这么死了?”白杨无比愕然的问。

    风笑笑理所当然的点头说:“是的,死了,能进入大荒城的,哪一个不是各自种族的天骄人杰,但在大荒城的夜晚,不管实力再强,连丝毫动静都闹不出就无声无息的死了!”

    听到风笑笑的回答,白杨一脸纠结,如果不是外面真的黑得渗人寂静的可怕,他都怀疑风笑笑等人是不是在联合其他人演戏捉弄自己了。

    然而白杨内心却下意识的肯定这并不是在演戏。

    哗啦啦……

    突然之间,外面寂静的大荒城开始狂风呼啸,来的太突然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狂风吹拂在纸糊的窗户上哗啦啦作响,但那看似脆弱的窗户纸就是不破,一切都透露着诡秘和不安。

    “来了,又来了!”狂风乍起,原本乐观性格的风笑笑脸色变得苍白惊声自语道。

    外面除了狂风什么都没有啊,白杨纠结问:“什么来了?”

    “嘘,仔细听”风笑笑吞了口口水道。

    白杨皱眉,侧耳倾听,可是外面除了呼啸的狂风之外什么都没有。

    听了大概一分钟,白杨都在怀疑风笑笑是不是在耍自己的时候,突然皱眉,浑身汗毛直竖。

    那呼啸的狂风中,隐隐约约有什么声音,好像是歌声,又好像是哭泣声,再一听又好像是呼唤声。

    风声的掩盖下,那声音根本就听不清楚。

    “师姐,我受不了了,帮帮我”就在此时,那默不作声的岳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白杨当时就愣住了,眼神古怪的看着风笑笑,什么情况这是,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师姐弟难道要玩什么刺激的游戏?

    实在是岳岩那句话太有水平了,想不让人联系到某些画面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