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大荒城三个字的是远古文字,曾经也和现在的天元帝国文字一样作为人族通用语,只是随着历史的过去,改朝换代已经消失在历史,唯有在古老文献上才能看到。

    白杨和单秋林两人并肩走进大荒城,入眼一片荒凉破败,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看不到任何植物生长,死气沉沉。

    踏足大门的第一时间,白杨停下了脚步,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问身边的单秋林:“你感觉到了吗?”

    微微点头,单秋林说:“感觉到了,在我们踏足的第一时间,好似有一股无形的阴风吹过,让人骨头发寒,看来这座城和外面的湖水一样有古怪,只是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

    大荒城内尘不飞叶不卷,可白杨两人就是感觉到了有一股阴风拂过,相当诡异。

    “小心为上”不知道这座城有什么问题,白杨只能如此告诫。

    两人继续向着城内走去,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静悄悄,寂静得可怕。

    扭头巡视周围,白杨牙酸道:“老单,我为毛有一种感觉,好像暗中有一双双诡异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们,可仔细感受有没有那种感觉了,瘆得慌”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我小时候走在坟地一样,内心很不安”单秋林平静回答。

    这特么就蛋疼了。

    这座城其实并不大,从外面看也就百十里的距离而已,白杨念力一扫,整座城池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荒废的房屋院落,崩塌的建筑,干涸的池塘,风化的树木山石,一切的一切,让整座城显得暮气沉沉没有丝毫生机。

    “卧槽!”

    将整个城池扫视了一边,白杨突然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单秋林无语问。

    吞了吞口水,白杨头皮发麻说:“老单,我记得,在我们之前,应该有很多人进入这座城池的吧?”

    “是这样的,有什么不对吗?”单秋林还是不解。

    不对的地方大了,白杨牙酸道:“问题就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不觉得这座城太安静了点吗?至少也有几百个人进入城中吧,每一个都堪称天骄人杰,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太不正常了”

    单秋林反应过来,感受周围,寂静得可怕,没有任何丝毫动静,顿时深以为然道:“的确不正?!?br />
    “这还不止,这座城中,不但没有丝毫动静,而且在我的念力观察下,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之前进入城池的人,一个都没有,而且,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么多人进来,居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好似并没有人来过,又好似暗中有什么存在把痕迹抹除了一样”白杨再度说道,越说心头越毛。

    对于这个问题,单秋林沉默了一会儿才不确定的说:“或许是他们躲起来了?不对,这说不通,还有一种可能,他们入城后进入了另外的空间,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摇摇头,白杨否定了单秋林的说法道:“不对,我仔细感觉过,城中没有任何异??占洳ǘ?,那么多人若是全部都进入了异度空间我不可能发现不了空间入口!”

    “那我就不知道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单秋林无奈道。

    也只能这样了,白杨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大荒城的城门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城门明明就在不远处,可白杨却感觉距离自己无限遥远。

    没有回头出城的打算,为了生命之泉而来,不到万不得已,断然没有回头的可能。

    两人走在寂静的破败街道上,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回荡,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两人仿佛被放逐在了尘世之外。

    从城门口出发,两人走了不到两千米,因为太过寂静,这段距离让他们觉得仿佛走了很久很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边上一栋相对完整的屋子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呼喊道:“快进来,喂,说你们两个呢,快进来!”

    “谁!”白杨赫然转身看向声音来源,浑身发毛,明明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生命气息,声音哪儿来的?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居然还颇为好听,但声音出现得太过突然,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墨迹什么呢,快过来,否则死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那个声音再度传来说道。

    和单秋林无声对视一下,尽管没有看到单秋林的眼睛,但白杨两人还是达成默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那个说话的女子,在没有说话之前根本没有任何气息,她是怎么隐藏的?当她说话之后,气息又无比明显的出现了,太不正常。

    不怕明面上的危险,处于暗中才是最可怕的,对方既然出现,白杨两人就不是那么惧怕了。

    两人没几步就来到了这栋小屋门口,稍微打量,这栋小屋一共两层,有十来间屋子的样子,门窗紧闭,很是怪异。

    当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关闭的木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出现在了白杨两人视线中。

    她看上去很漂亮,年纪不大,显得俏皮可爱,腰间挂着一把长剑,是一个地皇镜的武道修士,而且修为极高,从气息上判断,这个女子甚至都接近当初死在铁血城内的龙浩了。

    心道果然进入大荒城内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的同时,白杨并未轻易踏足小屋,而是笑问:“姑娘是谁?唤我们过来何事?”

    “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先进来再说,再墨迹我关门不管你们了啊”女子虽然修为高强,但此时却一脸慌张的催促道。

    这急不可耐的语气,白杨怎么都感觉有一种青楼女子拉客的架势……

    看了看单秋林,发现对方微微点头,白杨迈步上前,和单秋林一同进入了小屋。

    啪……

    当白杨两人进入小屋的时候,身后的女子第一时间将木门关闭,而且拍拍胸口一副胆战心惊的表情。

    白杨两人心头一惊,惊的不是身后的女子关门,而是屋内还有其他人在,除却那个女子之外,还有两个青年男子,正皱眉审视白杨两人。

    之前白杨他们就站在门口,居然都没有发现这两个人,他们好似凭空冒出,这如何让他们不感到心惊。

    太不对头了!

    从三人的装束看,他们明显来自同一个势力,但开门的女子修为却是最高的。

    那俩男子审视白杨他们不说话,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和排斥。

    暗中警惕的同时,白杨转身问开门的女子:“请问姑娘你是谁?唤我们来此所谓何事?”

    那漂亮姑娘轻轻呼出一口气,来到纸糊但紧闭的窗户边看了一眼,然后才看着白杨两人松了口气说:“你们知道不知道,如果我不让你们进来的话,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要死了!”

    白杨当时就不懂了,街道上静悄悄,又没有任何人,为何自己就要死了?不解问:“姑娘为何这么说?”

    “师姐,和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他们找死就随他们去好了”此时那边一个白衣青年语气生硬道。

    “王雷,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大家同为人族,在这大荒城中遇到了能帮忙自然就要帮,唯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有和其他种族周旋的力量,我希望你们收起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里不是宗门内,没有那么多长辈护着,唯有同族最可靠”漂亮女子柳眉倒竖的等着开口的男子说。

    对方撇撇嘴没有反驳,但却小声嘀咕道:“也就师姐你是老好人,在什么地方都与人为善,小心哪天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见对方不说话了,漂亮女子又看向白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这位公子请见谅,我师弟他就这这样,其实心地不坏,你们不要介意”

    短暂的接触,白杨发现这个女子性格直率不拘小节,于是呵呵一笑说:“无妨,姑娘还未说明,为何我们在街上走很快就要死了?”

    对于这个问题,漂亮姑娘明显很是忌惮,深吸一口气道:“因为天快黑了,天黑之后,若是不在完好的屋子里呆着必定会死,没有任何人能逃过这个魔咒!”

    “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白杨皱眉问。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是很清楚”漂亮姑娘摇摇头道。

    单秋林在边上插嘴说:“姑娘,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大荒城漂浮在茫茫星空中,周围并无太阳,何来天黑一说?”

    “你们没发现大荒城光线变暗了吗?虽然不知道此时照亮大荒城的光线从何处来,但彻底黑暗下来就是天黑了,我来大荒城已经十天时间,你们听我的一定没错”漂亮姑娘耐心解释道。

    听了这番话,白杨来到紧闭的窗边,没有打开窗户,仔细对照外面的光线,还真是变得暗了很多。

    有所保留的选择相信漂亮姑娘的话,白杨想到了什么,心头一动问:“姑娘,是不是说,只要进入完整的屋子里,不主动现身提醒别人的话,屋子里的人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气息?”

    “的确是这样,只要在完整的屋子里,不主动暴露的话,不但进入大荒城的各族发现不了,夜晚降临的不详也发现不了”漂亮姑娘很肯定的回答。

    原来如此,白杨懂了,这样就解释得通为何之前他感觉不到城中的任何人了,原来都是因为天快黑了躲进了屋子里。

    转而白杨又问:“姑娘你所说的晚上不详,具体是指什么?”

    “天快黑了,等下你们就会知道,总之你们要记住,天黑别出门,这是任何一个在大荒城呆了一晚上的人都会明白的铁律!”漂亮姑娘无比严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