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岸边,各族都在寻找白杨两人的踪迹,自然是找不到的,反而各族和人族的气氛弄得无比紧张,随时都会引发一场大混战的样子。

    “快看,有人居然度水了!”

    一声惊呼响起,吸引了各方注意力,数十万双眼睛看向湖面,刹那间半数生灵都处于一种茫然状态。

    坐船过去,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那诡异湖水飞羽不浮触之必死,居然有人渡船过去,简直比架桥还不靠谱。

    然而这样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各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船如离弦之箭般快速向着大荒城划去。

    “那是何妨高人,居然有如此本事,似乎那湖水跟普通河水没有什么两样!”

    “恐怕是隐世不出的老怪物吧,这样的人自然是有独特本事的”

    “看样子不像,他们明显很年轻,而且年轻得过分,可是怎么会有如此本事呢?”

    “有谁认识他们吗?”

    各方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湖面上白杨两人的身份,然而却得不到答案。

    讨论中,也不知道是谁无比纠结的说道:“那两个人很年轻,不会是之前提出架桥的那俩家伙吧?”

    “应该不会,他俩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而且气息和容貌完全不一样”有人表示质疑。

    可紧接着,一声愤怒中带着蛋疼的咆哮响起说道:“天杀的,还真是他们,你们看,虽然他俩容貌气息改变了,但另外一个眼睛上蒙着黑布带,分明就是他们!”

    这句话一出,周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各方都一脸便秘蛋疼的表情,麻麦皮了,还真让那俩小子给跑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一定要杀了他们为同胞报仇,设计害死了我们各族数十万中坚力量啊,天理难容,不杀之我等何以面对天下!”

    “对,杀了他们报仇”

    “可是,他们在湖水中间去了,怎么杀?任何手段进入湖水范围都没用的……”

    各方认出了白杨两人的身份,叫嚣着咆哮着要杀了他们,然而只是叫得凶,压根就拿白杨两人没办法,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出现,直接就把天给聊死了。

    妈蛋,人家在水中,你怎么杀?跳下去追杀吗?怕不是自己先死了吧……

    各方纠结无奈蛋疼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杨两人渐行渐远。

    不甘愤怒充斥心头却又无可奈何,更让人蛋疼的是,他俩明显是有可能进入大荒城的,岂不是说他们有机会得到生命之泉!

    如此一来,各方对于白杨两人的恨意更深了,本身就有仇,眼看敌人有可能得到天大的好处,不平衡心态让各方心头的仇恨疯长。

    没办法,人之常情,没有谁愿意看到敌人过得比自己好的。

    白杨两人身份败露,各方也就不继续纠结寻找了,而是在想方设法想如何过去,过去杀了白杨他们报仇顺便寻找生命之泉。

    可是吧,虽然一个个急得要死却不敢轻易涉险。

    各方不再到处寻找白杨了,人类一方倒是稍微松了口气,因为随着白杨两人的身份败露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随着消失。

    都在想着进入大荒城寻找生命之泉,也没工夫和人族这边扯皮,有那工夫多想点办法才是正理。

    人类群体后方,那个之前和白杨两人对话的老头,此时看着湖面上的白杨他们一脸古怪中带着惊讶的表情,有点意外,有点难以置信。

    “原来是功德圣火护住船体,难怪能横渡这蕴含黄泉苦海水的湖泊,功德圣火护体,不沾因果,堪称万法不侵,难怪,难怪”老人喃喃自语,旋即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别人不知道这诡异的湖水是什么玩意,但这个老头却是知道的。

    这个湖泊没有名字,但里面的水却蕴含黄泉苦海之水,黄泉代表绝对的死亡,苦海代表无边沉沦,所以进入湖水范围内的生灵无论如何挣扎都落入水中死了。

    除非有人能领悟生死真谛,还得有着打破宿命枷锁到达彼岸的意志,亦或者是相应的宝物护体,否则断然是没有安然度过湖水的可能。

    功德天赐,功德护体就是上天眷顾,自然也就能护住白杨两人过那蕴含黄泉苦海水的湖泊了。

    想明白了这些,老头不再纠结,左右看了看,似乎觉得没意思了,又或者是对于大荒城有了兴趣,想了想,他来到了湖水边。

    不顾周围各方瞪眼难以置信的目光,他翻手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漆黑小船,随手抛入水中,那漆黑小船迎风暴涨,变成了一条十米长的大船。

    此船通体漆黑,黑得让人发毛,没有船舱,唯有一根小小的桅杆,桅杆上挂的也不是船帆,而是一盏死气沉沉的白色风灯,风灯下还有一个漆黑的铃铛,轻轻摇晃发出叮叮的声音,听在耳中,让人下意识觉得浑身冰凉。

    漆黑大船静静的漂浮在水中,老人轻轻跳上船,然后手握船桨摇晃,向着对岸驶去。

    船动,叮叮叮叮的铃声响彻周围。

    看到这一幕,边上的一个年轻人下意识来了一句:“老人家,能否载我一程?”

    船上老人转头慈祥的笑道:“年轻人,你确定吗?”

    不知为何,明明那个老人的笑容很慈祥,可问话的年轻人看到之后,下意识浑身一颤,根根汗毛直竖,摇头后退牙齿打架说:“不……不用了……”

    老人也没在意,优哉游哉的驾驶小船向着对岸而去。

    直到老人驾驶诡异黑船走远了,人群中才有人惊呼道:“那是彼岸之舟,传说中无限接近十品极道神兵的彼岸之舟,有机会能度人超脱彼岸达到永恒的那艘彼岸之舟!”

    这句话一出,周围短暂的陷入了安静之中,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句句难以置信的讨论声。

    传说中的彼岸之舟,是一个万元以前的圣人境巅峰神道修士冲击道主层次失败留下,当初那个圣人境巅峰修士差一点就冲击道主成功超脱生死获得永恒生命,然而还是功亏一篑了,生命枯竭的他已经死去,但彼岸之舟却是留了下来不知所踪。

    因为那个圣人境巅峰修士冲击道主的缘故,彼岸之舟虽然没有能晋升十品,却也有了一些十品极道神兵的特性,可谓半步极道神兵。

    而现在,那件传说中的彼岸之舟似乎重现人间了!

    “彼岸之舟?不可能吧,传言万元前那个前辈冲击道主层次失败后就消失了,如果真是那艘彼岸之舟,那么那个老人又是谁?”

    “他该不会是万元前那个冲击道主层次失败的前辈吧?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掌握彼岸之舟”

    “不可能,当初那位前辈已经彻底陨落,不可能是他,彼岸之舟在那个人身上,他最多不过是机缘巧合得到而已”

    “哎,不管怎么样,彼岸之舟是事实,没想到一个生命之泉连这等神兵都引出来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传说中的存在会出现……”

    各方议论纷纷,也彻底认识道了生命之泉的吸引力有多可怕,这会儿连彼岸之舟都出来了,后面还会有什么东西什么人冒出来?

    然而这些白杨和单秋林两人是不知道的。

    白杨驾驶小船,船体由功德圣火包围,湖水奈何不得,他再操作湖水推动小船前进,飞速接近大荒城。

    对于各方来说犹如天谴一般的诡异湖泊,他们有点像度假一样很快接近对岸。

    时间不长,两人来到了大荒城外的岸边,上岸之后,脚踏实地才算彻底安心。

    回望后方诡异湖泊,不知埋葬了多少生命。

    “接下来小心一点,能进入大荒城的,没有一个简单,能不起冲突最好,我们要猥琐发育以生命之泉为目标,千万别浪知道吗”上岸之后白杨收起小船告诫单秋林。

    “我懂”单秋林随意回答道,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白杨的话。

    白杨也不纠结,正式走向大荒城。

    大荒城是一座四方城池,城墙高千米,古老而斑驳,很多地方已经坍塌毁坏,但依旧屹立不倒。

    在城外有一圈空地,却没有任何植被存在,无比死寂荒凉。

    空地上有很多风化严重的骸骨以及兵器铠甲,不知道多少岁月以前遗留下来的。

    走了两步,单秋林猛然抬头面向墙上某个方向沉声道:“好强的剑意,经历无尽岁月依旧锋芒无尽,似乎要斩破天地!”

    白杨顺着单秋林所说的方向看去,除了看到墙上一道不足十米长的剑痕之外,并没有感觉到所谓的剑意,心道单秋林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或许是明白白杨心头的疑惑,单秋林解释道:“只是单纯的剑意而已,经历无尽岁月已经很淡了,你不是纯粹的???,当然感觉不到”

    “虽然我感觉不到你所说的剑意,但我却看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这面墙上,至少镶嵌着一百件九品兵器的碎片,只是无尽岁月过去,这些碎片都失去了神性变成了废铁”白杨目视墙体说。

    单秋林没有再说什么,白杨觉得无趣,稍微观察了一下走向大门口。

    百米高的城门洞开,而且大门已经被毁了大半,依稀能看到门上刀劈剑斩的痕迹。

    在大门最上方,大荒城三个字已经无比模糊。

    这三个字不是天元帝国文字书写的,而是一种无比古老的文字,这种文字至少能追溯到十万元前。

    之所以认识这三个字,是因为白杨在永恒之舟上见过这样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