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座桥梁横跨虚空,一头在大荒城外的空地,一头在湖泊外。

    百多万各族强者蜂拥上桥,他们速度极快,几个眨眼间三分之二的人都已经站在了桥上,最前面跑得快的都已经到了湖泊三分之二的位置了。

    但凡处于桥上就没事儿,桥梁也并没有无缘无故的垮塌掉入水中。

    域外星空各族争锋,不同的种族都是敌对势力,然而此时人们都在克制,闷头赶路不敢有丝毫异动。

    虽然趁此机会毁掉桥梁坑人不失为一个最好的时机,但每个人都知道,处于桥上的他们,一旦将桥梁毁掉自己也活不了。

    但是吧,那些跑在最前面的就不这么想了,他们双目闪烁冷光,打着一旦自己第一个到达大荒城后就毁掉桥梁的注意!

    如此一来,自己不但能灭杀强敌无数,还能减少争夺生命之泉的竞争对手,搞不好还能有一笔庞大的气运入账呢……

    不止要毁掉自己路过的桥梁,还要毁掉其他种族的桥梁削弱各族实力!

    可想而知,一旦将桥上的各族强者坑死,那对于各个种族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

    前方的人有这样的想法,后面的人自然也能想到,一旦上桥,这就是游走在生死边缘了!

    落后的人不但使出吃奶的力气赶路,为了防止前方的人毁掉桥梁,大家心有灵犀的想尽办法在加固桥梁,至少也要让自己到达大荒城之后桥梁才可以被毁掉,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自己落地,管其他人死活?

    各族强者抱着这样的想法,来了一次生死时速的赛跑……

    人族团体这边,白杨和单秋林两人落到了最后,看到那么多人都上桥了,单秋林顿时不淡定,催促白杨说:“老白,我们也快点上去!”

    白杨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那个老人,对单秋林轻轻摇头说:“老单稳住,现在不能上去了!”

    “为什么?很多人都快接近大荒城了,我们若是去晚了恐怕生命之泉早就落入他人手中了”单秋林不解问。

    看着桥上堪称生死时速的各族强者,白杨浑身发麻说:“我们现在上去也晚了,一旦带头之人将桥毁掉你想过后果吗?而且,前段时间就有各族强者陆续进入了大荒城,若是生命之泉被人得到早就被拿走了,也轮不到我们,所以根本不用急于一时”

    听到白杨这番话,单秋林彻底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心态乱了,深吸口气不再言语。

    反应过来的他浑身冷汗,想到如同白杨所说的那样,若是自己处于桥梁中间,前面的人把桥梁给毁了的话……

    和白杨一样的明白人不少,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各族强者都上桥之后,剩下的就很少有人再上去了,甚至一些原本上去了的也在稍微迟疑后选择了退回。

    处于桥下的各族紧张的观望着,期待桥上的人能过去,因为这样的话就证明方法是行得通的,哪怕前面的人毁了桥梁他们重新建造就是,但又期待人们过不去,因为谁也不想被别人抢占了先机。

    紧张而凝重的气氛中,当桥上有人接近大荒城五分之一区域的时候,异变徒生!

    原本平静无波的湖水,突然翻涌变得狂暴异常,湖水掀起百里高的巨浪,摧枯拉朽将一座座桥梁摧毁!

    轰轰轰……

    桥梁垮塌,桥上之人立身不稳下饺子一样跌入水中!

    这一情况来得太突然,谁也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多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湖水淹没,进而连一点痕迹都没有能留在这世间。

    有反应快的人,虽然心中惊恐慌乱,却努力保持平静自救,然而飞不起来,化作本体也没用,任何手段在翻涌的湖水面前都是徒劳,法宝法术兵器,一个浪头过来全部摧毁!

    “不……,怎么会这样!”

    “我不要死啊,谁来救救我?”

    一声声绝望的惨叫传来,可最终都被狂暴的湖水淹没……

    一分钟不到,湖水平静下来,横跨两岸的上百座大桥尽皆被摧毁殆尽,桥上的各族强者落水之后就被抹去了在这世间的一切痕迹!

    太惨烈了,至少六十万各族强者死在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中。

    整个过程及其短暂,当湖水开始狂暴的时候,那些刚刚上桥的人立即后退,但饶是如此也只有很少一部分活了下来。

    岸边变得鸦雀无声,剩下的几十万各族强者看着再度变得平静的湖面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还好自己没有贸贸然跑上去,要不然死的那么多强者里面就有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预兆啊,架桥的时候没事儿,刚刚上桥也没事儿,而是在让人看到进入大荒城希望的时候出事儿了……

    想不通,想不明白。

    经历了这一次,岸边活下来的各族强者对于湖泊的忌惮程度,之前如果是十分的话,现在提高到了一百分!

    坑爹呢这是。

    瞪眼看着平静的湖水,白杨心头惊叹,那么多各族强者啊,如果是被自己杀掉的话那得多少气运?奈何他们被湖水淹死压根就没自己的份了……

    单秋林浑身一抖,吞了口口水说:“老白,还是你有先见之明,万幸我们没有上桥,否则的话……”

    单秋林说不下去了,此时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充斥心头。

    “只要是上桥的,几乎都死了,最后上桥的人尽管反应及时,返回岸边活下来的也百不存一,不过,依旧有人趁此机会过去进入了大荒城,不超过一百个,应该是隐藏在人群中的各族真正的杰出代表!”白杨皱眉沉声道。

    在这之前就已经有各族强者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了大荒城,自然在之前湖岸边的一百多万各族强者中也有这样的存在,他们只是举棋不定而已,但上了桥之后,尤其是经历突如其来的灾难,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他们只能破釜沉舟,居然真的过去了,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莫名浑身一颤,白杨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把拉着单秋林闪身消失不见,辗转多处,再度出现的时候,他和单秋林都已经改头换面,不但容貌甚至气息都彻底改变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单秋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俩改头换面后,单秋林才不解的暗中询问:“老白,你这是何意?”

    “我的老哥,你也不想想,架桥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这会儿死了那么多,用屁股想这笔账都会算在我们头上啊,接下来一定要低调知道吗?”白杨一脸牙疼的表情说。

    的确如同白杨想象的那样,上桥的死了那么多,岸边各族反应过来后开始寻找白杨这个始作俑者,他这是间接性的坑死了各族数十万强者啊,简直达到了举世皆敌的地步!

    “那个一开始提出架桥的人族小子,给我滚出来”

    “杀了他,是他害死了我族数万同胞,一定要他偿命!”

    “我依稀记得他叫白杨,对,没错,就是这个名字,青云圣地赵丹阳过去的时候提过!”

    “滚出来受死~!”

    一声声愤怒咆哮响彻虚空,无数杀气滔天的目光在人族群体中巡视,都想将白杨找出来挫骨扬灰。

    然而白杨有先见之明,早就改头换面了。

    各族找不到白杨的踪影,却并未放弃,白杨不死无法平息心头的怒火。

    “那小子不会是跟着上桥然后死在了湖水中吧?”

    “不一定,大家齐心协力,有看破虚妄瞳术的人,施展你们的本事,仔细寻找,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对,肯定是藏起来了,找到他!”

    各方寻找不到白杨两人的踪影,于是开始想办法寻找,一双双神光璀璨的眼睛看了过来在人族群体中巡视。

    此时此刻,人族成为了各族的众矢之的,面对各族目光只觉压力山大,万一各族展开围攻的话,根本扛不住啊。

    所以吧,这会儿不但各族都在恨白杨把他们的同伴给坑了,就连人类自己都把白杨给恨上了,如果没有白杨出的馊主意,他们哪里会沦为各族同仇敌忾目标?

    异族在寻找白杨两人,人类也在寻找,异族想报仇泄愤,人族根本就是想把白杨两人推出去平息各族怒火。

    然而这会儿白杨和单秋林在哪儿?

    改头换面的他们,乘着各方混乱的时候,不但没有趁机跑路逃命,反而是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湖水边缘!

    “老白你想做什么?”单秋林暗中询问。

    压力大啊,虽然自信,但单秋林面对各族数十万强者的怒火也不得不怂了,白杨不跑反而来到湖水边的举动让单秋林万分不解。

    “这边待不下去了,只能进入大荒城躲避”白杨看着平静的湖水悄悄回答。

    “进入大荒城?”单秋林愕然问。

    白杨没说话,心念一动,谁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那可怕的湖水居然飞出了一滴落到了他的手上。

    白杨心头一喜,自己的水系异能还是有用的,居然能控制这诡异的湖水!

    虽然能控制,但白杨明显感觉到,这湖水蕴含自己不解的可怕力量,哪怕只是一滴水也在凶猛的腐蚀自己念力,尽管自己能控制湖水,但若自己被湖水包围的话估计十分钟就得死,只比别人坚持的时间久一点而已。

    然而当白杨手中出现一朵九品功德金莲的功德圣火包围那一滴水的时候,湖水包含的那种可怕力量就消失了!

    “功德圣火,是世间一切邪恶污秽的克星,居然连这诡异湖水的奈何不得,稳了!”

    心头自语,白杨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条船型法器,将其放大到三米长,功德圣火包围小船将其抛入水中,然后拉着单秋林跳上船,水系异能控制小船周围的湖水推动小船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向着大荒城驶去……

    胆战心惊的处于湖面上的小船中,确认没事儿之后,单秋林沉默了片刻纠结的问白杨:“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自己能控制湖水?”

    “嗯,我一来这里,看到湖水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过无法大面积控制,甚至连让巴掌大的一团离开湖泊都做不到,否则的话我大面积控制湖泊,外面的异族还能活着?”白杨点头坦然承认说。

    嘴角抽搐,单秋林惆怅道:“那你为何有提出架桥的建议?是不是故意想坑死异族强者?”

    “我是那样的人吗?只是想要实验一下能不能架桥过去而已,你也看到了,事实证明根本就不行,我也没办法啊,其实我是想给大家指一条明路,让各族全部都有进入大荒城争夺生命之泉的机会,真没想过害人,我不是那样的人,你要相信我”白杨义正言辞的说。

    单秋林嘴角抽搐,呵呵一声不说话了,信了你的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