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地上被抓住的那个人,他把姜楠身上麻痹他的电流当做是某种秘法神通了……

    要知道,在这艘诡船上,所有生灵都被封印一身修为手段,形如最为弱小的普通人,大家都处于同一情况下,当有人依旧能够施展神通秘法,可想而知这对于船上的人来说是一件多么震惊的事情!

    船上的每一个人都不普通,至少曾经在船下不普通,姜楠身上出现的电流,往小了说根本微不足道,可在船上而言,很可能关乎这艘船的秘密,甚至是离开船的希望,由此可以想象,被困在船上不知道多少时间的这个人,此时内心是何等的不平静。

    他死死的盯着姜楠,迫切的需要从姜楠口中得到一个答案,以至于连自身现在的处境都下意识忽略了。

    姜楠嘴角抽搐,心道我若是还能施展神通秘法那就好了,可惜不是。

    蹲在被束缚的那人身边,姜楠说:“前辈,现在我们能好好说话了吗?”

    “回答我,你快回答我,为何你依旧能施展神通秘法,为什么?”地上那人死死的盯着姜楠,根本就没管他问了什么,面目近乎狰狞的咆哮问道。

    他太想知道答案了,活在这艘船上,简直生不如死,若不是还有一分离开船的信念支撑,这人早就不想活了,这会儿哪儿还管得了其他。

    然而这就没法沟通,姜楠也懒得言语,起身看向白杨等人。

    这会儿白杨他们也观察完了这个房间,全都围到了被抓住的这个人身边。

    “给他喝点水,先让他冷静冷静”白杨想了想说道。

    这不需要白杨亲自动手,吕阳和那白发苦修者上前,解下军用特制水壶,不顾那人的挣扎,强行给他灌了一壶水,呛得对方直翻白眼。

    在这艘诡船上,水的珍贵程度甚至超过了食物的百倍,一开始被强行灌水的这人还在挣扎,当几口水下去之后,他开始主动大口吞咽,那模样,估计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如此折腾一番,这个人倒是冷静了下来,瘫倒在地上沉默不语,心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会儿白杨才耐心的开口道:“前辈,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了吗?你也看到了,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放开我!”那人沉默片刻开口道,语气总算是回归了自然。

    也不怕这个人施展什么花招,白杨示意将其放开。

    获得自由的他,并未再继续反抗,而是在白杨等人的注视下来到了房间的一角滩坐下来,低头不语。

    白杨他们面面相窥,这是什么意思?

    围上去,白杨开口道:“前辈……”

    不待白杨把话说完,对方抬头说:“你们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们,不过,在你们问完之后,我不管你们会不会杀了我,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还能施展神通秘法,可以吗?若是不答应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们直接杀了我好了,反正我已经活够!”

    众人看向白杨,身上的武器装备都是白杨弄来的,也是他们在这艘船上生存最大的依仗,具体告诉不告诉对方还得看白杨的态度。

    想了想,白杨点头道:“前辈,只要你回答我们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作为交换”

    “那好,你们问吧”对方很光棍的说。

    总算是能正常交流了……

    “前辈,请问你是人族吗?是否有名字?”白杨用这个问题作为开场白。

    对方很肯定的点头道:“我是人族,至于名字的话,你们若是不问我几乎都忘记了,我名叫温岚”

    点点头,白杨表情一愕,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下意识转身看向白发苦修者以及小白鲸他们说:“对了,认识这么久以来,你们叫什么来着?”

    “……”

    确实,白杨和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了,却并未正式相互介绍过,这会儿才想起来难免有些尴尬。

    其实这也不怪白杨,双方认识的时候,条件根本不允许拉家常,后来熟悉了也就把这茬忘了……

    “白大哥,我叫白小京,这名字是我爷爷帮我取的”小白鲸第一时间自我介绍道。

    话说帝级鲸鱼取名字能不能严肃一点,白小京,也太随便了吧?白杨听完白小京的介绍心头嘀咕。

    “白公子,我们作为鲸鱼一族普通族人,是没有名字的”白小京的护卫无所谓道。

    有点牙酸,听闻地皇镜的鲸鱼居然连名字都没有,这个也太悲催了,不过联想到对方鲸鱼的身份,或许人家鲸鱼一族不喜欢用名字呢……

    “白先生,我叫林战”白发苦修者在边上开口道,语气有些尴尬,他也才想起来,貌似自己从未自我介绍过。

    好吧,知道此刻,白杨才算是和他们真正的认识了。

    “你们到底还有问题没有?”这么一打岔,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温岚不悦了,语气生硬的开口道。

    原本想要和白小京的护卫商量一个称呼,温岚的态度让白杨不得不暂时放弃,正事儿要紧,白杨冲着林战他们点点头,然后继续转身看向骷髅一样的温岚问:“前辈见谅,我这里疑惑颇多,还请前辈为我一一解惑”

    “快点”对方言简意赅道。

    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也知道了对方是人类,看到对方形如骷髅的样子,白杨内心有些亲切和不忍,尽管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至少白杨态度温和了很多。

    “请问前辈上船来多久了?”想了想白杨问出了这个问题,看似随意,但通过了解对方上船时间,却能判断出这艘船多久能够离开虚无空间一次的时间间隔,这对白杨来说很重要。

    温岚茫然片刻,似乎在追忆,然后喃喃道:“我上船来多少时间自己也忘记了,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谁还会去记这些,不过最少一元时间了吧”

    一元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不知温岚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元时间居然变成了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温前辈,是否每一元时间,这艘船都会离开虚无空间一次?”白杨顺着话头往下问。

    温岚摇头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白杨一愕,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叹息一声,温岚说:“我大概上船来一元左右的时间了,对于这艘船离开虚无空间的具体时间不得而知,因为你们这一批是我上船后遇到的最新一批新人”

    白杨心道原来如此,这样一来的话,以温岚上船的时间根本无法推测诡船离开虚无空间的规律。

    “温前辈,在这艘船上,像你这样的人有多少?”白杨又问。

    “我这样的人没有谁会具体去关心这个,我只能给你提供一个大概的数字,两千左右吧”温岚皱眉摇摇头道。

    两千左右,居然这么多,白杨在刚刚上船来的时候,以为除了他们之外船上根本没人呢,但考虑道这艘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带人上来,一次又一次,能活下来两千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两千左右的人,都有些什么种族?”蓝欣在边上插嘴问。

    “这我哪儿知道,大家都是人形状态,修为被封印,根本无法得知对方是什么种族”温岚摇摇头说。

    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意义,白杨也不纠结,转而问:“温前辈,这个房间墙壁上用鲜血书写的修炼功法是何人所留?”

    “我不知道,在我占据这个房间之前,墙壁上就有一些功法存在了,前人留下的吧,曾经一度绝望无法离开这艘船的时候,我也在墙壁上留下了自己的修行功法,其实除了这个房间之外,从这一层开始往下,每个房间都有很多修炼功法,越往下越多”温岚回答道。

    听他这么一说,白杨大概了解了留下这些功法的那些人当时是什么心态了。

    到了这个时候,温岚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道:“我上船来的时间并不长,对于这艘船的了解有限,如果你们真的想了解更多的话,或许可以去找一个人,他应该知道得最多,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胆量了!”

    “谁?”白杨眉毛一挑。

    温岚咧嘴一笑,表情格外森然,他说:“那个人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是什么种族,总之很可怕,处于这艘船的最底层,我从其他比我更早上船来的人口中得知,那个人似乎是待在这艘船上的人里面时间最长的,具体多长就不知道了,他呆的时间最长,当然知道的就更多了,不过你们应该能够想到,在这艘船上,活得越久的人就越可怕,哪怕所以修为都被封印了的情况下,老实说,你们去找他,纵然有些本事,我还真不看好你们!”

    目光一闪,这艘船上活得最久的人吗?恐怕是得去找他谈谈了。

    活得最久啊,到底是多久?

    不管怎么样,单单是最久两个字就很有分量了。

    “说了这么多,你们可以告诉我,为何你们还能在船上施展神通秘法了吧?”温岚主动开口问,他并未忘记自己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刚才治住前辈的,并非神通秘法,而是借助外力”白杨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