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青年变成了一条五米长的大青鱼,看上去甚是肥硕,因为身躯较大,那根穿透他人形状态心口的骨刺已经陷入体内,只有要害位置一个血洞鲜血潺潺流淌。

    骷髅一样的身影来到大青鱼身边缓缓蹲下,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鱼腥味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芬芳。

    小心翼翼的将嘴巴靠近大青鱼身上的血洞,温热的血液流入他的口中,表情如痴如醉,像是在饮用琼浆玉液。

    不在这艘船上待够一定时间,没有人会懂得食物有多么的珍贵。

    骷髅一样的身影痛饮大青鱼的鲜血,直到喝得肚子鼓胀,可青鱼太大了,鲜血依旧在流。

    眼中闪过浓浓的悲哀,他喃喃道:“太浪费了,这些血液,平时可是想都无法想象的美味,就这样白白浪费,我的心好痛,该死,为何我没有带容器来,要不然就不用浪费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楼道口脚步声响起,又有三个和他差不多模样的人出现。

    蹲在大青鱼身边的人抬头看去,目光一冷,袖子内三根锋利的骨刺滑落手中。

    四个人,间隔一条大青鱼,就这么僵持对视,没有对话,气氛压抑而凝重,每个人的双目都冰寒得仿若刀锋。

    为了食物,船上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有任何犹豫的杀掉竞争者!

    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双方如此僵持。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杀死大青鱼的这个人,他动作轻缓,用一柄小刀在大青鱼身上切割,最后他得到了一块差不多二十斤重的鱼肉,拿在手中,一步一步慢慢后退,直到消失在黑暗中。

    自始至终,几个人没有一句言语上的交流,也没有肢体上的接触,一场关乎生死的交易就这么落下帷幕。

    三个人也不想拼命,毕竟还有那么大一条大青鱼,食物充足,逼退了杀死大青鱼的那个人,他们得到了跟多。

    可是,大青鱼太大,三个人根本无法带走。

    接下来,这三个人几乎和之前那个一样,先是痛饮青鱼的血,喝到肚子鼓胀一脸陶醉,相比青鱼的肉来说,温热的血液才是最好补充能量的食物。

    他们喝饱,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十多个骷髅一样的身影。

    几乎是很默契的,周围的人没有动手,安静的看着,直到喝饱的三人分别从大青鱼尸体上每个人取下二十斤鱼肉慢慢离去后他们才有所动作。

    前前后后,至少有两百个骷髅一样的人出现在这里,他们没有交流,分别取食,然后离去。

    最终,那条五米长的大青鱼彻底消失,尸体被分割带走,甚至连地上流淌的血液都不知道被谁舔干净了,好似那条大青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在这艘船上,食物太过珍贵,甚至比命都要珍贵,那些之前上船来活到现在的人,懂得珍惜食物,不浪费一丝一毫,很可能掉落在地上的一点残渣在某些时候都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同样的一幕,出现在诡船相对靠底部的多个地方。

    起码有两千个骷髅一样的存在从底部上来,猎杀船上的生灵,然后得到食物悄然离去。

    他们懂得适可而止,没有大规模的猎杀,有了一部分足够活几天的食物就没有再动手了,他们将大船当做了养殖场,船上的生灵就是他们食物的来源,大规模的猎杀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随着时间的过去,后上船的那些生灵,有一部分会成为船底的那些人之一,绝大部分要么饿死要么被杀死要么成为食物,而船底的那些人,也有一部分会死去成为别人的食物。

    在这艘船上,每个人都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一如这艘船永恒存在,它会不定期的带人上来,上面的生存方式也会一直这样延续下去,无始无终……

    然而这一切白杨他们是不知道的,一连五天时间,他们都在猎杀船上的异族,收获巨大,前前后后加起来,他们至少杀了三千海中异族,其中有三百多个地皇镜的存在。

    然而水族,人鱼族和龙族他们却一个都没有猎杀道,颇为郁闷,龟族倒是杀了不少,但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存在。

    龙族稀少,水族神秘,人鱼族狡猾,这或许就是白杨他们没有猎杀到的原因。

    尽管知道船上还有多少生灵,而且每个生灵处于什么位置白杨他们都知道,但想把船上所有生灵都杀光是不现实的,他们只是抱着能杀多少是多少的心态,至少在这艘船驶出黑暗的虚无空间之前是这样。

    一间上百平方的房间内,白杨等人在这里休息进食。

    当船上的生灵几乎每一个都过着相互厮杀获取食物茹毛饮血日子的时候,白杨他们的日子却是无比滋润。

    液化气炤熊熊燃烧,一道道海鲜下锅,各种调料烹饪,整个房间乃至周围都弥漫着诱人的香味。

    他们不但吃得好吃得美味,甚至还有美酒喝着,行为简直让船上的其他生灵发指。

    事实是前几次他们过这种滋润日子的时候,还有海中生灵被香味吸引跑来,却是成为了他们的收藏品,几次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生灵敢靠近,甭管空气中的香味多么诱人。

    靠近就是个死啊,谁不怕?

    半瓶酒下肚,吕阳红着脸畅快道:“太痛快了,这段时间的经历足够我吹嘘一辈子,一个个人王镜地皇镜的存在死在手中,曾经简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我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你可拉倒吧,在这船上是因为他们没有修为而我们装备精良才能那么让你容易得手,若是在外面的话,你杀的那些,绝大部分一根指头就能摁死你”小白鲸的那个年轻护卫摇头道。

    姜楠在边上补刀说:“还有啊,尽管你杀死了很多人王镜地皇镜的强者,但是你出去吹嘘的话也要人信才行”

    “你们啦,还不是和我差不多”吕阳无语道。

    蓝欣放下酒杯,端着平板电脑观察片刻说:“船上的异族太过分散了,估计是我们这段时间的猎杀让他们警觉,一个个都在尽量远离我们,还有一点,我们并非第一批登船的,船上有太多曾经登船但死去的人,他们留下了一些兵器已经落入异族手中,就今天之前那次遇到的三个异族,若不是我们的装备太过不讲道理的话,吕前辈差点就被对方用弓箭射杀,所以大家需要警觉起来了”

    这艘船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船上也无法知道上来过多少人,遗留下大量的兵器,弓箭,弓弩,刀剑长枪铠甲盾牌等等,纵然这些装备都失去了所有神性,但落在异族手中却给白杨他们平添了几分威胁。

    在这几天的猎杀之中,储物戒指之类的白杨都得到了上千个,有从海中异族身上得到的,也有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不过却没有时间去一一查看,没有人可以想象到那些储物装备内的东西是一笔何等惊人的财富。

    同样,白杨他们也得到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八品的都有上百件,然而却没有超过九品的,那个层次的装备太过稀少。

    听闻蓝欣的话,白杨取过自己的平板电脑,观察一番后眯眼说:“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尽管船上剩余的异族很分散,但隐隐约约他们已经开始抱团,百分之八十都集中到了船底,船尾和船上阁楼中这三个位置!”

    “对于白老弟你所说的这点我也发现了,应该是有某些天骄人杰已经站出来,尽管他们是去了修为,可自身威信和凝聚力还是有的,纠结一批人跟着他们并非难事,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必然,尤其是在我们这个最大威胁前提下,恐怕越到最后,船上的生灵抱团越大反而会对我们产生威胁,或许是我想多了吧,都没有修为,人再多又如何,占据有利地形,一人一挺加特林火神炮就能全部屠了!”姜楠若有所思道。

    白杨想了想说:“其实我觉得各族抱团反而是好事儿,若是谁有本事将船上所有生灵整合那就更好了,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我们正好一锅端,省得一个个去寻找!”

    嘶……!

    听到白杨的话,在场众人倒吸冷气,白杨这才是大手笔,居然想把抱团的各族生灵一锅端!

    “这估计不太可能吧?纵然各族都失去了修为,但太过分散了,而且,一旦归顺某个团体,在这物质匮乏到几乎没有的船上,等于说是将自己的信命交给了别人,随时会沦为食物的下场,所以小团体出现是必然,整合船上所有生灵根本不可能”姜楠断言道。

    “我们能想到这点,各族不是傻子,当然也能想到,某个团体整合船上所有生灵是不可能的了,但估计出现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大团体应该只是时间问题,我们接下来只需要慢慢等待这个团体的出现最终将其收割就差不多了,我们这段时间的收获不小,没必要把事情做绝”白杨笑道。

    “白老弟言之有理,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干等?”姜楠点点头问。

    “干等倒不至于,鬼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不过你们难道不好奇吗?船舱底部生灵不少,但他们分散,而且几乎不怎么移动!”白杨目视平板电脑眯眼道。

    “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