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就凭你也配得上我妹妹?龙族威严不容侵犯,你想让你白鹤一族灭族不成!”龙陵双目冰寒咬牙切齿道。

    尽管此时他恨不得生吃了对方,然而妹妹在对方手里,他不得不投鼠忌器。

    “哈哈哈,四太子,你难道不觉得你说的这些根本没有意义吗?龙族威严,现在你给我谈龙族威严?能不能活命还是一回事你居然还抱着威严不放,这艘船的传说恒古流传,你听闻谁从船上下去过?灭我白鹤一族也得下得去才行,反正大家都要死,活不了多久,你何不成全我?”中年白鹤哈哈大笑道。

    此时八公主在他手中,他占据绝对的主动权,看着身前原本高高在上的龙族四太子那怒火滔天,却拿自己没办法的表情别提心头有多么畅快。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放了我妹妹,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龙陵死死的盯着对方一字一顿的说,双目冰寒得如同万年寒冰。

    “你妹妹在我手上,谁给你的勇气说这番话?还是说你已经不在乎八公主的生命了吗?”中年白鹤阴沉道,掐在八公主脖子上的手用力了很多。

    本身就失去了修为,八公主和人类普通小女孩没有什么两样,脖子被掐着,呼吸不畅,加上心头的恐惧和委屈,脸色苍白眼泪在美目中打转,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她求助的看着四太子,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如曾经无数次一样为自己出头消灭坏人。

    心疼的看了八公主一眼,龙陵目视中年白鹤的目光说:“龙族威严大如天,容不得任何人亵渎,你以为你用我妹妹生命威胁我就会妥协?我只能说你想多了,为了龙族威严,不要说八妹,哪怕是我,付出生命代价也要去维护!”

    “你居然不顾八公主的死活也不愿成全我?”心头一慌,中年白鹤没想到龙陵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龙陵这是要放弃八公主的生命保全龙族威严啊,怎么能这样?

    难道说虚无缥缈的威严还能比得过龙族公主的生命?

    一步一步走向中年白鹤,龙陵说了一句你不懂,然后看着楚楚可怜的八公主苦涩道:“八妹,哥对不起你,但任何胆敢挑衅龙族的人都得死!”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掐死她了,我说到做到!”中年白鹤下意识后退狞声道。

    尽管此时大家都没有修为,可一直以来龙陵的积威还是让他有些害怕。

    砰!

    就在此时,中年白鹤背后的窗户传来一声巨响,这声音来的太过突然,下意识让这个房间中的三人一惊。

    龙陵目光一闪,居然不顾那突如其来的巨响,趁此机会两步冲过去撞在了八公主身上。

    “呀……唔……”

    八公主吃痛惊叫,一是被龙陵撞的,二是脖子被中年白鹤给掐的。

    挟持八公主的中年白鹤被龙陵这一撞站立不稳,下意识松开了挟持八公主的手寻找稳定自己的东西。

    目光一闪,龙陵一把拉开八公主,看都不看一眼,上前抓住中年白鹤的头发顺势前冲,砰一声将他的脑袋砸在了窗户上。

    脑袋砸在窗户上,中年白鹤当场头破血流脑袋嗡嗡作响。

    “我给你说过,龙族威严不容挑衅,为何你就是不听?”

    砰!

    “你以为抓住八妹我就会投鼠忌器了?太小看我了,若是你手中有兵器还好,可是你只是赤手空拳,想要瞬间杀死一个人没那么容易!”

    砰砰砰……

    “人类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小人死于话多,总以为自己掌握主动权了就想嘚瑟自己的存在感,殊不知不到最后时刻谁敢说自己笑道了最后!”

    砰砰砰……

    龙陵抓着中年白鹤的头发,每说一句话就用尽全力将他的脑袋砸在窗户上,一次又一次之后,中年白鹤被活生生砸死!

    鲜血溅落四处,触目惊心,中年白鹤的脑袋头骨都被砸碎了,他死后,身躯变成本体软到在地,龙陵这才将其放开。

    暗自松了口气,龙陵转身看向跌落在一边的八公主。

    此时八公主雪白的脖子上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乌黑掐痕,身上血迹斑斑,那是中年白鹤的血,面对龙陵温柔的目光她显得很害怕,甚至还有一种陌生感。

    “四哥,你真的不顾我的生死吗?你还是我的四哥吗?你还是那个疼爱我的四哥吗?你居然为了所谓的龙族威严连我的命都不顾了……”

    看着前方的龙陵,八公主双目流泪连番哭诉道。

    龙陵心头一痛,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安慰道:“八妹,我是四哥啊,我怎么可能不顾你的生命,我只是在用言语激怒他让他心思混乱好想办法解救你而已,你看,现在他死了,哥给你报仇了,乖,没事儿了,哥永远会?;つ悴皇苌撕Φ摹?br />
    “真的吗?哥,之前我觉得你好陌生,以为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八公主依旧忐忑道。

    对于她来说,之前的龙陵太陌生了,不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哥哥,哪怕此时局面掌控了她依旧有些不敢相信之前龙陵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八妹,哥也没有办法啊,若是修为还在的话,他敢那么对你我有一万种办法能将其杀死不让你受一丝委屈,可哥没有修为,只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哥还是哥,永远疼爱你的四哥”龙陵慢慢蹲下,轻轻将八公主楼在怀中安慰。

    “嗯”八公主轻声嗯了一声回应,此时也是后怕不已,她从未有前一刻被劫持时那样觉得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心头松了口气,龙陵心道总算是消除了兄妹俩之间额隔阂,然而此时他却脸色一变,听到了有脚步声在接近,第一时间起身拉着八公主就跑。

    “快走,他们来了!”

    八公主浑身一颤,迈步跟上龙陵的步伐。

    对于他们兄妹俩来说,中年白鹤的反水只是意外,然而白杨等人才是真正的威胁,中年白鹤没有武器,赤手空拳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想杀死他们并不容易,然而白杨他们手中的武器却能轻易的要了他们的命,不跑不行。

    在他们兄妹俩离去不久,这个房间虚掩的门被大力推开,白杨等人鱼贯而入。

    “这里经历过一次厮杀,不过胜利的人已经跑了,我们来晚了”目视房间,蓝欣看着窗边死去的白鹤尸体皱眉道。

    姜楠持枪来到白鹤尸体边上,踢了对方一脚骂骂咧咧道:“该死,在下面的时候用红外线瞄准镜看到了房间内有三人的,原本想远距离狙杀,可特喵的窗户坚硬无比,看上去是木质的,连巴特雷狙击枪子弹都没法留下丝毫痕迹更别说打穿了,若不是这小小的窗户阻隔,房间内的其他两个岂能跑得了……”

    这家伙不愧是话痨,噼里啪啦就是一大堆。

    之前窗户上的巨响就是他造成的,原本想远距离狙杀房间内的人,可子弹却被窗户挡住了,这就没法搞。

    话说回来,也正是因为他那一枪,间接性的帮龙陵扭转了局面,如果知道这一真相的话姜楠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来到白鹤尸体边上,白杨观察片刻说:“这只白鹤我们见过,和龙族四太子他们在一起的,如此说来的话,之前在这房间的应该就是龙陵他们了!”

    “快追,龙族四太子和八公主肯定在一起,那可是两条真龙啊,若是猎杀了的话,其价值恐怕要超过我们之前获得的总和!”姜楠眼睛一亮说。

    中年白鹤尽管死了,但他尸体却全身是宝,白杨不会错过,花了两秒时间穿梭地球那边将其收集起来。

    回来后,白杨迈步离开房间开口道:“他们跑不了,离开的时间不久,应该就在附近,大家找找看,但别太过分散以免给对方可乘之机”

    然而诡船上的阁楼错综复杂,他们耽误了点时间让龙陵他们跑了,这会儿想要寻找哪儿有那么容易。

    搜寻附近房间,龙陵兄妹俩没找到,反倒是发现了其他几个零散的异族,没二话,直接弄死。

    龙陵兄妹俩离开房间,在错综复杂的楼道内慌不择路的前行,十多分钟后发现白杨他们并未追来,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我们先找个隐蔽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想办法弄点吃的”脚步不停,龙陵开口道,眼神四处寻觅隐藏地点。

    当他们拐过一个角落的时候,脚下却传来咔嚓一声轻响。

    刚刚经历劫难的八公主犹如惊弓之鸟,当即惊叫一声。

    “别怕,只是一具枯骨而已,咦?居然是人类的,不知道死了多少年月,应该是曾经历史上登船的人”看着脚下发出轻响的源头,龙陵松了口气安慰八公主说道。

    他们脚边,一具人类枯骨靠着墙壁滩坐在地,生前不知道是什么层次的存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这具枯骨已经腐朽如同枯枝,轻易就能碾碎。

    之所以判断这是人类,是因为异族死去之后都会变成本体。

    “哥,这人生前应该是个武者,身边有一把剑,已经锈迹斑斑,我们本体幻化的一切都被封印,不知道这把?;鼓懿荒苡谩卑斯髟诒呱咸嵝训馈?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