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楠脸上闪过一丝意外,没想到墨毒的手段居然那么毒,面对那邪气森森的毒蟒,姜楠身上金色烈焰升腾,如烈日当空,相隔数百里的海面沸腾,滚烫浓雾冲天,大海似乎都要被蒸干!

    嗤嗤嗤嗤……

    毒蟒横空而来,盘绕在虚空,把姜楠包围,剧毒的身躯快速腐蚀姜楠体外的护体金色炙热能量。

    尽管毒蟒的身躯也快速被那金色炙热能量焚毁,但却腐蚀得更快,姜楠似乎处于下风根本抵挡不住。

    对面的墨毒一脸冷笑,他敢单独站出来拦截白杨等人自然有底气,作为一条毒蟒海蛇,他的毒给他打下了赫赫威名,地皇镜这个层次,茫茫大洋中能够承受他剧毒的双手都数的过来。

    此时在他看来,姜楠已经是个死人,很快就要被剧毒腐蚀成灰烬,他觉得对手太弱了,还没认真就要死去,一点挑战都没有,眼角余光看向白杨等人,心想希望这几个能给自己一点意外。

    原本墨毒以为白杨等人会焦急或者担忧,可却发现白杨等人一脸淡定,似乎一点都不为姜楠的感到担心。

    白杨他们可不相信姜楠会就这样轻易死去。

    不知道为什么白杨等人会出现淡定的表情,墨毒看到姜楠体外的护体能量已经被消融,很快就要被剧毒淹没了。

    事实也是如此,姜楠体外的护体能量很快被腐蚀一空,毒蟒盘绕在身上,他的身躯快速被腐蚀成漆黑浓汁液体。

    然而就在此时,墨毒心头一紧,一股大?;闲耐?,赫然转身。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只觉心口一痛,噗嗤一身,一只金灿灿的拳头洞穿了他的胸腹,那拳头上金霞升腾,将他还未流出的血液蒸干。

    “你怎么会在我身后?”墨毒看向打穿自己胸腹的姜楠茫然问。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姜楠那只穿透他身躯的拳头展开,并指如刀向上一挥,下一刻,墨毒的身躯从胸口开始往上,连着脑袋都被姜楠一掌撕成两半。

    甩了甩手上不存在的血液,姜楠看着向下跌落,化作数千里长毒蛇的墨毒尸体撇嘴说:“就这点本事也敢站出来?不知所谓”

    小白鲸的中年护卫看着回来的姜楠惊骇道:“那可是墨毒啊,你居然把他杀了?”

    杀了,而且杀得如此干脆利落,这让他有点出乎意料。

    “这个墨毒很有名吗?”姜楠后知后觉的问。

    表情一愣,中年护卫纠结道:“他岂止有名,一身毒功虽不说纵横四海,但同阶很少有谁能抵挡他的剧毒……”

    不待中年护卫说完,姜楠打断他说:“所以说这个家伙已经飘了,他本身实力其实一般般,仰仗剧毒而已,只要避开剧毒杀他如屠狗!”

    中年护卫一想也是,好奇问:“那不知姜兄是如何摆脱他的剧毒的?明明你已经……”

    他可是亲眼看到姜楠被毒蟒给‘毒死’了的。

    “呵呵,走吧”姜楠耸耸肩没做解释,自己的手段岂能轻易告诉你这个认识不多久的人?

    然而白杨他们却没动,蓝欣持剑踏步虚空走出说:“又有送死的来了,还挺快,这次交给我!”

    砰砰砰……海面炸开,三道庞大无匹的锋锐身影从海中冲出,那是三条体长近千里的银色刀鱼,浑身鳞片冰冷深沉,闪烁银色光泽,给人一种坚不可摧之感。

    三条银色刀鱼,白杨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刀鱼,地皇镜层次,身躯如银色天刀横空,凌厉无比,刀鱼一族的强者无疑!

    他们破开水面之后,身影闪烁化作三个身穿银色战甲的青年,中间一个看着白杨他们冷笑道:“现在看你们往哪里跑!”

    银色刀鱼,是刀鱼一族中的强者,吞服帝血后血脉进化而来,同阶之中,他们一个相当于同族的三个,他们三个就相当于刀鱼一族九个普通地皇镜强者,有恃无恐。

    白杨不为所动,开口道:“蓝兄,速战速决,恐怕后续还有大群刀鱼赶来!”

    蓝欣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身上漆黑而霸道的能量升腾,仗剑冲杀过去。

    “你要找死,我成全你!”开口说话的银色刀鱼冷笑道,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化作千里之巨的本体,银光灿灿,好似一柄银色神刀,划破虚空轨迹玄奥,有刀芒吞吐,居然以身作刀在施展一门凌厉而诡异的刀法!

    “蓝小姐小心,刀鱼一族的银色刀鱼,身躯堪比八品神兵!”小白鲸的护卫大声提醒。

    然而蓝欣根本就没有回应,面对那以诡异路线冲杀过来的银色刀鱼,脸上出现一丝冷笑,手中漆黑帝兵长剑嗡鸣,没有花哨的剑法动作,也没有澎湃的剑芒吞吐,单手持剑劈杀过去。

    那在她手中的帝兵迎风暴涨,挥出去的时候已经长达数千里,划破虚空,天地间出现一道漆黑裂缝!

    噗嗤……

    一个照面,那冲杀过来的银色刀鱼被蓝欣一剑撕成两半!

    鲜血喷涌,银色刀鱼身躯跌落大海,染红了一片海域。

    身躯堪比八品神兵?蓝欣手中拿着的可是真正的九品帝兵,纵然还无法发挥出真正威力来,但杀一个银色刀鱼很困难吗?

    此时蓝欣手中的帝兵长达数千里,画面很古怪,好似一只蚂蚁在挥舞一根电杆……

    剑已出鞘,见血不回,蓝欣手中的帝兵挥出去之后,根本就没有收回的打算,化作数千里之巨的庞大剑身嗡鸣,两道漆黑剑芒横空而过,直接斩向了那两个吓傻了的刀鱼。

    嗖嗖!

    他们第一时间化作本体想要躲避,然而晚了,蓝欣挥出的剑芒凌厉而霸道,速度快到超乎想象,眨眼间就从两条刀鱼身上掠过,他们身躯定格,一条血色裂痕出现,旋即列为两半跌落大海,溅起冲天大浪。

    轰轰轰……!

    就在此时,下方动荡的大海轰鸣炸开,八条漆黑的长鞭冲天而上,每一条都长达数千里,漆黑冰冷,表面布满坚韧的鳞片,凌厉的漆黑锋芒闪烁,好似八条漆黑长枪欲要刺破苍穹,全都向着蓝欣冲杀而去,封死了她所有退路。

    蓝欣眼睛一眯,分明看到茫茫大洋之下有一条庞然大物蛰伏,八条长鞭根本就是那庞然大物的八条腿!

    一条庞大的乌贼蛰伏在水下,居然乘机偷袭蓝欣,似乎感觉到了蓝欣的目光,那乌贼所在的海域,刹那之间变得漆黑,无法在看到水下乌贼的身影所在,唯有破开水面的八条腿才昭示着水下有一条乌贼蛰伏。

    “哼!”

    蓝欣双目一冷,白杨说要速战速决,她轻声冷哼,下一刻,以她为中心,天地似乎定格,她的背后,一把庞大无比的漆黑剑体出现,长达万里,剑尖朝下,霸道而威严,在那股气息之下,似乎众生都要诚服于那把剑。

    手中数千里之巨的帝兵已经恢复成了正常剑体大小,蓝欣目视下方,手中长剑一挥。

    嗡!

    在蓝欣挥剑的时候,她背后那霸绝一切的庞大漆黑剑体也在跟着动,剑身深入大海一个横斩,那冲出水面的八条乌贼腿被撕开,不但如此,茫茫大洋更是被那霸道的剑体斩出一条可怕的深渊峡谷,无尽海水居然无法合拢!

    霸道剑体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蓝欣持剑而回看都不再看下方一眼。

    透过那久久无法愈合的海水深渊,众人清晰看到,漆黑的海水中,一条庞大的乌贼被撕成两半,身躯分属深渊两边的海水中。

    小白鲸的两个护卫倒吸一口冷气,蓝欣居然在间不容发之间连斩四个地皇镜强者,每一个都不是易于之辈啊,哪怕他们去单独面对一个都有身陨的危险,可却被蓝欣砍瓜切菜一样斩了!

    之前出现在她背后的可怕剑体是什么?太过霸道,让人灵魂都为之颤粟。

    帝级剑法!

    白杨心头明悟,虽然当初蓝欣突破地皇镜的时候他在闭关,后来却是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了当时的景象。

    当时蓝欣突破之时,天地间出现了三把可怕的剑体,直到此刻蓝欣才施展出来,而且还只施展了一剑就把大海斩开无法愈合,若是三剑齐出的话白杨都无法想象到底是一副什么光景。

    此时不是迟疑的时候,白杨已经看到远处无边大海变成了炫目的白,恐怕是无尽刀鱼一族赶来了,不能久留,必须得快速离开。

    若是被无尽刀鱼包围,白杨他们个体战力强大也很危险。

    小白鲸瞪大眼睛一脸激动,见识了姜楠和蓝欣出手的画面,才知道这两个平时对自己态度温和的人类有多么强大,在这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认真!

    我也不比他们差,只要将爷爷教给我的功夫融会贯通我也能做到他们这样轻松写意的斩杀强敌,小白鲸在心中这么想。

    从交战的海域快速离开,摆脱了被刀鱼一族包围的危险。

    离开数百万里,途经一片风平浪静海域的时候,白杨他们全都心头一紧,这片海域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浑身发毛。

    到了白杨他们这个层次,对于危险的直觉是很敏锐的,然而此时根本就不知道?;醋院未?,小心起见,他们停下了脚步。

    “我们的头发……”跟在白杨身边的小狼惊愕道。

    此时此刻,白杨他们所有人的头发都违背常理的根根竖起,不是因为害怕而出现的身体反应,就好似进入了静电力场一样……